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说着话,呼啦啦先前那个服务生便带了一排莺莺燕燕们走了过来,你还别说老船长还真有特色。仅仅从这帮客服走过来的架势就能够看出来,绝对是正儿八经经过正经培训过的高级客服。这套路绝对能和东莞高级会所走出来的高级技师有的一比。

    “大哥好!”只不过一出口,虎子和大刚便倒了胃口。

    大哥好!尼玛逼的,再怎么经过培训,鸡还是鸡,全身都是一种低俗的味道。打扮的看似白领阶层粉精英,但是在这层姣好的外表掩饰下,依旧脱离不了那低级趣味的玉米棒子味。

    猴子煞有介事的看着站了一排的莺莺燕燕们,说实话,这帮在校大学生仅仅是刚下海,就被染上了一身江湖脂粉的气息。

    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好地一个特色项目,就这样被老船长这伙俗人玩坏了。要是自己把这伙小美女们整到了大都乐,猴子相信,不出一个礼拜,自己就能够把她们全都*成秦淮八艳的层次。

    一人点了一个客服,当然是挑盘子最亮、条最顺的,那坐在身旁虽然不能干,但是干看着也养眼不是。猴哥伸手从兜里面掏出了一搭票子,看也不看啪的一声就扔在了桌面上。钱款当面付清,一会要找事,可没时间结账。猴哥是好人,他可不想坑几毛干了不给钱的买卖。

    服务生和一帮客服小姐们赶紧把钱抢在了手里面,这么豪爽的大老板还是头回见。数数小三千,服务生赶紧拿了几百当做酒水、果盘和自己的提成之外,剩下的两千那就是每人两个钟啊!

    这帮客服看着好看,但是的确是价格太高了,真想办事的人家不会来老船长,去个小胡同洗发廊的就解决了,都不超过一百块。想要高档次的洗浴中心有的是,条子最顺的也不过伍佰元。要知道在这里可只是陪着说说话,最多过点干瘾摸一把,那要办实事吗,还得再研究。

    赶紧腾地方让这五位自认为打扮的很可人的客服在身边坐下了,随便又帮他们开了啤酒,虎子一伙就玩嗨了。

    什么特么的客服兼职陪聊,虎子他们可不管这么多,一瓶啤酒吹下去,直接便开始上下其手的乱摸。麻痹的哥花钱了,不摸白不摸。

    “来,妹子走一个,你真是大学生啊,大学生怎么出来干这个,是不是家里特困难?要不你跟着我好了,哥养你。供你上学供你吃喝,每月再给你五千块零花怎么样!”小狼一只手举着啤酒,另一只胳膊顺势就把一妹子搂在了怀里,大手很熟悉的一按,直接就覆盖住了鼓鼓的山峦。

    我靠,手感忒好了!

    “大哥不要这样嘛,你干嘛?你这样是违反规定的,我们可只是陪你们聊聊天,不做别的!”这个叫安琪儿的妹子不着痕迹的挣脱了小狼的狼爪子,心中无比厌恶的骂了一句,但是脸上却是强颜欢笑的一把抓起了桌上的啤酒瓶,真就和小狼碰了一下:“哥,干!”

    “哈哈哈,好好好,我不干嘛,就是干,反正是干吗,当然要干!”

    小浪哈哈大笑的和安琪儿一口闷了整瓶啤酒,这边虎子几瓶啤酒下去已经很不耐烦的忍着性子开始动真格的了。这要不是人家前面说得清楚,虎子恐怕此刻连裙子都给这妞掀了。只不过人家真的说了,只聊天,不陪你做。

    很无奈,虎子此刻也不能是干喝酒不办事不是,毕竟猴哥的钱都付了。猴哥的钱也是钱,可不能平白无故的乱花。所以即便是虎子怀里抱着的这妞还在扭捏的挣扎着,但是虎子完全不管了,一只手下意识的一模,已经滑向了妞的两腿之间。

    “啊!大,大哥不要嘛!”

    “装,装你麻痹的装,到了这种地方还装什么正经货。我跟你说,让哥我摸摸,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虎子板起了脸,凶相毕露。

    先前那名服务生点完了酒水走向吧台的时候已经说了,这帮人看模样就不是好人,所以在他们点台的时候,服务生也是多了个心眼,提前提示姐妹们能忍的话也就忍一忍。

    于是这个姑娘还真是忍了,即便是虎子明显那爪子已经摸到了自己,但是她强迫自己忍着眼泪,谁让自己当初贪慕虚荣了呢,谁让自己当初拍了果照借了高利贷了呢。自己酿造的苦果就要自己吞。说不好当场惹了客人们不高兴,回头还会被主管一顿打骂。毕竟自己的果条还在老船长这帮家伙们的手里面握着,只要没拿回来的那天,自己永远都不是自由的。

    “大哥,我求你别在这里动手,我求你,你就是动了我,要是让主管看见了,我回到了台上还要被罚,因为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人多眼杂,我们不能在这里干。

    大哥,要不我给你们留个微信号吧,我们出去后再联系。或者是你们到外面开个钟点房,我们再谈其他生意!”

    “我去你麻的,咋的了,装清高给我是不!哥等不及,就在这里办!”

    啪,狠狠的一巴掌直接扇在了这名女孩姣好的脸颊之上,清脆的声音即便是在这喧闹的夜场之中也立刻引起了吧台的主意。因为有人一直都在盯着猴哥几个。明显的,只一进门,猴哥他们的形象就被汇报给了看场子的大哥。

    “就你这样的还做大学生,你配吗?你特么的也不撒泼尿照照你自己啥德行。长得好就做这个,你父母在家辛辛苦苦的上班赚钱,就是把你送大学干这个的!

    你麻了个比的,你看你这样,放都放不开,你还做什么。做什么都要有做什么的规矩,就是做个卖的你也得敬业不是,你不敬业下回谁点你的台,你踏马就得饿死!”

    呜呜呜

    被一巴掌扇在脸上,这妞立刻委屈的大哭。她实在是憋屈极了,不想自己为了虚荣,为了在同寝室其他几个姐妹们面前显摆,自己是豁出去了弄了个果条借贷了五千块钱,一咬牙买个苹果手机,可不想从此以后就是无尽的噩梦开始了。

    噩梦到来的时候,竟让年少并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她,连自己最初的底线也毫无办法保留的送了出去。当那个瘸了一条腿,甚至是满脸疤痕的大汉趴在自己的身上邪恶的耸动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可就是从那以后,却不想自己越是妥协,他们越是逼得疯狂,不仅仅是不承认自己用身体还清了欠款,竟然还把自己被迫无奈陪那瘸子肉偿的录像发在了自己的手机上。

    果债肉偿,一次不够,还要被逼着各种卖身还债。她知道了,从此以后,自己就走上了一条永远的不归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