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摇头晃脑的,没等猴哥吩咐大刚便自作主张的招呼着一帮小弟们选了个卡座坐了。来的人不多,仅仅五个得力干将。他们这伙人都是阀门厂的子弟,其中大刚正是最先跟随着猴哥混出了名堂的佼佼者,而如今已经算是军哥一伙中的核心成员了。

    “招子都给老子放亮堂点,今个可不是来玩的!”坐下后大刚就开始训诫。对待这帮家伙不能有个好脸色,因为从一进门他就发现自己这帮小弟们连神色都变了,早就被舞池内的一群莺莺燕燕花花绿绿的吸引了。

    麻痹的江山易改禀性难移,骚骚猪永远都是骚骚猪,一闻到腥味就能蠢蠢欲动。

    哎,都是几个自命不凡实际上却没有什么定性的年纪,要不紧着约束一下,感情自己这帮今个来是要干什么的都会忘了。

    刚坐下,就有服务生过来问候。随便点了两件啤酒几个果盘,大刚便厌恶的挥手让这家伙退了。服务生在这种地方赚的都是酒水提成,点的少了他们一个劲的黏糊,点的多了没意思,所以不多不少正合适。

    快速的将果盘和啤酒端了上来,这位服务生还不算完,直接又开始了自己的推销。

    “几位大哥,感情是第一次来我们老船长酒吧吧,需不需要我介绍几个妹子过来陪你们聊聊。我们老船长酒吧可是最出色的,也是烟海市酒吧业最正点的。并且妹子都在是烟海大学和青屿大学招聘来的在校学生,绝对正点!”

    “哈哈哈,正点,开包了没?老子就喜欢嫩的,要是开包了就算了!”虎子抓了个开心果拨开随便就丢进了嘴里面嚼着,一边嚼一边非常不屑的问着。这话明显带着一股子枪药味。要知道想找没开包的你上什么酒吧啊,你直接去幼儿园预定得了。

    “呵呵大哥说笑了,我们这里只有客服可没有小姐。她们可都是在校大学生,出来兼职勤工俭学的正经妹子。过来也就是陪几位大哥说说话,赚点辛苦钱。

    一个钟一百,也不算贵,几位大哥一看就是好人,要不就帮帮几个妹子?”

    “草泥马的,一个钟陪着说说话就一百块钱,还只聊天不干活。你当她们下面都是镶钻的啊。给你脸了不是,赶紧滚,麻溜的!在刚哥面前还跟我们说这个,你真当我们不知道你们的客服是做什么玩意的?”虎子脸色一沉,当场开骂。

    小服务生一看不好惹,急忙是唯唯诺诺的瞬间离开。

    “怎么了虎子,有你的啊,直接开骂啊,要文明吗!”大刚抓起瓶啤酒,和猴哥兄弟们哈哈大笑的碰了一杯。虎子很给力,一开始就给自己这伙人要找事留下了隐患。斜眼已经看见了服务生赶去吧台时气愤的模样,明显添油加醋的把自己这伙人嚣张的态度向里面汇报了。

    “要我说叫几个客服也不是不行,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吗。上次听说老船长的生意并不咋地啊,没想到爆场啊。大都乐要是把地下室也腾出来搞个迪吧,那肯定要比这个火。”猴哥猛灌了半瓶百威,舒服的打了个酒嗝,眉头稍微的皱了一下。

    情报与现实有点不符啊!

    叭

    打了个响指,虎子就等猴哥发话呢,一听说可以叫小姐,那还不赶紧的,屁颠屁颠的享受一下人家这里的高素质服务。

    “我说猴子你急个毛线,什么在校大学生,还辛勤学子。你是不明白这帮人都是干什么的。我跟你说,这就是一帮搞果贷借条的大学生。麻痹的为了个爱疯六都能够把自己脱光了拍个视频发网上,这样弄来几千元贷款买个手机到处炫耀。

    呵呵,其实不知道是从她们一出手的那一刻,早就被人算计了。几千元的借贷,你要是不拿出来十几万根本就还不清。老船长现在为什么玩得这么嗨,还不是在这帮可怜的学生们身上下手,快速的积累了一笔财富。这是损阴德!放这种高利贷,以后恐怕生个孩子都没。”

    虎子喝了口酒,其实对这里的客服门清,这哪是一群客服啊,其实都是一群眼里面含着泪,心里在滴血的不良少女。只是迫于无奈,那背后的心酸勾当,只能是打掉了牙自己合着血吞。

    “我靠刚哥,你说的是真的,你咋知道的这么清楚呢?你是不是以前来过啊!”虎子瞪着大眼,那神情完全就是哥哥你忒不仗义了,怎么能吃独食呢,有好处不叫我,不地道啊!

    “瞪什么瞪,再瞪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给你扣下来!炎宝宝和梦宝宝冰宝宝她们正在搞一个大学生是如何走向了歧路的调查。我正好前段时间没事,给她们保驾护航来着。要知道这事可不是她们脑袋随便一热就能够调查出来的。人家警察都没弄明白呢,她们还想搞清楚实质性的问题所在,我累啊!”

    大刚是一边感叹,一边非常苦恼的作势摸了下自我感觉非常酷的脸颊。他这个样子哪是在喊累啊,那样子分明就是在享受和炎宝宝打得火热,感情无时无刻不在兄弟们一伙面前秀恩爱呢。

    “切!”几个兄弟立刻做出鄙视的模样。大刚这小子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感情又和炎宝宝混一块了。看来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联系根本就没断啊,人家炎宝宝愣是被刘国涛逼着去了京城,不想趁放暑假的机会,这丫的又把人少女给勾搭出来了。

    说起了炎宝宝,虎子一伙还真有些怀念当初疯狂的年代。年少不知冲动,那时候的一伙半大小子们,仅仅是几十辆摩托车就把整个烟海市都玩疯了。想想当时大刚就像个骑士一般的把炎宝宝绑在后背上,与宝马车山顶决赛,最后利用一个型弯道直接送宝马司机摔下了山崖进了医院,那得多疯狂啊!

    “哎刚哥,我说当时被你逼下了悬崖跳车的那家伙还活着吗?我听说一条腿都残了,脸也花了。我们那时候玩的也太疯了,当时还不到十八啊,差一点就干死一个。要不是有炎宝宝和刘政委提出了交换条件,恐怕哥几个们现在都还在少管所服刑吧!”虎子好奇心上来了,举着酒瓶看着刚子,内心颇有些回忆当年的豪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