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哈哈,木槿兄这简直是大驾卤簿啊,恐怕如此高规格的警务前导,也只有来到地方上才能亲眼一睹啊!”戴国焘非常的随和,人虽位居高位,不过却没有一点气势逼人的架势。虽然他对眼前的状况也是颇感愤怒,但是与钱木槿那一脸不怒自威的模样比起来,那就显得平和多了。

    “大驾卤薄,我们要不被老百姓指着脊梁骨骂娘那就是万幸了!哼!”钱木槿明显非常的气氛,此刻连看王浩的神色都显得怒气连连。只不过他与戴国焘确实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想想在戴国焘面前丢了脸面,也不算什么事。

    但是戴国焘无所谓,那么其他人就完全不一样了。要知道此刻随行前来的,可不仅仅只有戴国焘一人,车上还有着华夏国央行贷款考察中心的其他人员随行。并且央视和省内还有两名重要的大记者在蹭车。

    只不过身为高级记者,这两名同志很低调,虽然外面这一景整的很壮观,但是明显可见两名大记者并没有好奇的打开录像设备进行录像,而一直挂在他们胸前的照相机也始终没有动用。

    领导火了,王浩非常的尴尬。作为主陪,他这个一市之主是要承担重大责任的。所以第一时间王浩很不客气的一眼就瞪向了坐在他下手位置的穆连成。

    穆连成头上的虚汗已经冒了出来,这个王八蛋,搞什么。他现在是真的后悔啊,想不到这个新任烟海市局的杨志顺,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废物。自己在临行的时间脑袋一热,是提前打电话通知了这个家伙,但是完全不是为了让他整出这么一景嘛。

    要知道现在三令五申的重点强调,一直要求节简,更是强行规定,领导出行不允许警车开道,更不允许随意封堵道路,开辟专车通道。而这家伙,明显是‘顶风作案’啊!

    可你顶风作案不要紧,你也不能不长眼不是,你这一顶风,明显害的就是钱木槿和穆连成吗,直接连带着王浩和自己也跟着遭殃。要知道,出行的,可是这两位直接领导。

    北方奔驰中巴车已经服从命令停了下来,司机正准备掉头。可就在这时,后面突然追上来一辆打着红暴蓝闪的宝马320,车子吱呀一声停靠在了北方奔驰的中巴正前方,随后就见几名警员快速的上前,小心并且敬畏的打开了车门,紧接着从里面走下来一位颇有些发福了的官员。

    这家伙,好一脸的威严相貌。肥嘟嘟的大脸庞双下巴,圆脸盘,大眼睛,浓浓的眉毛箭一般的上扬。虎目雄光,那双眼珠子只是随便的朝人一瞪,立刻就看得人脊背生寒。

    “别拦着我,混蛋,赶紧保护领导下车!快!”

    哗啦啦,一声招呼,立刻就冲上来了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巡特警。这帮小子,一个个精气神十足。身穿夏季黑色防刮作训服,带着一水的防暴头盔。全身披挂着警用八大件,反光多功能警用背心,手持最拉风的9mm新式警用微冲。甚至打头的两个家伙,拿的那都是mp5冲锋枪。

    防爆头盔上警用摄像仪红光闪烁,一双黑超罩住了本来的面目,一举一动,都拉风至极。那模样,完全就是百炼精钢!

    队员们迅速的包围了北方奔驰中巴车,紧接着背靠中巴面向四方持枪警戒,那模样,简直是如临大敌。无形中就在宣誓,任何人也不能随意靠近领导专车,他们将会用生命时刻守护领导们的安全。

    “呵呵呵,老钱啊!,你还别说,这支队伍是谁训练出来的,看样子非常的给力啊。一支素质过硬的队伍好不好,要通过表象看本质,只从这简单的战术走位来看,训练他们的教官,曾经就是一个特种兵!”戴国焘此刻已经看淡了那个满脸威严作势指导的家伙了。看来那就是烟海市新任的大局长了,除了他没别人。

    但是同样身为行伍出身的戴国焘却是无比的欣赏这支巡特警小队。这支队伍,只从几个单单的战术动作上就能看出,举手投足锐气十足!

    “啊,这是韩晓雪带领的巡特警支队,前身是烟海市快速反应大队,就是马景涛的兵,唐奎的战友!”见钱木槿看向了穆连成,明显是询问的模样,而这位烟海市新任政法委书记明显回答不出来,王浩只能在一边赶紧的解释。

    “韩晓雪?老钱啊,你的女儿可是巾帼英雄花木兰啊。想不到你竟然把她安排在烟海市!

    厉害,真有你的,叫她上来,我倒是要见见她,就是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这个叔叔了。哎,老了,想当初咱们两家住一个大院,那时候两家孩子们在一起,天天玩的那一个尽兴啊!

    对了老钱,小雪找男朋友了没,还有小艺,也该毕业了吧!要知道兴强的娃都三岁了,当时要不是我逼着,这家伙死活都不肯结婚,那时候还腆着脸和我说,非你家小雪不娶呢!

    哎!可惜啊,终究两孩子没能对上眼,小雪看不上我家兴强啊!”

    “哼,看不上那是她没那个福分!老戴啊,我是不管了,也管不了了。我一说,你知道人家说什么,父母不能干涉子女的婚姻,我是一张老嘴,被堵的死死地。再加上她妈走得早,这两孩子连姓氏都改了,全都跟着她妈姓,我要是再进行阻止,那直接就不认我这个父亲了!

    失败啊,我感觉对子女的教育问题上,我绝对不是一个好父亲。是完全的失败!国焘啊,在这方面,我离你们两口子差远了!”钱木槿是一脸的哀叹,竟然完全忘记了车内还有别人。这些私房话,原本只是两个大佬无人的时候私下里面随便的说说的,不想,在此刻,一身怒火的钱木槿,竟然当着所有的人暴露了。

    而这几句话别人是不敢听,那听到了耳朵中也要赶紧抠出来扔到下水道里面冲了。但是两名大记者显然却是很感兴趣i,不知何时,不约而同的,两名记者相互对视了一眼,竟悄悄地打开了录音笔。

    见成功的转移了钱木槿的怒火,戴国焘这才不经意的向王浩使了个颜色。而旁边一直焦急难耐的穆连成终于是找到了机会,偷偷地将手伸向了后背,拼命的向警员们打着撤退的手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