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终于搞定了陈晓雅,让华宇晨心花怒放,虽然说这娘们非常的难搞,甚至是不到最后时刻不撒鹰,但总算是架不住资金的短缺,到最后还得听从自己的摆布。

    俗话说没有敲不开的门,没有谈不妥的条件。现在在华宇晨看来:世界上一切事情都应该遵循利益的规则,任何人也逃不脱利益的圈套;无论你是圣人还是智者,无论你是凡夫或者是俗子,只要你活在这个世界之上,那么你就要受到利益的驱使。

    满脸自信的走向了陈晓雅与赵  敏所在的楼层,非常文雅的敲响了两位女士的房门,得到了允许,华宇晨很有礼貌的走了进来。

    “小雅姐,敏姐,我刚刚遇到了一位好朋友,绝对是你们意想不到的好朋友!对了,敏姐,他就是我们一个大院的,你猜猜,我碰到谁了?”

    “一个大院的?不会吧华宇晨,在这里还能遇到同乡,并且和我们一个大院住过,你开什么玩笑!”赵  敏迅把自己所认识的人,特别是和自己关系非常亲近的小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紧接着非常遗憾的摇了摇脑袋,表示不怎么相信。

    “陈飞!记起来了吧?”华宇晨无比得意洋洋的看着赵  敏,他相信这个名字喊出来,赵  敏一定会想起那个家伙。

    “啥,陈飞,陈家的二大小子陈飞?”赵  敏瞪大了眼睛不仅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自己胸脯,只是她这一不经意的动作,瞬间就有点让华宇晨瞪直了眼,我的天那,真是受不了。

    “他来这里做什么?”

    “啊,”华宇晨瞬间恢复了镇定,不过心中却是狠劲的歪歪道,要不是因为你们赵家的强势,赵  敏你早晚都是老子的掌上玩物。

    “想不到吧,敏姐,那小子现在厉害了,现在是华夏能源机构派往拜迪斯的全权代表,就负责卡拉哈迪投标的事宜。这小子牛啊,再也不是那个鼻涕虫了,听说在能源公司是一个手握重权的副总经理的级别。你看,我们这一代的哥们姐妹们都出息了,谁曾想到在我们班级学习最差劲的陈飞,也能有今天!”

    “你啊,华宇晨,我想陈飞的崛起一定和陈爷爷有关,你想啊,陈爷爷身居高位,而他爸爸陈伯伯更是封疆大吏,那陈家的二小子怎么的也得有点出息吧。”赵  敏突然兴致索然,一个陈飞让她想起了很多过往,她心中无比的感叹,连这样的人都能身居高位,成为主管华夏能源公司的一名实权级别的副总,可想而知,有些事情真的不愿意去说了。

    “嗯,我想这也有关系。不过现在这小子完全变了。本来看那家伙还有点邋遢,傻乎乎的,我们小时候总是欺负他。不过现在这家伙牛哄哄的不行,你是没见到。出行前后光女秘书就两个,还有助理若干,那派头,简直了!”

    “是吗,哈哈哈,你是在哪碰到他的?”赵  敏笑着看向了华宇晨,她越听华宇晨这麽说,越觉得这个陈飞很有意思。十几年不见了,儿时的玩伴,虽然当时不受待见,但是长大了还是希望能够再见上一面的。

    “你还别说,就和我一个楼层。本来我还以为认错人了,但真没想到是他。也是,要按理说他怎么也应该住个总统套,再不至也应该住个豪华贵宾套。但是你知道的,现在的拜迪斯,别说是普通贵宾套房了,就连一般的标准套房都住满了,想要腾出一间房,那简直比拍卖一颗卡迪罗拉钻石还要珍贵。”

    “得了,什么套房不套房的,我想他应该是公费公干吧,总统套也不应该是他住的。毕竟花的都是纳税人的钱,真要是住一晚上总统套,那简直够普通人家过一辈子的。”

    嘿嘿嘿,华宇晨急忙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附和着,并且再次说道:“敏姐,小雅姐,你们是不知道,我想过,见到这家伙现在这么牛,哪怕这次我们在卡拉哈迪竞争不上一个标的话也没关系,就让陈飞匀点给我们吗,哪怕是一个外包,那也会赚的盆满钵满不是。

    这家伙可是身靠大树好乘凉啊,不过对于我们想要和他要点活干,那简直轻而易举。我们也就不用自己去竞标了,你们说呢?”

    “这可不行,竞标我们必须要亲自参加,不过见见这个人到是可以的。烟海置业新能源开公司的成立,一开始就和华夏能源有了点对立的意思,如果能够借助他的关系缓和一下也不错。当时动力华财团的宇文拓展瞒着他们动力华财团,对我们注入巨资,成立了新能源,只不过最后不得已撤资了,这才使我们展的重头戏还是在地产和商贸方面,所以我们与华夏能源有着说不完的沟沟坎坎。当时我就怀疑动力华财团的撤资有华夏能源公司的影子,最后果不其然。

    不过那时候我们确实没打算全力的进军能源行业,也就无所谓了。但是现在应该找个时机,牵线搭桥,和他们谈谈了。”

    “是啊小雅姐,我也是这么替你们考虑的,现在你们在地产业方面受损,急需转行。而如果全力入驻能源这一块,一定会起死回生。哎,你看我这嘴,应该说蓬勃展。不过当时我也听说过你们和华夏能源之间的一些小插曲。

    你想啊,他们在国内垄断多年了,哪会允许一个新公司突然闯出来和他们抢饭吃。不过啊,我后来仔细帮你们分析了一下。想想问题还是在沟通方面。就连动力华财团的宇文拓展也把问题考虑的简单化了。华夏的商业模式,完全和国外的商业模式运作不一样。搞得根本就不是实际的竞争,主要打的还是人脉战和关系战争吗!

    虽然动力华财团也有人支持,并且力度很大。但是如果真要摆在了台面上,谁愿意去直接得罪能源公司的人啊。这就是根本,利益驱使的根本。我当时猜测,就算是再大的利益,其实要和权利硬碰硬的话,其实有权以后,那么获得的利益就会更大吗。所以动力华的撤资是必须的,也是没有考虑到真正的实际情况吗。

    不过小雅姐,敏姐,我到是和陈飞说过你们两个在这里,这小子,一听说敏姐你在这,当时就吵吵着要跟我过来呢。我是没让,要不啊,这家伙现在早就过来了。怎么样,我带你们上去见他一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