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烟海置业,送走了第一批前去开拓疆土的集团安保人员以后,公司紧急召开了后续问题部署的会议。

    为了烟海置业安保大队能够圆满的抵达卡拉哈迪,陈晓雅耗费了不少资金。从大队的武装配置,再到人员的生活配置,还有前期基地的建设费用,加起来都是个不少的数字。而现在,安保大队一走,烟海置业的账面上,已经空了。

    虽然说武器装备基本都是烟海炮校配备的,但是你可别认为这是白给的,白送的。因为那可都是需要花钱买下来的。所以别的不说,仅仅是六十多辆水陆两栖装甲巡逻车,已经耗尽了烟海置业账面上的最后一笔钱。甚至另外购置的队员服装乃至其他防暑解暑与防蚊药品,那都是动用的陈晓雅自己的钱。

    集团股东会议,来的都是集团的大股东。当然,烟海置业还没有上市,所以很多问题解决起来并不需要太麻烦,就几个实际上的出资人坐在一起商量一下就可以了。

    但是现在不同了,除了烟海置业原本的五个大股东之外,集团公司股东大会的右下角,又坐了一名新人。

    他不是别人,正是代表着山姆国量子基金会的华宇晨。

    陈晓雅坐在长条会议桌的主位,赵敏作为第二大股东,坐在了陈晓雅的左手位置。而除此之外,就是陈晓雅在创业之期,就一直跟随着她的李默言和肖振芳一伙烟海市的大佬。

    可别小看这两个人,李默言和肖振芳都是烟海市土生土长的老人,并且是从八十年代起,就开始进行投资创业的老一代的代表。在他们手中,掌控着烟海市基本上五分之一的海珍品养殖与加工业,可以说,这两个人都是靠着烟海市土产品创业起家的真正大佬。

    烟海市是一个滨海城市,海边养殖业特别的发达。而在八十年代中期,正是李默言和肖振芳两个老家伙,敏感的抓住了时机,提前从事了海珍品的养殖与加工行业,所以到了九十年代,他们已经成为了在烟海市叱咤风云的人物了。

    而现在,仅仅是养殖场上的海参养殖一个项目,就可以为他们年创净利润一个亿。

    要是再加上鲍鱼、扇贝、对虾、贻贝、以及海带的的话,那么养殖场的纯利润收入,直接突破了三亿元的大关。

    “李叔叔,肖伯伯,你们二老是看着烟海置业起来的。说实话,从我大学毕业的那一天,从我和小志的爸爸创建了烟海置业的那一天,你们就给了我们无限的支持。只是后来,后来(说到这里,陈晓雅突然说不下去了,过了一会,她又坚强的说道。)后来,小志的爸爸出了车祸。是你们,连夜帮我将他送往了医院。但是没成想,那竟然会是我最后见他的一面!

    哎!

    原本我以为我撑不下去了,烟海置业也撑不下去了。一开始就是个小饭店,小的可怜。就是因为你们经常来吃饭,说我饭菜做的不错,所以才慢慢的发展起来了。

    可是不想,刚刚走上正途,小志的爸爸就走了。

    那时候,内因外困,四处欠债。手中刚刚接了区政府大楼的改造工程,地基还没打起来啊!”陈晓雅说的声情并茂,心中伤感,竟然语噎,情绪得不到控制,一时间停顿了。

    “小雅啊,不说了,当初我们借给你钱,那就是看出来你有一种不服输的劲。还有,你想过没有,那时候你刚刚大学毕业,能自己干,我们也是看出了你的勇气!那么年轻的一个小丫头,天天头巾包着个头,挤在工地上一身泥,不输于任何男儿啊!

    不过我还记得,当初我和老肖一人拿了一百万,借给你,说按照银行贷款利率计算。可是你呢,到了年底,愣是直接把我们的一百万本金给没收了。但是却一人给了我们一百八十多万,说是入股分成!”

    “哈哈哈,对呀,当时我和老李都吓坏了。一百八十万分成,这话咋说的,就算是借款利息,本金一百万还了,可是利息也不用八十万吧!要知道,想当初我和老肖我们两个,就是一年的纯收入也才不到一百万啊!

    可是你说什么,本金还在你那,就算入股了,算作股份,而这年底给我们的一百八十万,全是分成!小雅啊,不说别的,你知道那个年头,一百八十万代表着什么吗?哈哈哈,你不说,大家都不知道,好,那我就告诉你们,那时候一百平米的房子买下来了,连装修加在一起,才值二十万块钱,也就是说,一百八十万,你一下子给了我和老李九套房子,也就是一个单元楼啊!

    一个单元楼啊,上下五层!别的不说,所以我和你肖伯伯没二话,一百八十万不要了,继续入股!因为我和老李看出来了,你陈晓雅,就是一个做大事的人!果不其然,现在我们的烟海置业,不仅在全国站稳了脚跟,不仅仅和动力华新能源财团进行了合作,而现在呢,又打出了国门,走向了海外。小雅啊,这给以前,我们连想都不敢想啊!

    可是是你,给了我和老李这个机会,这就是你的魄力!你接着说,你说什么我们都支持你!”

    “我!”陈晓雅此刻已经是热泪盈眶,有这么好的股东,全力支持着自己的股东,自己要是还干不好的话,那真是

    可是现在,不想摊子铺的实在是太大了,陈晓雅真的没力了。

    “有什么就说什么,吞吞吐吐的,我和你肖伯伯说白了就是农民。哈哈哈,干了一辈子渔民,靠养点海珍品发了家,别的我们不懂,做生意都指望着你呢。说吧,是不是集团遇到了困难,是要钱还是要人,还是需要走关系,不行我们两个老家伙就豁出老脸,出去跑跑吗。

    这么些年了,市里面省里面,也认识不少人了吗!”李默言非常干脆的挑明了,其实每次集团会议,他和老肖是真不想参加,因为他们两个感觉完全帮不上忙。说经营企业这和养殖业完全的不一样,自己养的东西到时候人家上门就收了,有的还是政府统一收购。

    自己需要做的就是聘请个技术员,把海珍品养好养大就行了。

    可是公司经营就完全不一样了,那需要脑子!

    “怎么不说话了,小雅啊,是真需要钱?你也别和我们客气啊,现在我们也知道,从今天早上走的情况我们就能看出来,仅仅是安保公司拉出去的东西,都赶上我们国家当年支持援助一个小国家啦。

    你说吧,公司经营和管理我和老李都不参与,因为就算是参与了我们也不懂,别的没有,要钱你说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