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浩正在下面的区县进行视察,但是接到了市里的电话立刻赶了回来。e小 说wwんw┡1xiaoshuo烟海市生了性质极其恶劣的暴恐事件,有境外组织潜入烟海,对著名企业家陈晓雅进行暗杀。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件,好在没有造成重大伤亡,陈晓雅躲避及时,安然无恙。

    而又有烟海炮校及时出动,海军6战队的战士们及时的抓捕到了凶手。

    加大审讯力度,深挖组织成员。如何入境,怎么获取到了枪支,以及如何策划,都要详加的审讯清楚。

    王浩做出了最新的指示,并当场宣布赶回沿海。不过车行到烟海市区以后,王浩立刻吩咐直接开往海航炮校,因为他觉得刺杀陈晓雅的家伙绝不简单。

    果然如此,进入炮校之后庞大孩已经站在海航炮校办公楼前等着他了。犯罪分子不但没有招供,并且差一点就服毒自尽了。尽管海伢子有着丰富的审讯经验,还在这家伙嘴里面取出来一颗毒牙,但是却没想到,这家伙身上还藏着其他备用的药品。

    趁着审讯室没人,这小子苏醒之后就拉下了他身上的纽扣,正要往嘴里面塞得时候,两名战士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一把夺了过去。经检验,是强烈性毒药,只要塞进了嘴里,就绝对没有救活的可能。

    全身扒光,换了囚服,全身进行了多项勘探性检查,甚至是绑缚手脚,就连喝水吃饭都需要专人服侍,海伢子不再给这家伙任何机会。敢动他师母,那么就算是快石头,海伢子也要在这家伙肚子里面掏出来一块石头蛋子。

    但是各种刑侦手段都用尽了,甚至是海伢子采取了常规的审讯手段,很可惜的是,一看这家伙就是获得过特殊培训的专业人员,那嘴硬的就连钳子都撬不开,明显各种手段在他这里都已经失效了。

    “我来试试!”王浩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审讯室,海伢子刚想阻止,不过被庞大孩狠狠地瞪了一眼,顿时便老实了。

    看着此刻浑身绑着绳子,嘴里面塞着圆球,绑缚着手脚的家伙,王浩冷冷的盯着这个小子,围着他转了三圈。

    “说吧,我是王浩,烟海市的市委书记王浩,我相信你会说的,因为如果你聪明的话!

    摘下他口里的珠子!”

    王浩不屑的下达了命令,他不信一个犯罪分子的嘴再严,还能严过他身为外科医生的手段。

    “哼,呵呵,市委书记,了不起,可就算你是省委书记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既然落到了你们的手里面,我承认栽了,动手吧,不要白费力气了!”

    “你不要狂,更不要幻想,因为你并不是一名犯罪分子,在我们这里,你就是一个暴恐份子。对待暴恐份子,没什么好说的,你要看清了,这是什么地方。”海伢子恼了,再次出声呵斥着这个家伙,看不清形势,还敢嘴硬,海伢子很想对他使用特别的方法。

    在这里审讯敌人的办法多了去了,而可以说有很多审讯的办法,海伢子都是和徐右兵学的,比如半山腰处那间令人非常恐怖的审讯室,还有地下有一处简直如同人间炼狱一般的审讯场。

    海伢子相信,只要动用那些审讯设备,这小子就算是铁打的也得招供,因为没有谁能够扛得住徐右兵亲自设置明的一些审讯用具。

    “把录像给他看一遍!”王浩再次下达了命令,声音淡淡的,并且显得非常的从容。

    审讯录像,快的被人拿来,打开了电脑,当这家伙看到了恐怖的审讯画面,第一眼,他就沉重的闭上了眼睛。

    “你不看,那我们就进行!”王浩不急不忙,和这家伙就像是谈话一般的交流着。

    “我宁可死,但是我不能说,来吧,想要动手你们就来吧!”

    录像中一条条奇异的蛇已经通过各种地方钻进了一名犯罪分子的身体里去了,画面中传来了令人心惊胆颤的恐怖撕嚎。

    这家伙虽然嘴硬,但是明显不敢直视这么恐怖的审讯画面。他相信那几条蛇进入到了人体之后,绝对不会那么舒服。他的脸上已经渗出了恐怖的冷汗,甚至小腿都在不住的颤抖,因为下面的画面,接下来更为恐怖。

    “说吧,因为你已经死了,你是在现场被我们一同击毙的,因为你是被抬进来的,和你的同伙一起,被抬进来了。我们,只抓到了你们两具尸体,所以你不必担心!”

    “尸体?”全身都是冷汗的法莱尔突然抬头,死死地盯着王浩,转而看向了审讯室内的其他人员。

    “庞队长,我们两个在这就好,其他的都可以出去了!”王浩知道这小子要招了,但是这里他说了不算,所以需要征求庞大孩的同意。

    庞大孩立刻点头,一打眼色海伢子和审讯室内另外的两名士兵迅走了出去。哐当一声铁门关闭,空空的审讯室内现在只剩下了王浩和庞大孩两人。

    “我给你简绍一下,这位是海航学院海航工程大队的庞大队长,级别比我还高,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我叫法莱尔,山姆国人。但我只是一名杀手,有人出了花红,我们领了花红,所以就会来这里。就这么简单,其他的,我一无所知!”

    “是吗,一无所知?你会再见到你同伴受伤的时候,亲手杀了他?”庞大孩突然提高了审讯的声音,因为他很讨厌不老实的家伙。

    “是的,我杀了摩力克,因为我们是一个杀手组织。我们的组织不允许有人被捕,更不允许暴露。任务不成,只有自杀一条路。我是在掩护我们自己的组织,但是我们接到了谁的花红,这个我们真的不知道,因为一切都是我们杀手组织安排给我们的,我们只有执行。”

    “我想我真应该让你尝尝这录像带里所有的手段,因为我认为你非常的不老实!法莱尔,你觉得呢?”庞大孩再次恐吓。

    “不,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知道这花红是谁布的。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只是一名杀手!”法莱尔有些急,并且实在是有些胆怯。他是个杀手,但是他绝对知道像这种审讯手段的恐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