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山姆国副总统拉布拉多先生的脸此刻已经完全的阴沉了下来。安德利太自大了,但愿他代表的不是世界佣兵女皇annie的意思。可是拉布拉奇知道,如果不是有女皇大人的亲自授意,那么作为annie佣兵集团的副军长安德利,是一定不敢在这里,在这样重要的场合,说出来这种话的。

    那么说annie就连山姆国也不放在眼里,要知道,得罪了这三名少董无所谓,可是得罪了他们身后的财团,那几乎等同于在对外宣布,annie雇佣兵团,将会与山姆国的所有经济体作对。甚至还可以理解为,annie雇佣兵团,甚至以不屑与山姆国翻脸的架势,也要维护卡拉哈迪的利益。

    可怕!

    那个女人疯了吗?

    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来路,为什么山姆国情报系统事先没有知道任何一点消息。

    拉布拉多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愤怒,在这种场合,他坐在主席台的位置上,脸被打得啪啪响,不仅仅是安德利,就连岛国的小犬挫一郎,拜迪斯的达咪西,心里都应该在看自己的笑话吧!

    “你是个什么东西,annie雇佣兵团又是个什么东西。你敢这么对待我们托马丁家族,竟然宣布我是你们的敌人,你这简直就是在找死!”面对安德利无比嚣张的态度,和对自己家族敌人的宣布,托马丁-普斯奥完全暴怒了。他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胆敢直接与他们托马丁家族为敌的存在,并且是当众向全世界进行的宣布。

    托马丁家族是什么,是全球能源行业的巨无霸,如果说其他能源家族是一艘巨轮的话,那么托马丁家族就是一膄航母。而一艘巨轮哪怕再大,但是相对于航母来说,那完全就是一个小舢板子,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

    可就是一个小舢板子一般的家伙,竟然宣布要与自己为敌。哈哈哈,可笑!要知道只要他爷爷一句话,就连山姆国的哈根达斯总统都要考虑考虑,并且以他爷爷的身份,如果吩咐山姆国的军方对付annie集团的话,威尔逊那个三军统帅,就会立刻执行。

    狂妄不可怕,因为要有资本,非常强大的资本。而这种资本,说出去会让人深深的忌惮,甚至想要道歉,都会噤若寒蝉。

    “放肆!拉出去!”啪的一声,主席台上有人拍了桌子。这可是愤怒到了极点,已经达到了暴怒边缘的拍桌。因为仅仅一掌下去,摆在豪华宽大的主席台来宾桌子上的水杯已经飞了,哐啷一声跌在了地毯上,一碎两半。

    “就你,你也敢对我拍桌子,你”一声震响,吓了托马丁-普斯奥一跳,他甚至狂怒的回头,还想怒骂。可就在这时,他的胳膊被索菲尼-拉布猛地一把给拉住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那位在这个时候非常不理智的做出了拍桌子决定的人,竟然就是山姆国的副总统拉布拉多先生。

    “怎么会,怎么会,是副总统先生!”佩里朴-简嘴唇诺诺的看着托马丁-普斯奥,甚至就连一直拉着托马丁-普斯奥的索菲尼-拉布也是非常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混蛋,要知道他之所以被竞选为副总统,我们三家可是出了天大的力气啊,可是此刻他竟然背叛了我们!”

    “拉布拉多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身为我们山姆国的副总统,难道你就这样看着我们在其他国家被人欺负吗?我告诉拉布拉多,我们三家能将你扶到副总统的位置上去,也会毫不费力的把你给拉下来!”

    噗,已经没人再震惊了,因为明显这三名少董就是个疯子。此刻在这种会场之上,连这样的话都能够说出来。那就是完全的没有脑子,已经狂妄的不成体统了。

    这三个家伙难道是笨猪吗?不,能够成为三大家族的继承人,并且代表他们三大家族前来竞标如此重要的会议,可以说,他们都是家族中精英中的精英,完全是作为重点培养的对象。可现在,整个会场中的来宾都默不作声,甚至开始为这三人惋惜。因为所有的人都看出来了,他们三个家伙完蛋了。只因为他们的无理和狂妄,甚至终结了他们一生的辉煌。

    “安德利先生,请行使你作为招标大会副主持人的资格。将这三位疯子拉出去,你说得对,他们三个狂妄的小子,完全就是现在整个会场的敌人!”拉布拉多站了起来,对着安德利很礼貌的鞠躬道歉,并且做出了他身为山姆国副总统的决定。只是转头,拉布拉多很是歉意地看向了小犬挫一郎与达咪西国王陛下,再次郑重的说道:

    “我们山姆国是一个言论自由,并且非常民主的国家,让你们见笑了,在这里我向两位老朋友道歉,我向会场所有的来宾道歉!”

    “不,这没有什么可笑的,我到是认为我非常明确的看到了你们国家的民主。拉不拉多先生。他们三个只是孩子,就像我达咪西,也有个不成器的儿子吗!

    士兵们,请他们三位出去吧,我们拜迪斯不欢迎他们,立刻遣送出境,不过要礼貌对待,因为我们拜迪斯也是一个讲民主的国家!”

    “好,达咪西酋长陛下说得好,民主,那就要言论自由,这正是我们君主制国家所应该广泛支持的,以后我们也会实行民主,广开言论,言论自由吗!”小犬挫一郎及时的接上了达咪西国王陛下的话语,并且郑重的表示赞同,其实也是借机再给拉布拉多一个最好的台阶,好让他就坡下驴。

    面对场上的突发情况,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们已经疯狂了,闪光灯,话筒,特别是当士兵们押解着托马丁-普斯奥、索菲尼-拉布、佩里朴-简三位狼狈的家伙们强行走出会场的时候,一大堆话筒已经涌向了他们的跟前。

    “托马丁-普斯奥先生,请问你真像拉布拉多总统先生说的一样,你刚才是在大放厥词吗,难道你真的没长大吗?你认为你再这样的会场之中,说出来这样的话,你的家族会放过你吗?”

    “索菲尼-拉布还有佩里朴-简两位先生,我们都知道你们两位是托马丁-普斯奥先生最好的朋友,但是他不理智的说出了那样的话,并且你们两个毫不犹豫的帮腔,难道你们就没有为自己的家族考虑吗,就没有为你们身为家族继承人的身份考虑过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