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就在此刻,呼啦啦便涌过来一群非常不善的彪形大汉。这帮家伙们一看就二十四五开外,身上刺龙画虎的不说,脖子上还挂着大金链子。

    “咋的咧,你踏马找死是不,敢在老船长撒野,你丫的是不是想挨刀!”

    利落的打扮,运动鞋体恤衫,紧身带着弹力的裤子,最可怕的是人手一把东阳砍。并且是虎子老早就在淘宝上盯足了的那一款。麻痹的,一千五一把啊,当时哥都没舍得下单,不想眼前一下子就亮出来十几把。

    这边喧闹无比,那边舞池内音乐继续,除了几个好事的远远地站着看热闹的以外,舞池内的妹纸们该摇头的摇头,该扭着屁股的还依旧扭着小屁股。看来在老船长发生这样的事简直是太寻呼平常了,这帮常来玩的半大小子们也是见怪不惊了。

    不过还有一点,猴子明显的发现,来这里玩的有钱人还真不多,大都是一些没钱的小混混们和不良少年。而从老船长摆出这样的架势也能看出来,他们根本就不是为了平事来的。

    果不其然,见虎子还没反应,带头的小子一刀便砍翻了虎子面前的啤酒瓶,是狠狠地吼了一嗓子:

    “想不挨刀就拿钱平事,没有十万今个你们谁也别想出这个门!”

    话音刚落这家伙横着身子就被虎子一脚给踹飞了。即便是手里拿着东阳砍又如何。虎子他们可是从海航学院的陆战队里面训出来的,没几下子敢带五个人就来老船长?

    随手一掏,腰间鼓鼓囊囊的家伙全都抽了出来,正宗钛合金的sp甩棍,带着伞形护手柄。这种甩棍哪怕就是一下子砸秃噜都没关系,绝对不会飞出去,因为带着伞绳的手柄会牢牢地套在手腕上,所以敬请安心的挥舞。

    “马勒戈壁的翻天了,兄弟们给我砍!”带头的大汉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挥膀子就开打。只不过等兄弟们全都冲了上去的时候这丫的才敢真正的爬起来,在地上借着光线寻觅到了自己的东阳砍。

    而很明显,这群家伙们等的就是老大这句话,所以一声开打之后顿时抄起了砍刀照头就劈。sp甩棍对东阳砍,一时间棍棒交加,刀光剑影的就打了个人仰马翻。

    趁乱猴哥一把夺过来一把刀,随即一脚踹翻了一名冲上来不要命的傻小子,抡起了砍刀呼呼呼的风响。

    麻痹的不要命了。俗话说乱刀不长眼,刚性这么好的砍刀砍在人身上那直接能够生劈了。有点大意了,自己这伙人只是带着sp甩棍就来到了老船长和人对抗,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啊。

    而现场这帮家伙们实在是太凶猛了。听说话的腔调就是一伙从东北召集过来的猛人,要不自己和大刚这么大的名望,在烟海市道上混的,谁能不认识自己。

    啤酒瓶、椅子加甩棍,噼里啪啦一起上,拳头、东阳砍再加扫堂腿,一时间惊叫声,挨刀声,哭爹喊娘声混成了一片。仗打开了全乱套了,dj不得已的停了音乐,大厅正中的大型射灯全亮了,晃得人眼生疼。

    小太妹和穿着鼻环的小混混们依偎在墙角大声的尖叫。简直是太刺激了,一刀下去血肉飞溅,鲜红的一片。

    外面又密密麻麻的围上来一大圈人,猴哥焦急之下打眼一看,竟然全都是一些十五六、十七八的半大小子。手下一紧,猴哥与大刚几个对视了一眼,手上瞬间加快了速度。噼里啪啦几个回合下去,顿时场上放倒了一片。先前拿着东阳砍的全都被打倒在地,各个抱着胳膊腿疼的直咧咧。

    钛合金的甩棍结实无比,砸在胳膊上立刻骨折,没有三五个月就别想再干活了。并且猴哥他们可是经过海航大队的名师指点,打群架都打出经验了,越是乱的时候越是知道怎么躲。再说烟海保安大队的三个月的应急培训可不是白练的,那教官都是从海航陆战队狼牙特战大队中选出来的实战高手。教给他们的都是一招制敌之术。

    “给我打,谁也别想走!往死里打!”刚放倒了十几名带头的壮汉,不想后面乌呀呀的又冲上来一群半大小子。这帮小家伙们也是人手一把东阳砍,并且在他们身后还有个带着面具的西装男正在指挥者。

    可是与先前的十几名壮汉没法比,这帮小家伙们下手却是不留情。手里面的砍刀抡了起来,没头没脑的照人就下手。

    完全没数啊,和那十几个壮汉可完全不一样。那十几个东北人虽然横,下手狠。但刀子轮起来砍得地方却是皮糙肉厚的耐砍地。哪怕真的被一刀砍上去也死不了。最多皮开肉绽的放点血,缝上个几十针就完事了。可这帮小子可是没数,砍刀下来看也不看,管你头尾的全招呼,这要被一刀劈实了,不是掉胳膊就是断腿啊!

    “兄弟们,别留情,打出去!”猴哥关键的时候放了狠话,此刻再不拼的话那就是被剁了的下场,你死我活顾不上那么多了,先打出去再说。

    几个人一发狠,看准了砍刀落下来的准头,人即刻闪到了一边,回手就是一棍。更有虎子和大刚,早就把sp甩棍收了起来,也捡起了地上的东阳砍,直接刀对刀、刃对刃的,一时直接砍得人仰马翻,砍得老船长内血流成河!

    “杀呀!杀一个赚一个!兄弟砍了他们!”呼呼呼,砍刀抡圆了呼呼风响,经过精确训练的大刚和虎子在前面开路,猴哥殿后,狼哥和另外一名兄弟作为左右侧翼,完全的突击队型,首尾兼顾,哪是这群十五六、十七八的毛孩子能够抵挡得住的。

    “拦住他们,给我砍,往死里面砍,砍死了算我的,我让我爸爸给你们发奖金!”一个耳朵上带着耳环,鼻子上穿着鼻环,染着一头棕红毛的半大小子焦急之下一蹦就跳上了吧台,手里面的东阳砍不住的挥舞着,颇有点岛国三太郎的架势,而认识的,听到此人一声喊得,立刻便奋勇的冲上前去,嘴里大吼着:

    “三少放心,兄弟们拼了,有三少在,砍死了也有三少顶着,决不会把人放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