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修理华宇晨这样的家伙,实在是没有什么难度,甚至是大军一拳砸在了华宇晨的面门上之后,看到了只一拳就被放倒了的华宇晨,这家伙非常不屑的撇了撇嘴。

    “忒没劲!”

    刚刚听到这家伙竟然是个卧底的时候,大军气的肺都要炸了。兵哥走的时候说得明白,嫂子们就交给自己了,那就差没有明着说,要是嫂子们哪一个要是出了任何一点问题,我就扒了你的皮。

    大军知道,徐右兵最在乎的就是亲情和友情。这是徐右兵的软肋,并且也是底线。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仅仅敢打烟海置业的主意,那意思好像还想稍带着连陈晓雅一柄收了!

    我干你妹的,大哥的女人也敢动,那完全就是没把我大军当人看啊!

    哥不混社会好多年了,江湖已相忘啊!

    如今的大军可不像从前了,这家伙拥有着烟海市最著名的娱乐演绎总会,一世情缘演艺中心可以说名动整个江北,那不仅仅在烟海市属于一等一的娱乐中心,就算是在华夏大江以北,也可以说是数得着的娱乐实体文化公司。

    更有烟海市电视台每周一期的娱乐秀在一世情缘现场直播,可以说大军的社会地位遥遥直上,不仅仅瞬间跻身于社会名流之中,甚至可以说他是名声与事业双丰收。钱赚了多少大军现在都不知道了,大军现在最重视的是他的名气。

    烟海市著名影视公司投资人、制作人、监制,甚至还有青屿省著名企业家,演艺家,以及文化事业创办人等多种头衔。

    以至于烟海影视基地的创立以来,烟海置业与华夏明珠动力华财团在烟海市建立了一个华夏最大的影视基地,这些全都归为大军在打理。正所谓摊子大了,架子自然也就大了。人有了名望,来求的就会更多。

    此刻围绕在大军身边的几乎全都是华夏国的一线影星与实力恐怖的各路导演以及影视制作公司。不为别的,因为在烟海,有着最适合拍摄各种影片的基地,而这个基地的使用权与租用权,那都得凭籍军总的一句话才好使。

    所以说,现在的军总已经不做军哥好多年,那对于打打杀杀的事情,就更不经手了。

    但,今个例外,不为别的,因为今天这事,必须要军总亲自处理。

    只是让已经变成了军总的军哥所没有想到的是,这货忒怂了,根本就不经打啊!

    “泼醒他!”

    哗啦一桶水从海里直接吊起来,狗子直接拎起来一下子浇了华宇晨个透心凉。

    船行了四个小时,已然是华灯初上。只可惜,在苍茫的大海上,到处都是漆黑一片,现在唯独船舱口顶上的几盏使用采油机发电的电灯还在亮着,但已经足够把整个甲板四周照的通明。

    华宇晨一个激灵,顿时忍不住睁开了眼睛。他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是直哼哼。真踏马疼啊,全身就和散了架一般的难受。好像是大病了一场,还没有反过乏来。不对,就像是自己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顿,揍了个半死的感觉。

    “啊!你们,你们不要过来,这是在什么地方,不要打我,不要再打我了!”

    可不是吗,自己就是被人揍了个半死,因为眼前的一帮壮汉,那个个大秃瓢,金链子,手指上戴着个杏仁大小的大扳指。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刺龙画虎的装扮,这摆明了就是一群活阎王啊!

    惊恐的揉了揉眼睛,华宇晨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浑身湿透。感情刚才自己都被人家打晕了,直接就是一桶水泼醒的啊。

    看这样子,一望无际漆黑无比的大海。还有冰冷如钢的甲板。

    “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这是大海,你们要干什么,要杀我吗?”华宇晨心中扑扑直跳,烟海市的大海中每年都会死上几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而莫名其妙的总是被传说在深夜溺水。可是好端端的,谁会在大半夜的跑到深海中游泳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聪明的家伙。不过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亲们,你们说对于这样的要求,我们是不是应该满足他呢?”

    嗖,狗子一个健步蹿了过来,随即一招手,几名大汉阴森森的笑着便抖落起来手中提溜着的网绳。这是渔民们打渔专用的一种尼龙绳,结实无比,如果绑人的话,使用专用的渔网扣,谁也别想解开。而在渔网绳的末端,明显绑着几块巨大的铁疙瘩,这显然就是要将自己沉入海中啊!

    “华宇晨,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那我只能是满足你了。你啊,也别拿你们华家来恐吓我,因为就你这主动的要求,就算是你们华家以后找上个哥哥我,那我也有个说辞不是!

    来吧小子,哥哥成全你,也就是让你死,也死个明白!”

    “不要,不!我说,我全说,这事真不是我干的,我是被人指使的啊。并且我不干都不行啊。要知道,要知道他可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并不是我们华家能够惹得起的,也不是我所能够抵抗的啊!”华宇晨有点崩溃了,他痛哭流涕吗,甚至后悔万分。

    日落西山,夜已深沉,在如此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这帮人要杀自己,那简直就像捏死个蚂蚁一般的容易啊!

    “绑起来,妈的临死了还想隐瞒,直接沉下去!”

    呼啦啦,几名大汉立刻上前,毫不犹豫的将华宇晨五花大绑,随后又在胳膊四肢上拴上了几块巨大的铁块子,就连胸口都绑上了一块打了眼系上了绳子的钢锭,那重量,最低不下四十斤。

    噗通一声巨响,水花四散。

    华宇晨就这样被直接扔进了海里,瞬间一股脑的就往下沉,都不带一点挣扎的。

    咕隆隆,宁静的海面几乎是荡了个水花便归于平静,只剩两条网绳在坚强的拉扯着水底下的沉尸。

    “拉上来!”咕隆隆,看到水面上冒了几个泡,大军这才一摆手。时间掌握的正好,这家伙已经被灌得差不多了,再不拉上来,那就真灌死了。

    海水可不同于河水,这玩意又咸又涩,只要三两口下去,人保证被呛晕了没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