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步的走出办公室,唐奎信心满满。e┡1xiaoshuo装备有了,并且是庞大孩和刘国涛两人顶着雷给自己置办的。都是铁血儿郎,都有满腔激情,其实唐奎在庞大孩和刘国涛的眼中,看到的甚至是满满的妒忌。和平时期,没有战事。而自己此刻出征,岂不就是利刃出鞘!

    这样的机会,不容易,这样的时机,每个人都想把握。而再看向广场上已经换装结束了的两千名安保人员们,此刻这帮带着加强型黑色头盔的保全们,哪一个都是信心十足,斗志昂扬!

    一见唐奎出来了,后面还跟着庞大孩与政委刘国涛。华雨和张强们立刻知道关键的时刻来临了。这两个小子甚至是有些激动,禁不住肾上腺素开始快的上升。他们深深的明白,从此后自己这帮人就和炮校别离了,那将永远也不属于炮校的一员。

    当兵八年,从少年时代再到青年。他们对炮校的感情没人能比。这里,就是他们的家,这里就是他们的第二故乡。

    这种情怀,没有当过兵的不会明白,而只当过两年小兵蛋子的也仅仅是稍有体会。但是对一名老兵或者是士官来说,军营,就是他们的一切!

    而如今,庞大孩和刘国涛的到来,就是要宣布抹去他们一切的开始!

    看看身上的装备,看看身上的衣服和领章。战士们突然沉默了。此去经年,风华不再。从此以后,异地两生!

    莫名的,一种悲伤顿时萦绕在了雨后的烟海炮校上空。那是战士们对部队的情谊,对部队的不舍与怀念。

    “怎么啦,都踏马的被霜打了!一场大雨,都淋掉魂了?你们是烟海炮校的战士,烟海炮校的精英!就算是出去了,离开了,你们个个也是好样的,都是我炮校培养出来的老兵!

    一朝复员,那是因为岗位的需要,要明白,你们身上肩负的使命,还有国家随时的征招!

    ”

    刘国涛是非常适于调动战士们的积极性的,仅仅是几句话,顿时就激起来所有人的豪迈。是啊,国家需要,我们是炮校的精英。此刻每个人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似的。政委说得好,他们并不是离开!

    而仅仅是换了个方式,踏入了新的征程!

    经过了两个月的培训,公历七月份,在烟海刚刚进入酷暑的时候,海天置业保安部率先启动,开始踏上了前往卡拉哈迪的国际征程。

    两个月前的一次狙击偷袭,没有成功,等奥本-托马丁再想要进行第二次刺杀的时候,他甚至是惊异的看到,身为国际刺杀组织的蝮蛇组织,已经在国际暗杀榜上消失了,甚至是除名了。

    这怎么可能,拥有着无数人脉和实力的奥本-托马丁立刻着手全力的打听,最后好不容易从山姆国中情局的口中套出了点消息。据说蝮蛇暗杀组织得罪了欧洲的地下势力,在一夜之间被人捣毁了,甚至连老巢都给一把火烧了。

    而被他们称之为世界上最为凶险的蛇窝,据说与欧洲地下世界的暗杀组织们对抗的时候,根本就没能坚持得住半小时,里面的蛇就被人莫名其妙的拧了脖子。

    打蛇打七寸,而蛇的脖子那是死穴。脖子都被人拧断了,那空有蛇头完全就是个摆当。但是值得庆幸的是,蝮蛇暗杀组织的蛇头却在那场混乱中逃走了,并且如今也不知去向。而有消息传出来,蝮蛇正计划着报仇,并且他下毒誓,一定要杀了烟海置业的陈晓雅。

    “呵呵呵,拿了我的钱,就得替我卖命。报仇,杀了陈晓雅,那是因为你知道你必须要给我完成任务。我可要比欧洲地下世界的实力更为恐怖,看来你还是精明的!

    哎!其实就算你逃了又如何,你敢不执行我的命令,就算你逃了,不再被欧洲地下世界通缉,可是你又能够逃得出我的手心吗?”

    此刻的奥本-托马丁满脸扭曲的举着一杯威士忌一干而尽。进驻卡拉哈迪迫在眉睫,世界上好多国家的企业已经去了那个遍地黄金的地方,而就连他一直感觉握在手中的烟海置业,听说也开始行动了。

    对他来说,什么蝮蛇暗杀组织,你覆灭不覆灭的完全和他没有任何干系,只要你还记得自己接下的任务就行了。烟海置业,自己是必须要取缔的!而烟海置业的一切,都将会是自己的!

    可就在这时,突然间奥本-托马丁觉得自己的脖子一凉,好像刹那间他已经被一条毒蛇给锁定了,并且咬中了脖子。

    冷血动物,绝对是冷血动物!

    奥本-托马丁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因为他已经从眼前的杯子上看到了映射在杯子上面的影子。哪是一条通体黝黑并且身上夹杂着鲜红色斑点的小蛇,而这条小蛇正缠绕在自己的脖子上,蛇头紧盯着自己的咽喉。

    “啊!”哐当一声,酒杯失手落地。

    奥本-托马丁疯了一般的扯住了脖子上的毒蛇,猛地就往外甩。可是一刹那间,他觉得自己突然就被咬了一口,那蛇还没等他扯住的时候,已然咬向了他的咽喉,并且就在他马上就要抓住的一瞬间,蹦了出去。

    “蛇!蛇蛇蛇!这蛇还会蹦!快快快来人啊”仅仅是说了几句话,奥本-托马丁轰然而倒,沉重的身子直接向地板砸去。此刻蛇毒已经开始蔓延,已经开始力,已经不由得他把要说的话继续说完。

    “哼!你是要杀死我,还是要威胁我!奥本,你给我记着,在这个世界上,没人可以威胁我蝮蛇的存在!”啪的一声,一名高大的白人汉子走到了奥本的面前,狠狠地抽了这家伙一巴掌,就在他嘴角溢血的时刻,一枚红色的药丸瞬间被白人汉子送进了奥本的嘴里。

    药丸入口即化,蛇毒已解。

    疲惫不已的奥本昏然转醒,但是在睁眼的一刹那间他禁不住就是全身哆嗦。太可怕了,此刻在他的高级公寓内,到处都充斥着无尽的毒蛇。沙上,茶几上,台灯上,吊灯上,甚至就连他的身旁还有脚下,时刻扭曲着身子,吐着蛇信的毒蛇无处不在。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这些蛇都是你弄来的?你为什么要弄蛇来咬我,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我当然知道,可是我是谁你不知道?真是很可惜,太可惜,简直是太遗憾了!

    奥本,你钻天入地的要找我,可惜我来到了你的面前,你竟然不认识我,你说,是不是很可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