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罗伯特无法说服徐右兵,徐右兵也无法放弃罗伯特单独行动。此次的科考带队,可以说是徐右兵最糟糕的一次,出来五十多个人,现在只剩下十五人,失去了三十五个兄弟,而且每一个都是好样的。

    快的赶回去拿了资料,来回多绕三公里。等他们找到雇佣兵存放汽车的山坳时,天已经完全的黑了。虽然大雨已经停了,但是天黑也不利行军。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休整整顿。

    还好,雇佣兵的汽车都是一水的悍马军车,并且是山姆国征服沙漠的标配。车经过改装,不仅仅配备有重武器卫星电话,还有一辆物资专用车,但是看模样显然有人把守。

    下面二十多辆车,把守的能有一个班,此刻这帮家伙们除了前后留有两名岗哨以外,全都聚集在物资车旁用固体燃料燃起了一堆篝火,正在准备晚饭,烧烤美食。

    “我解决中间的,志军你带人解决头尾!”

    分配妥当,一起行动,在大伙齐心协力之下,迅解决掉了守备的敌军,这才占领了军车。而一顿忙碌之后,先前雇佣兵们蒸煮的食物,正好成全了他们这帮家伙。

    考鹿肉、羚羊、馕、一大锅稀饭、蔬菜罐头,竟然还有水果......

    不仅如此,快的检查起来,除了这些,还有满载的枪支弹药,以及饮水和帐篷。痛快的饱餐一顿,大家还找来了换洗衣服换了,这才匆匆把一车没用的物资都给丢了下去,只留下了水和粮食,以及必备的武器弹药。

    徐右兵带着三名达摩利剑的勇士们,开车直奔前番的沙山,在那里,还有自己兄弟们三十多具尸体。有鬣狗王带路,又有车辆代步,一会就赶到了沙山。看着惨烈的战后状况,看着每一名兄弟们倒下的方向,四个人含着眼泪将战友们的尸体背下了山。

    每一位死去的战友都是好样的,因为每一位战友都是迎着子弹的方向倒下的,都是前身中弹,没有一个逃兵。三十多具尸体,一具具背回来,轻轻地放到车上,等再赶回去,竟然已经半夜十点多了。立刻启程,重新选择宿营地,大家谨慎无比的选择了一个更有利于宿营和隐蔽的山坳。

    鬣狗群还在周围警戒着,不过经过一场大战,明显已然剩下了不到一半的鬣狗。鬣狗王也是有些躁动不安,她君临天下般的在几名体型硕大的鬣狗旁边来回的巡视着,嚎叫着。落素素丢给它的食物它只吃了一小点,看来这大狗是一条非常有感情的动物。

    入夜,一切都静悄悄的,但是寒冷异常,因为一场大雨的突袭,给深夜格外增添了寒冷的气息。卡拉哈迪的雨季已然来了,这场雨只是雨季来临之前的一场试探。还好,大家虽然没有了背包,但是还有缴获的睡袋,不仅如此,甚至兵哥还从车里面搜出了不少烈酒。

    好东西,都是酒精度数极高的威士忌,这玩意此刻最适合现在的环境与心情需要。

    落素素一直都和兵哥挤在一起,甚至见徐右兵抓起了一瓶威士忌,于是乖巧的帮他开了两瓶罐头。有午餐肉和熏鱼,还有火腿肠,在如此的境地,也算是一顿非常丰盛的宵夜了。

    自己喝没意思,徐右兵干脆下车走了出来,并且拉着落素素帮她披了件大衣。勇士们和科考人员显然都没有入睡。一招呼,大家全都下来了。找了块遮雨布在地上垫了,招呼大家伙围城了一个大圈,王志军又拿来固体燃料点起了篝火取暖。几乎是人手一瓶,大家借酒浇愁。

    没有语言,没有招呼,也没有任何人劝酒。罐头美酒,生死兄弟。一人一口,两相对望,不由得已然大醉。此刻就连落素素也喝了不少,显然每个人的心情都不爽。他们在为死去的兄弟们难过,在缅怀每一位失去的战友。

    畅然入睡,醒后已然是烈日当空。从车中找来地图,徐右兵快的标出位置,此刻出,有了汽车就不需要再走盐碱湿地,再走那片能够把人陷进去的死亡地带。但是显然确定了坐标以后,从这里赶赴卡拉哈迪是不现实的,那样最少需要两天的时间,但是从这里向西,直接取道查斯希尔,只需要半天的路程。

    一路无话,快的赶赴查斯希尔,那里是卡拉哈迪最西北的边陲小镇。在车上徐右兵就联系了博茨瓦纳,让她安排米兰亲自驾驶一架武装运输直升机赶到查斯希尔待命。得到了徐右兵的消息瓦纳非常的激动,几天前就和他失去了联系,这个混蛋,真是让人操碎了心。

    知道不能通话太久,瓦纳迅的挂断,快的找来米兰进行了最妥善的安排。弗兰克急忙安排几名勇士,陪同米兰驾驶着最新式的军用武装运输直升机赶赴查斯希尔,竟然比徐右兵他们提前半小时到达。

    就要离开卡拉哈迪大漠了,但是落素素非常舍不得鬣狗王,而显然这段时间这个凶悍的沙漠之王也和大家建立了非常的友情。明显鬣狗王也不愿意离开徐右兵和落素素。

    但是徐右兵还是在启程的时候和鬣狗王进行了一次非长久的谈话,他抚摸着狗头,意味深长的让这家伙霸占整个大漠,希望他成为大漠中最强大的存在。可无奈明显鬣狗王没有这个心思,此刻他就像一个娃娃,兵哥怎么说都不顶用。哪怕最后将他赶下车,他还在后面一直追着军车不放。

    “让它上来,让它上来吧,我求你了,这样会累死他的!徐右兵,你混蛋,你简直不是人,你太残忍了,我......”落素素焦急的拍打着中控台,一直不舍得趴在车窗向外张望。

    鬣狗王四蹄扬起,奋力直追,它隐隐的感觉到了他们要离开,他们要抛弃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素素,他是鬣狗王,是野兽,不是宠物,我们不能把它带回去。他属于大漠,属于草原,属于这片广阔的天地!”

    “不,你混蛋,它就是我的鬣狗王,我的伙伴,右兵,我要它,求你了,停下来,让它上来!”

    吱呀一声,徐右兵无奈的刹车,后面扬起来漫天的尘土。鬣狗王吐着舌头,飞了一般的蹿了过来,竟然一下将素素仆倒在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