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点实际的?那可是穷的连草都不长的卡拉哈迪,华雨和海伢子他们都去过,用的还是ak-47,长矛和大刀。Ω Ωewwんw1xiaoshuo难道你们就这么看着我带两千名空膀子过去伸手向兵哥要装备?我不管,多少你们得想办法帮我置办点家当,哪怕就是橡胶棒防暴盾牌也行。实在不行,sp甩棍加辣椒喷雾,有啥给啥,我不嫌弃。

    对了对了,还有啊,我去那个破地方你们总不能让我们步行吧,坦克装甲车没有,越野吉普车总得给点吧,要不你让我们在卡拉哈迪当飞毛腿啊!”

    雨驻风停,烟海炮校的上空一片艳阳。门口的士兵又换了新岗,这下都是肩抗志愿兵肩章的老班长。九五突击步擦得闪亮,甚至是上面专用于警卫礼兵们使用的镀烙刺刀闪着凌冽的寒光。

    办公室内庞大孩一把推开了小楼的窗户。他抬头看着碧蓝的大海,海面上几只海鸥正欢快的飞翔,它们搏击风雨,正在展翅高飞。

    “是得给你们点什么,毕竟是我航校出去的兵。又想马儿跑,又不想给马儿吃草!老刘,这事我看就按照唐奎说的办,一千副盾牌护具橡胶棒,外加sp甩棍辣椒喷雾。孩子们远去他乡,总不能赤手空拳吧!

    98突击步给一千支,每把配备枪榴弹射器。掷弹筒火箭射器,再加装肩抗制导导弹。

    这责任我抗了,既然是跨国安保公司,那就得有个国际安保公司的样子。”庞大孩一拳擂在了结实的塑钢窗户上,震得钢化玻璃嗡嗡直响,足以可见,这个阔脸腰圆的汉子,此刻也是豁出去了。

    刘国涛沉默不语,上级的明确指示只有培训,而装备只提了基本装备,并且注明了只有士官以上的战士才可以配备武器,就差没说只限于制式手枪了。那拿到现在来说,就是班长以上的军士,才有枪支的配备使用权利。

    哼,照这样的配备下去,这不是打要饭的吗。

    而基本装备,也就完全排除了什么枪榴弹、掷弹筒,乃至于火箭射器的。这要是爆匪门稍微装备雄厚一点,仅仅一个机枪点,自己这边的人就只能给人当靶子打!

    “我同意,要抗一起扛,有什么大不了的。坦克大炮没有,轮式巡逻车还是有的,每个班配备一辆。就是你们警用形式的防爆轮式装甲车。不过我们不叫装甲车,我们只叫巡逻车。据我所知山姆国和欧洲方面的安保公司出动的可全是野战装甲车运兵车,那帮混蛋,一是模块化,二是重火力。车上轻重两用机枪,就连摧毁重型火力点的机关炮都有。他们敢上,我们凭什么不能上!”

    刘国涛火了,明显被庞大孩的担责任激怒了。其实他更是个热血汉子,只是身为政委,方方面面的事情,他考虑的要比庞大孩更为全面。

    唐奎知道的消息毕竟很少,他昨晚才接到了到烟海置业报道的命令,所以对进驻卡拉哈迪的其他安保企业的实力并不了解。但是现在,明显他听明白了庞大孩与刘国涛的话中有话。感情,那个地方要比自己想的还要糟糕。

    得,不管怎么样,有两位领导扛着雷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帮助,唐奎一时间已经是感动的热泪盈眶了。

    而庞大孩和刘国涛话说出去了,顿时便找人安排。烟海炮校两千名退伍兵全体换上了早已备好了的新式保安制服。春秋常服是贡丝锦、复合细纹呢等面料精心制作的新式服装。这种服装乍看起来和军队的夏秋常服有的一比,面料不起皱,不褪色穿起来舒适、挺直。

    除此以外一人两套执勤服,训练服,押运服,夏秋冬保安服务标志。国家三级保安员,二级、乃至一级干部和普通保安员肩章,袖章,胸章,保安警号,以及长官保安警徽。

    此刻全体都在快的换装,就连唐奎也不例外,这家伙看着衣服上的变形盾牌、八角星、麦穗和飘带,竟然无不自嘲的笑了。

    “庞队,知道这啥意思吗,我给你科普一下:这盾牌和你们的可不一样,寓意我们是所有人一线的安全屏障、八角星代表着我们保安员守护平安、麦穗和飘带及臂章上的城市街景那就是社会的安定和谐。臂章和帽徽的飘带上面的英文字母‘security of huaxia ’就是华夏保安!

    从此后我唐奎就是正儿八经的国家保全人员啦,并且是一级保全!”

    “哈哈哈,你小子,你牛哄个屁,我看你充其量就是卡拉哈迪的二狗子,你呀,就是去给徐右兵看大门的!”

    “嘶!哎呀我说,庞队,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这不骂人吗,你还让我穿不穿了。我告诉,别瞧不起保安,保安也是警卫的一种,不比你们低多少。我们也是国家的一员,只是分工不同吗!”唐奎掰话着,其实心里酸溜溜的,看看自己这形象,再看看肩抗少将军衔的庞大孩与刘国涛,嘴里那一股子苦涩的味道,别提了。

    “说的好,干什么都是为人民服务,先我们就应该端正思想,要有信心,要有一股子威风凛凛的虎劲!

    唐奎啊,你肩上的担子可不轻松啊,你这趟出去代表的可是我们的国家,其实谁心里都明白,能够被派出去的,都是精英。但是,你做个保安,就要做个保安的样子。不仅仅要做,还要告诉任何人,你们就是华夏的security of huaxia!”

    “thank you, sir !我唐奎,绝对不会给祖国丢脸!”

    唐奎有些激动,甚至嘴唇都在哆嗦。刘国涛的话他听明白了,并且他身负的使命他更清楚。兵哥把这么重的担子交到了自己的肩上,那不仅仅是信任,更是看重。

    并且他深深的明白,此一去山高路远,海阔天空。很多事是没有后援的,全凭自己做主。而想想徐右兵其实比自己更苦,他在前面打前站,一切底子都给他们打好了,自己这些人其实就是过去摘果子的。

    要是果子都摘不好,那就丢大人了。

    但是究竟此去卡拉哈迪,是福还是祸,唐奎不想去想。身为一名铁血儿郎,唐奎身体里流淌的根本就是激情澎湃的血液。不管前方的路有多么的艰险,但是此刻的唐奎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冲上去,那是他早已仰望的存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