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话说起来,这两人不仅是仁义,还是个热心肠。当时陈晓雅跟着她的老公来到了烟海市,可怜的陈晓雅没有工作,没办法只能在海边开了一个小吃部。而那时候的陈晓雅的婆婆更是对她非常的不待见。

    很简单的理由,就算是陈晓雅长的再漂亮,但是一个没有工作的外乡女人,就这样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的儿子回到了烟海市,这让陈晓雅的婆婆很难接受。

    在十几年以前,在那个时代,在思想封建的老人看来,大学时期就恋爱,是被看做很不检点的。所以,陈晓雅不仅仅不被她的婆家待见,反而是她的婆家人纷纷认为自己的儿子正是由于受到了陈晓雅的拖累,被这个狐狸精迷惑了,所以才非要和她在一起,非要娶她。

    而当自己的儿子辞去了旱涝保丰收的公职之后,毅然跟着陈晓雅去做生意,那她们更是气的直接与儿子媳妇断绝了关系,放出狠话,一辈子也别想进门。

    可不想,只过了不到五年的时间,当陈晓雅的丈夫遭遇到车祸突然死亡的时候,可想而知,陈晓雅更是变成了一个克夫的狐狸精。

    这是后话,暂且不表。但是刚刚创业时期的陈晓雅生意非常的萧条。尽管她的店面是最干净的,食品和菜品是最新鲜的。从不用剩料和过期变质的食材,更是不会投机取巧,耍滑弄女干。可是由于没有钱租最好的店面,只能选择在一个位置比较偏僻的小胡同内,所以说,到他们店里吃饭的客人非常的少。

    时间一长,陈晓雅几乎都快维持不下去了。可没有想到,就在这个胡同内,住着两个大哥级的人物,那就是李默然与肖振芳。而这两个大哥级别的人物,那是顿顿离不开喝酒吃肉。正所谓大饭店吃够了,要到小吃店尝尝鲜。

    可不想,一来二去,吃着陈晓雅做的家常菜,享受着干净卫生而又非常宁静的环境(因为客源少,往往只这么一桌吃饭的,所以宁静),又有着堪比回到了自己家般的服务态度。所以李默然和肖振芳顿时就喜欢上了这家小菜馆。

    其实也不是陈晓雅的服务态度有多好。当时的情况可想而知,基本上天天就这么两桌客人,中午晚上,晚上中午,李默然和肖振芳好吃又好喝。并且一吃饭总是带着一大帮子人,所以陈晓雅那是鼓足了劲也要招呼好这两个好不容易留住的回头客,那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把自己家常菜的功夫一招不留的全都呈现出来了。

    态度好,菜也可以,并且良心,卫生,干净!陈晓雅的小饭店,在那个时期,几乎成了李默然和肖振芳每顿必到之处。

    可不想,时间一长,竟有了风言风语传了出去。陈晓雅长的多漂亮啊,并且打开门做生意,招揽的还都是好喝好吃之人。可想而知,闲话自然而然的就流漏了出来。

    俗话说流言猛如虎也,而正是因为闲话,所以陈晓雅的丈夫毅然辞职,竟然为了陈晓雅坚决下海,和陈晓雅一起经营起了餐厅的生意。而在那时,由于李默然和肖振芳两个人的天天光顾,陈晓雅小夫妻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好。

    但一个公职人员下海帮助妻子创业,可想而知,心中的想法是很多的。可正是由于陈晓雅丈夫曾经是一名公职人员的身份,他们竟然接手了区政府办公楼的改造工程。在那个年代,只要自己能够拉起一个建筑队,那就有的是活儿干。

    可是活好干,钱难要。那个年代,资金积压成风。所以陈晓雅的丈夫不仅仅因为一个工程没有赚到钱,到最后就连饭店里面的流动资金都被他拿空了。而就算是这样,工资还是发不下去。

    发不了工资,工友们可不算完。于是天天到陈晓雅的饭店里闹不说,还白吃白喝。而那个时候,陈晓雅和她的丈夫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甚至陈晓雅不惜打电话回家,向他父母借钱。

    可坚强的陈晓雅,当时可是跟着丈夫偷偷的来到了烟海市,不惜与自己的父母翻脸的情况之下,也要为了爱情依然留在烟海。可想而知,现在困难了,又想起了给他的父母打电话求助。一时间,电话那头是好一顿的埋怨,甚至数落的陈晓雅嗷嗷大哭。

    几近中午了,陈晓雅从一大早把电话打回家之后,到三两句就挂断了开始坐着哭,一直哭到了大中午。而这时候,饭店里的肉和菜,鱼和米还没钱准备。但是李默然和肖振芳又带着一大帮子人来吃饭了。

    一进门李默然和肖振芳就愣了,饭店里冷冷清清的,陈晓雅坐在柜台里面哭,而她的丈夫唉声叹气的坐在散席上抽烟,那烟灰缸里的烟屁股,早已经堆满了,可见他们两个人,的确是碰到难处了。

    李默然和肖振芳瞬间明白了,打眼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货架子,两人顿时想到陈晓雅这个丈夫在外面包了个工程,并且几乎是三不六九的就拿饭店的钱出去流转,可想而知,这明显是把饭店里面的钱都拿光了,现在就连进货的钱都没了。

    “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小雅啊,是不是没钱进货了。是不是又让你家这口子给你花啦!哈哈哈,几个钱吗,做生意有赚有赔,没什么大不了的。喏,那个抽烟的,你还在那坐着干什么,给你两千块钱,赶紧去置办点鱼啊肉啊的,再买点新鲜蔬菜,我们今个好好喝几杯。”

    豪爽实在的李默然,当时就从自己的兜内掏出来两千块钱。要知道那个时候的两千块钱,可等于普通工人七八个月的工资啊!

    真是有钱人啊!

    “李叔叔,肖伯伯,这饭店,我做不下去了,我想转让,我急需现金。小志的爸爸做生意一分钱都没有拿回来。工人们正等着开工资呢,要是不能给工人们发下工资,他们可是放话说,如果我们敢昧了他们的血汗钱,他们绝不会让我们好过!”

    陈晓雅打算破釜沉舟了,现在只有转让饭店才能换取一点现金。但是不管了,有一点算一点吧,工人的工资是一定要发下去的,就算是砸锅卖铁,这钱也不能欠。虽然陈晓雅并不是害怕那些工友们的威胁,但是骨子里,陈晓雅还是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