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是疼晕了!”猴子朝军哥解释着。

    “让他在这里休息一会,醒了就让他走,地上的钱都给他带着。”军哥转身就走,不过就连明哥都有些诧异。很多人都不明白,军哥为什么非要给这家伙钱,一个偷而已,不送官就不错了,给钱完全没必要。

    “你有疑问?不是被打晕了,是饿的!”看着狗子那迷惑不解的样子,军哥终于是解释了一句。军哥现在老大的派头越来越足,在狗子和猴哥这伙人看来,此刻的军哥很有点兵哥的做派。

    “饿的?”全哥似有所思,不过想了想随即又摇了摇头。而紧跟在后面的白姐和红姐却是禁不住的咂了咂嘴,她们还真看不出这人是饿晕了。

    正往楼梯上走,突然上面的电灯一晃,紧接着突然间灯灭了。

    “怎么又跳闸了,麻痹的,这帮王八蛋!”白姐张嘴就骂,前段时间大都乐就经常遭遇跳闸事件,白姐知道这是有人故意针对大都乐洗浴中心,不过只是一两分钟而已。但仅仅是一两分钟也影响巨大,给大都乐造成了很多被动的麻烦。

    要知道自己这里可不仅仅只是洗浴中心,还等同于一个小规模的娱乐会所。而这样的地方经常的跳闸,造成的混乱可想而知。楼上到处都装着应急灯倒引不起慌乱,但是地下室就不同了。

    不过白姐只是刚骂了一句,却是被军哥突然一把就拥进了怀中,紧接着就地一滚,耳边便传来噗噗噗连续不断的声音。

    “军哥,你弄疼我了,要不你等会,等会到了办公室,我和小红一起伺候你!”白姐傻乎乎的讨好着军哥,她甚至小心脏此刻竟然忍不住的扑扑直跳。

    军哥就是军哥,太霸道了,只是电灯灭了就要在楼道内弄自己。难道他完全不在乎身后还有那么多的兄弟吗?

    算了,不管了,知道他们这些家伙没一个好东西,说不定军哥就喜欢在这样的场合群呢。反正又不是在大厅,弄就弄吧,只要他满意就好,也不是没被这家伙搞过。

    “你踏马的不想死就闭嘴!”军哥一把捂住了白姐的嘴巴,同时一躬身便抽出了腰间的伯莱塔92式,同时谨慎的对后面打了几个手势。

    狗子和全哥早就趴下了,而猴子天生对枪声就比较敏感。现在就连红姐都知道遭遇到枪击了,想不到白姐还在想神马。

    噗噗噗,又是连续几枪,全都定在后面的墙壁上,迸射的水泥和白灰四处飞溅。模糊中终于适应了黑暗的环境,楼梯拐角处显出了两个模糊的影子。

    指挥着大家小心的后退,同时军哥嘴里下意识的惨叫一声,果然吸引了枪手,两个家伙立刻就从拐角处跳了出来。

    噗噗噗又是一阵连射,手枪上装着消音器,很好的隐蔽了可以造成恐慌的枪声。又何况正处于地下负一层的楼道拐角处,根本就引不起来上面任何人的注意。

    锁定目标准确还击,狗子和刘全迅速就是两枪,随后一直紧贴在墙角趴着的猴哥一个虎跃便扑了上去,迅速补枪。两枪都直接干在大腿上,猴哥曾经可是警界的精英,刑警队的种子选手,只因为一次失手,造成了大错,不仅仅被清出了警察队伍,还被缓刑三年。要不是大唐二土死命的推荐给了大军,恐怕此刻空有着一身缉凶本领的猴哥也只能是选择进工厂做个普工了。

    穿着李宁牌套头衫的两名枪手顿时就被击倒在地,心中大骇。但显然逃跑已经是来不及了,胸口中枪,再加上大腿负伤,于是只能是顽强的伸出一只手,死命的开枪还击。

    可就在这时,几个人迅速的冲了上来,毫不犹豫的一脚就踢飞了两人手中的消音手枪,另外一只恐怖的拳头当头砸来,瞬间恐怖的眩晕感直袭脑门,双双晕倒。

    将人拖进了地下室,一盆凉水浇醒。猴哥毫不犹豫的直接将中指插进了一名家伙大腿上的枪眼中,邪恶的搅动着。

    “我听说中枪后子弹会在肉里面翻滚,而后造成较大的空腔。看来这话不完全是真的啊,因为贯通伤除外,你看,你这个小口挺紧吗!”

    啊

    一阵杀猪一般的嚎,冷汗直流!

    “有种你就杀了我!”

    “杀了你,不,那太便宜你了,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可以有的是办法让你爽!

    我大哥想知道什么你明白的,说说吧,我不我不介意会让你有更爽的感觉!”

    一句威胁,让两名男子顿时冷汗直流,麻痹的,今个这活接的太亏了,不仅仅是栽了,小命交在了别人的手里,恐怕还会在死前受到无尽的侮辱!

    果不其然,随后就见猴哥一招手,顿时一名长相非常龌蹉的小弟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这家伙鼻歪眼斜的不说,那一双大手又黑又粗,并且指甲中全是黑黝黝的黑灰。但是此刻他手里面竟然抱着一个相当精致的小盒子。打开,里面种精致的电动小道具。

    “很好,你很懂我的意思,这是赏你的!不过一会要是他们还不爽,那么你就亲自上!”猴哥一伸手拿了张湿巾厌恶的擦了擦手指上的血,随后掏出钱夹子,直接赏了斜眼男两百大洋。

    “谢谢大哥,大哥放心,钱就不必了,给人就行!谢大哥想着我,我就喜欢带血的,玩起来忒给力了!”

    !!…………

    两名男子直接傻眼了,他们做过这么多的任务,接过这么多的活,可却从没有接过这么惨的。失手了无所谓,身为杀手,死亦如何,但是在死前,真要是被人辱了,那简直就是死不瞑目啊。

    杀手都很冷,并自命不凡。可是这帮人完全就不讲江湖道义啊,摆明了是要玩残了自己。

    “住手!”看着邪恶的斜眼男拿着脏兮兮的电动玩具,甚至还掏出了一瓶玫瑰精油,就要抹到自己的大腿上了,这名汉子一声怒吼,禁不住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士可杀不可辱,我说!”

    “就你丫的还士,你是毛线!要说干脆点,因为有人可等不及了!”猴哥看都不看这丫的一眼,只是右手端着手枪不断地拍打着自己的左手,那模样,鄙视极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