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宇晨是奥本-托马丁派到烟海置业故意接近陈晓雅,在关键的时刻以便采取必要的手段吞噬烟海置业的金牌卧底。

    而果然不负所望,华宇晨凭借着出身的优越性,以及与赵敏是发小的关系,瞬间就取得了陈晓雅的信赖,不仅如此,还直接拿到了陈晓雅用以抵押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权,从而致使奥本-托马丁的手中一下子就占有烟海置业的股份直接达到了百分之四十五。

    百分之四十五,离直接控股只差一步之遥,也就是说,只要稍微努力争取一点,那么完全可以不必竞选,奥本-托马丁立刻就可以控股烟海置业,随后便可随意的指派一名职业经理人,成为烟海置业的首席执行官。

    这一切华宇晨运筹帷幄,其实今天他已经打算,无论如何也要让其他的股东们将股权抵押给自己。原因很简单,想一笔吃掉剩下来将近烟海置业几乎达到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如果没有庞大的资金支持,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是的,是痴人说梦,关键让华宇晨万万没有想到的,这个痴人竟然会是自己。

    好一个仁义大哥,好一个及时雨。华宇晨千算万算,为了让自己不被暴露,他选择了最为低调的一种手段,那就是依旧算为借资陈晓雅的方式,而逼迫着陈晓雅使用股份抵押套取现金。

    可没想到,半路上竟然杀出来李默然与肖振芳两个老不死的。这两个老东西的出现,完全打乱了自己的计划不说,竟然又出来了一个大军。

    “你们是什么人,不要动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华家的嫡子华宇晨,华家嫡孙!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动我,不要动我!”

    “啧啧啧!”大军不断地发出啧啧声,好厉害的所谓嫡孙,这个家伙还真把他自己当成个人物了。可是不想,有关他的一切安德利早已查清。

    “华宇晨,爷爷是西军大将,不过很可惜,那都是n年前的老黄历了。不过华老将军虽然退居二线,但手下门生遍布,旧部与老战友遍倾朝野。正所谓将门出虎子,老子英雄儿好汉,你父亲也是一方封疆大吏,就连你的哥哥也是主政一方,权掌六百万民生。

    只是可悲啊,可叹啊!华宇晨,为什么轮到你,不成龙反成虫呢。正所谓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之人面不知心。画龙不成反为狗,装人不成终是猴!

    你这狗东西,你做了多少没良心的事我就不和你算了,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你真不该来惹我大嫂!我嫂子也是你能惹的起的吗?也是你这个狗东西能够随便打上主意的吗?

    给我用麻袋包装起来,上船!”

    一声令下,顿时涌过来几名粗壮利落的汉子。麻袋包直接往头上一套,瞬间抬着四个角便丢进了早已等候在岸边的渔船。

    这可不是开玩笑,正所谓山狼海贼。山狼说的是内陆的土匪,他们身居大山,依靠大山,靠山吃山。专门打劫过往商旅,谋人钱财。而往往,稍有反抗者就会被他们乱棍打死,然后随意的在山中挖个坑,直接埋了了事。

    而海贼,那简直要比山狼还为凶狠。遥遥的大海,一望无际。驾驶着简单的帆船,杀人越货。无边的深海,四处无依。抢劫过往船只,在这孤寂的大海中,就是任凭你喊破喉咙,恐怕也不会出现任何一个人来救。

    此刻的烟海已然初夏,天气已经变得闷热,正是下午两点钟的时刻,驾驶着一艘渔船翩翩出海,在岸边的游人看来,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的事情。沿海渔民都有深夜打渔的习惯,而此刻出海那定是赶到深海,为了傍晚打渔做基本的准备。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艘普通的简直是不能够再为普通了的小渔船上,今天下午出海却不是为了打渔。突突突的柴油发动机单调的声音在四周回旋。船舱内的麻袋包惊恐的挣扎着,里面的华宇晨非常的不安份。

    一只大脚狠狠地踢来,用尽十足,根本就不辩方向。踢人者才不在乎这一脚是踢得麻袋包中那个倒霉的家伙哪个地方,只要能让这小子安静一会就行。因为这家伙太吵了,自从装进了麻袋包中,这家伙就一直在大喊大叫的不说,甚至是骂骂咧咧的威胁不断。

    “尼玛的,都这个b样了,还踏马吵吵。你踏马的作死!”哐当又是一脚,大皮鞋后跟上打着鞋掌,鞋掌后面还订了两个鞋钉。而这一脚绝不是安慰和劝阻,那明显就是很粗鲁的教训。

    一脚正中麻袋包中华宇晨早已佝偻成了一团的肚子。顿时一声凄厉简直如同杀猪一般的惨叫声传出,声震二里开外!

    “喊?你踏马还敢喊。哼,你喊啊,喊啊,你就算是喊破了喉咙,这里你也别想看到一个人!

    把麻袋包给他打开,让他睁大了眼睛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哐当又是一脚,这一脚下去,直接踢在了华宇晨的小腿之上。可怜的华宇晨前面的一声凄惨还没结束,紧接着又是嗷的一声怪叫,顿时疼的一点生息也没有了。

    呼啦啦,几个人立刻上前,一把扯开了绑在麻袋包外面的绳子,几乎就像是老鹰提溜小鸡一般的将这个废材给拎出了麻袋,随后咣当一声给扔在了地上,又给摔了个半死。

    结实的船甲板,那都是历经经年之后,再在海风和海水的沁润之下,打磨的几乎比钢铁还要结实。可想而知,几个结实的汉子将华宇晨一把提溜出来,紧接着再往甲板上一贯,可怜的富贵哥顿时就被船板震得七荤八素,那五脏内腑简直如同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撞了一般的恐怖,顿时震荡不已,头晕眼花,心悸耳鸣。

    呕——

    华宇晨愣是一抬头没能爬的起来,他很想一下子蹿起来,一脚踢死这帮狗娘养的。敢打我华宇晨,敢这么殴打哥哥我,我就算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可现实总是这么的残酷,在华宇晨再一次努力的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就在他感觉眼前金星直冒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就要不行了的时候,好像是再也站不起来了的时候,眼前竟然又出现了一只眼前就出现一只钵大的拳头,一拳捣在了他的面门之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