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不得包扎一下伤口,用仅能动的右脚踩着油门,维普顿惶如丧家之犬。这一趟损失大了,不仅仅让他失去了几位最好的朋友,甚至还赔上了一只脚。维普顿知道,像他这样的脚伤,恐怕就是以后治好了也会留下残疾,那会成为终生的遗憾。

    不过略微让他感到宽心的是,此刻自己的怀里面揣着五张银行卡,而每一张的额度足足让他心悸。想必有了这五张卡,维普顿也就结束了自己颠沛流离的杀手生涯,他可以提前退休了,甚至是到德克萨斯的那个牛仔酒吧里,娶了那个老板娘,从此以后就隐居在那里,再也不要出来做事了。

    狗娘养的,天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感觉,真是一种非常遭罪的营生。

    可最让他痛恨的还是那个混蛋,要知道他只用了一把手枪就把自己的一只腿给干废了。彩妮姿——华夏,真是所有西方杀手的坟墓。如果可以的话,维普顿再也不想来到这个地方。

    甚至脑海中的画面还让他惊悚不已,那个满身是血的混蛋。就要死了还不放过自己,依然是爬啊爬,坚强的,就像是邱少云、董存瑞一般的抓起了一把79式微冲,打的车头像个筛子。要不是自己闪得快,恐怕是再也回不到德克萨斯了。

    早年他就听说过彩妮姿华夏人的恐怖,特别是他们的军人。那一个个都是不要命的主。他们的勇猛,他们的狠辣,是让世界所有军队都忌惮的,更是让世界上所有的暗黑组织们都望而却步的。

    暗黑世界的杀手们,也是为了一点钱,但是为了钱而把自己的小命送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还好,关键的时刻自己又给他补了两枪,维普顿相信神在眷顾着他,而胜利,永远都属于聪明者,自己,就是那个最聪明的家伙。

    踩着油门,左脚痛到爆。近了,已经可以见到后海的悬崖。维普顿将车停在一处松树底下,这里远离公路。他快速的撕扯着布条,脱下了自己的战斗靴开始包扎自己的脚掌。已经没时间取出子弹。而取出子弹恐怕会造成大出血。

    脚掌内血管丰富,大大小小的动脉静脉遍布在整个脚掌。就像是蛛网一般的密集。如果没有精密的器械,没有人辅助自己的话,维普顿自己也没有把握把卡在骨头内的子弹取出来。

    就这样吧,忍忍!再次注射了强心剂与吗啡。选择两只利多卡因对自己的伤腿进行了局部麻醉封闭,在伤口部位撒上了紧急止血的药面,再用布条和绷带紧紧地缠上,然后在外面绑上防水布,依旧穿上破了洞的靴子。

    没办法,下去海崖自己就要借助水下推进器快速的逃走。如果可能的话,避开华夏国的深水声呐雷达,那就是天意。维普顿相信,只要自己坚持,在九点半的时候遇到了那艘到棒子国的滚装货轮,那么自己就算是得救了。

    而此刻韩晓雪已经追了上来,特殊涂装的宇通客车警笛轰鸣,有效地震慑了犯罪的发生。车顶红蓝暴闪闪烁不已,老远都能让犯罪分子们忌惮。

    维普顿猫着腰快速的从另一侧下了奔驰s350,他低着头用一条好腿和两只手并用着,就像狗一样的快速的朝前爬去。他的另一只伤腿就那样在地上拖着,给他带来了无限的负担。

    不过由于已经进行了封闭麻醉,所以不是很痛,仅仅是让他有感觉,而不得不小心的尽量避免不要再碰到。

    还好,此刻的维普顿即便是变成了三条腿的狗,那也爬的飞快,瞬间就临近了海崖,找到一条蜿蜒的小路,快速的向月牙洞爬去。在那里,是他们的临时集结地。里面有着自己逃跑所必需的补给和水下推进器。

    近了,咬着牙,即便是岩石把手指都给划伤了,但是维普顿依旧在所不惜。他甚至扔掉了已经打光了子弹的m4a卡宾枪,只留下了深潜匕首和可以发射45毫米子弹的水下射击手枪。

    快速的钻进了月牙洞,维普顿不敢有丝毫的停留,马上将水下推进器固定到了自己的后背之上。脚蹼是不能够戴了,但依旧绑在了军靴上。在水下,即便不能用,但也可以勉强用以保持平衡。头罩摘下来,直接带上了潜水盔。调好氧气供给压力,将氧气管固定在腰带上。一切准备妥当,最后将一个小小的供给背包绑在了自己的前胸上。

    里面是金昌鱼罐头和奶酪面包,还有纯净水。这些在大海上都是必须的,虽然维普顿不认为自己需要这些东西,但他是一个很仔细的家伙。

    有的时候要考虑一下不必要的状况发生,假如说自己要是万一错过了与棒子国滚装船相遇的时间呢?

    “呸呸呸”维普顿忌讳的吐着唾沫,这样的丧气话还是少说为妙。

    岸上宇通中巴车快速的发现了停在松树底下的s350,这辆车很奇快,车头朝里,并且违章停在绿地内。

    “就是它,这辆车,注意警戒!”韩晓雪飞速冲下了车,第一时间持枪居胸,警戒着向奔驰s350靠近。甚至是小雪的步子谨慎不已,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戒的战术姿势。这些都是徐右兵教给她的,持枪居胸,可以第一时间进行射击,战术走位,可以第一时间本能的闪避开任何致命的危险。

    突然,韩晓雪直接冲上前去,一把就拉开了车门。果然如此,人已经跑了。不过就是这辆车,脚踏上鲜血一地。

    “快,分头侦查,快,一定不能够让犯罪分子跑了!”

    “有情况,头,这里有血迹!”

    “是这,追!”

    唰唰唰

    队员们精神抖擞,跟随着韩晓雪总会立功受奖,自己的头太牛逼了,这都能判断出来。简直是神了,在其他巡特警支队还在那傻乎乎的保护现场的时候,自己这些人可正在抓捕首要的犯罪分子。

    想想,这就是差距。

    平时的训练和紧张有序的配合发挥了最大的作用。巡特警队员们仅仅不到三十秒,就确定了爆匪逃跑的方向。

    “报告雪姐,嫌疑人有可能下海逃窜。你看血迹!”

    “下悬崖,追!”韩晓雪枪口一摆下一步直接将九二式装进了枪套,随后第一个向悬崖下面跑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