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戴行长公务繁忙,身为华夏国总行的一行之长,简直可以说是日理万机。他没时间耗在烟海市,更不能为了一个企业而在这里待上数十天。

    但戴行长交代的明白,他相信后面有贷款审批中心许西莱一伙的精心审核,烟海置业,是可以通过贷款条件的。

    戴行长离开了,走的时候烟海置业所有的员工们集体相送。所有的员工们都知道此人对于烟海置业的重要性,他一句话,就决定着烟海新能源的未来,更决定着他们每一个人的未来。

    烟海置业新能源集团,走出去,就成了卡拉哈迪真正的外企。在那里他们的收入将会成为几何倍数的增长,除了可以享受双工资的待遇之外,还有着各式各样的补助和补贴。而身为出国工作人员的补贴那就更多了,多的简直让他们羡慕不已。

    因为前翻已经出去了的烟海置业的员工们已经领到了他们第一个月的薪水。而据可靠消息说,那一个月的薪金,就等抵得上他们在烟海市干上小半年的。

    虽然酷热难耐,蚊虫肆虐。但是与金钱相比,这些又算得了什么。曾经有不少四十多岁正壮年的老员工们振奋的说,只要给钱,能够出去赚到钱,能够养家糊口,改善生活,能够从此以后活的像个人,那别说就是几只破蚊子了,更别说酷热难挡了。哪怕我就是用塑料袋包了头脸,或者是让我拱进火炉子面工作,那我也心甘情愿。

    而已经获取了外出工作指标的技术员工们,在劝说家人的话语都是这样的——

    出去一年我就能赚到二三十万,那么两年呢,三年呢,五年或者是十年呢?到那时别说我找不到女朋友,恐怕烟海市漂亮的姑娘我都要挑着捡着找。还有,不要说我就是干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房子,到时候我回来了,专检那楼层好的大户型,四室三厅的,南北通透的我一下买两栋,我和父母老婆住一套,剩下的一套我租出去!

    剩下的钱我天天存在银行里搞投资,以后专门拿着收益就够过一辈子的,剩下的全都留给儿女。到时候他们想要什么我就给他们买什么

    员工们的想法是好的,更是现实的。目光决定了他们的前途,而前途,现在全都指望着华夏总行。

    是啊,烟海置业现在需要大量的贷款,并且是任何人都不敢私自决定的,数额巨大的,几乎超出了想象的贷款。一个企业,想要获得更多更好的发展,除了自己上市融资以外,那就是获得贷款的支持。而这对于深偕经营之道的陈晓雅来说,再明白不过了。

    虽然,徐右兵给他指明了道路,那就是和德川江户家族合作。但是陈晓雅天生刚强自负,她怎么能够接受同为他的女人的资助呢?

    并且陈晓雅咬着牙甚至是暗地里发下了毒誓。虽然我不争,也不想争什么。但是我一定要比她们都强,我一定要让你看到,我真正的实力。

    可,几个月以来,连续的跑贷奔波,即便是明知道陈晓雅手中的项目利益巨大,前景惊人,可是就是没有哪家银行立刻给予陈晓雅回复。原因很简单,如果这些项目都在国内,恐怕想要贷款给陈晓雅的银行那早就从烟海置业的大门口一直排到了滨海路了。哪还有华夏总行什么事。

    可惜就可惜在,卡拉哈迪那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确实是很多家国内银行不敢涉足的地方啊。

    而至于国外的银行,陈晓雅虽然已经受到了不少自主想要借贷给她的预案。但是作为华夏的儿女,对于外国的银行来说,陈晓雅目前还不准备考虑。不为别的,陈晓雅就一个想法,她不想让自己辛辛苦苦的收益,便宜了他国的银行家。

    下午,在享受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之后,钱书记和王浩也离开了烟海置业。而目前这里只留下了华夏国总行的许西莱一伙。他们是由数十个人组成的贷款审批小组成员,要负责对烟海置业的一切情况都详加的了解,所以此刻的他们,在午宴刚刚结束后不久,便立刻投入到了工作中来。

    许西莱作为贷款审批中心的小组领导,姿态放的非常的低调。面对那几名一直围绕在审批成员们面前的靓丽小秘书们,他绝对是公事公办。甚至是玩笑不开,眼不斜视。就连抽烟喝水都力争自己动手。

    这家伙严肃的模样,一时间弄得几个莺莺燕燕的小秘书们非常的紧张。她们拿过来的高档香烟审批中心的工作人员们一支没动。就连端过来的水果果盘人家也没有吃上一口。一直到晚上下班,怎么端过来的,还怎么放在那里,唯一动了的,就是喝了十几瓶从山姆国蓝山海岸空运过来的矿泉水。

    小秘书们站在一边不住的窃窃私语,感情是这帮领导们并不知道这些矿泉水的价格,而只是当成了普通的矿泉水给喝掉了吧。要是他们真的知道了这一瓶矿泉水的售价就能达到一百多元人民币的话,恐怕那就是打死了人家人家也绝对不会喝一口。

    “不好意思,韩总,这是你们在深港市投资的填海造陆项目,我们经过了一下午的审核,想不到短短不到六个月的时间,你们竟然赔了五个亿!这个您能够为我们解释一下吗?”

    五个亿!

    一听这话,韩小雪就是一阵头大。五个亿,这是的的确确的,如果不是陈姐撤退的及时,恐怕还能赔的更多。

    “啊,是这样的,深港市填海造陆项目并不是因为我们公司的经营所造成的负盈利项目,这个问题,要完全归于深港市。因为当时项目的签署也是经过招投标进行的,我们按照预计方案,立刻展开了填海作业的工作,只是没想到,在工程刚刚进入程序的环节,竟然被华夏国海洋与资源管理局叫停了。所以说,这原因不在我们,完全在深港市!”

    “叫停了?韩总,如果您这么说的话,那么我很想问一句。如果我们华夏银行要是把贷款全都拨付给你们了。对了我是说如果,还请韩总不要介意。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卡拉哈迪突然间又出现了战乱,或者说是政权变更的话,那么你们的项目假如又被卡拉哈迪的下一届政权叫停了,那不等于我们的贷款再也收不回来了吗?对于这种严重的后果,请问韩总,您和你们总裁办以及董事会的所有成员们考虑不过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