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枚枚迫击炮弹疯狂的砸过来,即便是装甲厚实的也无法冲过来。毕竟这不是真正的装甲车,并且弗兰克无法在近距离内使用榴弹炮。

    “掉头,快!”

    再次被迫击炮弹击的时候,有两辆车前面结实的防弹方块状前挡风已被炸毁。弗兰克急忙下令撤退。

    悍马改装的装甲车性能再好也不是真正的装甲车,防御普通枪弹还是有效的,在重武器面前依旧显得比较吃力。司们迅速倒车,只是八米的车身在公路上倒车很不方便,于是只能换倒挡,退着往回开。

    可不想车辆刚刚退出去还没有五十米的距离,最前面的一辆装甲车突然爆炸,剧烈的火光冲天而起,自重能达六吨的改装后悍马直接被掀翻在地,堪堪堵死了后面想要倒出去的车辆。

    “计了!妈的,混蛋!我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给我冲出去!冲出去!”弗兰克竟然打开了装甲车顶的主射位置,操纵着十二管的速射炮一个横扫便打出了一个弹链。

    脑袋探出来看得非常清晰,道路两边的壕沟内都是敌人,密密麻麻的,不仅仅是两边的壕沟,就连道路两侧的空地上也是敌人!

    我靠,哪来这么多爆匪!

    “左右射击口,全给我打开,左右两侧全都是敌人,妈的我们被包围了!打!杀出重围,救援皇城!”

    弗拉克迅速扣动了扳,他有射击塔护盾的保护,还带着可以防护枪子弹射击的全盔,此刻仅仅是露出了一双眼睛在主射的位置上,稳稳地操纵着十二管速射炮,就如同天降杀神一般的向着正前方狂扫。

    他肩负着维护卡拉哈迪国家安全的重任,更担负着卡拉哈迪军的司令。如此重任在身,却不料仅仅是突发处理一次暴击,竟然就会被人包围了。

    速射炮怒吼,完全是自动电力供弹。弗兰克杀出了真火,下面车也不再倒退,直接后车变前车,硬性突击。

    依旧是带弹摇炮,也不管距离多近,能不能打。反正是炮塔全力下压,直直的对着正前方,拼命地还击。

    火炮怒吼,每一发炮弹打出去都把车前照的如同白昼。而这时候弗兰克稳稳地操纵着速射炮,朝着正前方,不要命的疯吐着弹药。

    两侧的射击口已经全力打开,达摩利剑的战士们也拼了。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任何人胆敢逃缩。班用轻枪发挥了最大的作用,在车内也采用弹链供弹。

    怒吐的弹药飞射如麻,全都砸在对面的壕沟和平地之上。只见壕沟内和平地上的敌人根本就开不及还击,刹那间竟被枪撕成了两半。一时间画面太惨烈了,完全震撼住了爆匪们的冲击士气。

    而正前方十二管速射炮怒吼,打了人身直接就将人的胸腔轰出一个碗大的洞,打在腹部肠子肚子横流,拦腰截断;而要是击了脑袋,那下场更惨。残酷的画面让这帮暴民们嗷嗷怪叫着丢下了的自动步枪转身就跑。这帮人没有经过太多的军事训练,能够将枪打响已经很不错了。甚至在他们看来,枪一响就代表着胜利,可怎么也没有想到,枪响后自己这边的人死的更多。

    轰轰轰

    在巨大的爆炸轰鸣声,不仅仅是耳朵聋了,脑袋被震得嗡嗡直响,而眼前见到的画面更为恐怖。

    一名迫击炮刚刚将弹药拿在了,后面护填刚刚伸出双,就听嗖的一声,紧接着装填便觉得自己的脸上一片冰冷和油腻。诧异的低头一看,竟然已经不见了护填的脑袋。

    “妈呀,死啊,头哪?头没了,头都打没了”

    他哇哇怪叫着转身就跑,冲忙将迫击炮弹就那么向身后丢去,挥舞着双臂,拼了命的向后跑。他知道自己脸上刚刚迸溅的那种冰凉油腻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护填脑袋被炸没了的时候迸在自己脸上的鲜血和脑内容物。

    哇——

    一阵狂吐,胃内翻江倒海的一般。这家伙突然就感觉一股暖流从自己的两股内流出,一直顺着大腿,流到了鞋壳里。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顿时炸起一片乱石。被爆炸迸飞的石头直接砸在了这家伙的脑门上,瞬间让他再也感受不到了人间的恐怖与害怕。

    而他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次的爆炸可不是对面装甲车内那帮家伙们打过来的枪弹,其实正是他刚才猛地朝后丢出去的那枚迫击炮弹。

    炮弹在慌张大力的被丢了出去,可不想撞针立刻被石头激发。好家伙,仅仅被丢出去了不到五米的炮弹瞬间爆炸,直接将自己方周围十米的范围内炸成了真空地带。

    “你们这群废物,顶住,一定要顶住,谁踏马的也别想给我后退,你们竟然就连我的小龙都比不上!”蝮蛇大狠狠地一挥,盘在他肩膀上的一条米黄色花纹的蝮蛇顿时便从他的身上游走下来。

    这条蝮蛇的速度很快,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它便追上了一名跑的最快的反抗暴民。舌头高高的昂起,纵身一跃,就听一声凄厉的惨叫,蛇牙紧紧地咬住了那名家伙的脖子。

    逃跑,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种代价,依旧是生命。在战场上逃跑,蝮蛇根本就不和任何人软。紧随着这条巨大的、米黄色的蝮蛇咬死了第一个逃跑的家伙以后,就见此刻地上密密麻麻的,一时间竟然全都是细小的毒蛇。

    “站住,谁要是再敢逃跑,那我就直接要了他的命!往地上看看,你们这些混蛋,它们,我蝮蛇的子民,会给你们最公正的审判!”

    得得得得得得

    牙齿吓得禁不住得得得的发抖,这帮人可见识过蝮蛇的厉害,更见识过这名来自外国舞蛇人的狠辣。他说出去的话都是真的,没人敢不相信,更没有人敢不尊从。因为他不仅仅有着一很好的控蛇本领,不要说让蛇咬死杀了他们;而更为让这帮人感到可怕的就是他那颗堪比毒蛇还要狠的多的黑心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