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果不其然,在吴子坤接了李默然的转账支票以后,另一张亿元面值的转账支票直接递给了王子瑜。

    可不想王子瑜根本不接,而是下意识的转身看了眼正拿着支票感觉莫名不安的吴子坤,随后一点情面也不讲的说道:“李老,你这可是转账支票,就是到了银行也未必能够存进去。据我所知现在的海珍品养殖业和以前可不一样,我想知道李老你的账户中的确能有这么多的现金?”

    “对对对,李老啊,你这可不能忽悠我们,要知道这可是我们的血汗钱啊!要不你还是给我们开银行本票得了。要知道以您的身份,那银行本票恐怕更具有说服力!”吴子坤见王子瑜反对也急忙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哼,弄张转账支票就想打发了这些人,以为这些人真就没见过世面吗?

    “怎么了,现如今连老李的支票都不认了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你们也不想想,要不是以前有我和老李拉你们一把,在座的,你你你,还有你,什么时候能混到这种程度!

    就这支票,还有我的,爱要不要!”啪的一声,肖振芳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直接起身,从自己的手包中也翻出了一本支票。

    话,李默然已经说得明白了,那就是老李今个就是和肖振芳两个人倾家荡产,也要将这帮人的原始股份集体拿下。

    但与此同时,肖振芳和李默然心中也是悍然,这要是在五六年前,不要说一个烟海置业,你恐怕就是两个烟海置业他们瞬间买断也不是问题,可是现在,真的想不到啊,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烟海置业的原始股金,竟然涨到了一万抵一千万的程度。

    烟海置业做大了,可是留下的漏洞也太大了。大到了即便是李默然与肖振芳两个仁义大哥联手,也未必就能够帮的了的程度。

    “话可不能这么说,肖老,这可是钱财,而不是器物,情是情,财是财。你和李老的情谊我们绝对是不会忘记的。但正所谓亲兄弟明算账。要知道想买我们股份的可大有人在,只要我们出了这个门,那就立刻可以把手里的原始合同变成现金。

    并且刚才这位先生也说了,他们的基金会也可以对我们的股票实行现金收购。我说陈总,你要是拿不出钱,人家可以拿出来,再说又是借给你的,你可不能让我们拿着一张空头支票离开吧!”王子瑜伸手指着华宇晨,还是不给李默然留一点面子。

    而华宇晨只能是不失时机的的点头表示着,但是他只是点头而已,此刻断然出面,让他总觉得哪里不好。

    翻脸了!

    有些话即便是心里面知道就行了,但绝对不能明说。因为烟海市就这么大,而能坐在这里的,的确都是烟海市出类拔萃的大人物。就这样赤果果的说出来了,那和翻脸了没什么多大的区别!

    “王子瑜,不要给脸不要脸!我李默然今天就在这给你们立个字据,我的海珍品养殖公司,所有的产业和海滩的养殖经营权加起来不值十个亿也值八个亿,你要到银行提不出钱来,那么我的海珍品养殖场和海滩,我就一把拍给你!”说着话,李默然拿起笔来,刷刷刷就写了一张字据。这可是拥有五十年租赁产权的海岸养殖场,李默然说写就写!

    轰!

    破釜沉舟,李默然怒了!

    面对李默然的一怒,在场的一干股东们心中顿时忐忑不已。李默然,出生于烟海市七十年代,混到现在,那可是烟海市实实在在的带头大哥。不仅仅手中握着海珍品养殖场这样的实力性印钱机器,可以说在烟海市,很多大型商场和娱乐夜总会都有着李默然与肖振芳的影子。而他们认识的朋友良莠不齐,说句实话,谁便一个电话打出去,今晚就能灭你全家。

    正所谓山狼海贼,前面一个小故事说的轻松。什么夜间看海的巡防员饿了半夜下海捕鱼吃,其实就是因为明知道那里有人偷海参,所以才故意往水里丢了个炸药包。

    要的就是炸死你!

    你偷一次两次我们忍了,再说就算逮着你了又如何,还不是依旧阻止不了其他人的继续偷盗。但是我炸死了一个那就是轰动全城的警告,只要你还敢来,那就等着死吧!

    而李默然做的仁义,看到没有,谁都知道我是故意炸人。但是怎么了,没事,因为你和我玩偷盗,我就和你玩法律。我只是无意识间把你炸死了,这叫过失杀人,顶多也就是我的人进去在山里面住上几年而已。而就算是进去了,那也是好吃好住的在里面当大爷,家里面更是被我安顿好了。

    所以这一炸,李默然和肖振芳在烟海市的威名早就打出去了。其实这就是混社会的另一种手段。

    沉默,整个会议室中死一般的沉静。李默然这一把拍出去的可是他的全部身家。但是现场无人敢接。谁都知道,看着这是一张简简单单的字具,可这玩意说不好就是个定时炸弹。

    无论是李默然的养殖场也好,还是他的海滩也罢。想当初李默然村里就是以合同到期了的原因,想要强势的收回承包给李默然的海滩,但是最后的结局很恐怖,因为村长美滋滋的连夜拿着收回来的海滩,还没等第二天早上出门到镇上更改海滩的承包权,半夜就被炸死在家中。

    一家五口,听说没一个全乎的,死了连具全尸都没能留下。

    就这海滩和养殖场,你敢拿?

    “我,我我我,我不卖了!那啥,陈总,我有事先走了,先走了!”吴子坤条件反射般的站了起来,转身就要往外走,而随后王子瑜也是胆战心惊的跟上,随后一大波人也站起了身,想要跟着往外走。

    钱这东西固然好,但是也得有命赚,有福气花啊!

    “站住!今个谁也别想走!烟海置业,不是你们谁都能够随便就来消遣的地方!要走可以,把原始股份留下!”肖振芳啪的一声点着了自己的水烟袋,在嘴里抽的呼啦啦直响,而已经推开了门的吴子坤竟然惊诧的看到,外面的走廊里,已经站满了全都是一些穿着雪白的衬衫,穿着正经黑西裤的彪形大汉。

    可是仅仅一眼,吴子坤就看到了这帮就算是打扮的再利落,再正经的家伙们,也掩饰不住他们的手臂上和脖子领口处不经意果露出来的纹身,还有那一直象征着他们混混身份的大金链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