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鬣狗王被鳄鱼尾巴一甩完全的甩进了沼泽地之中,而素素现在离鬣狗王的距离明显还有四五米的距离。

    “狮子王,坚持住,我来救你了,我一定要把你救回去!”

    落素素大声的吼着,全然不顾已经下陷到了小腿弯的沼泽,干脆直接朝前一扑,整个身子都横在了沼泽地之上。面积扩大了,顿时止住了落素素下陷的度。落素素匆忙的将自己的双腿慢慢的从烂泥里面拔出,开始就像是游泳一般的向鬣狗王爬去。

    一米,两米,当眼见着鬣狗王只剩下一个鼻子漏在淤泥外面的时候,落素素终于是靠近了鬣狗王。

    两只胳膊完全不顾一切的向淤泥里面扒去,直插到底,落素素一把抓住了鬣狗王比自己还要粗的前腿,拼命地往上拉。

    “露头了,露头了,素素加油,露头了!”

    岸上一片欢呼,就连所有的鬣狗们都在兴奋不已的狂嚣。但是情况并不乐观。露出了头的鬣狗王重新看到了阳光,又开始挣扎,而越是这样,身下的淤泥就越是松软,就连趴在它身旁的落素素身下的淤泥也开始变得稀了起来。

    这是因为搅动,而引了周围水的进入,打破了本来淤泥的密度,于是加快了沦陷的度。

    “快,抓紧绳子,素素你抱住鬣狗王的腿,别让他挣扎!”

    “你踏马开玩笑呢,这鬣狗王我们都抱不动,就别说素素了。”

    “那怎么办,不能眼见着她们两个都再次陷进去吧!”

    “狮子王,你丫的给我老实点,你踏马陷进去死了没关系,你要是连带着让我老婆也陷进去了,你就是陷进了地狱之中,老子也会把你挖出来,剥皮抽筋,剔骨吃肉!”

    兵哥真的怒了,大吼着跑到了最前面,一把抓住了绳子,对着落素素大声的吼道:“素素别慌,我再给你根绳子,你套在这丫腰上!”说着话,兵哥抓起了一根绳子,快的盘成了一盘,准确的向落素素丢了过去。

    可惜丢过去是丢过去了,但是此刻不要说将绳子套在鬣狗王的腰上,就是想要套在这家伙的脑袋上都非常的困难。素素已经开始下陷,半个身子都陷进了淤泥之中,好在鬣狗王不再挣扎,这家伙听到了兵哥愤怒的吼声,已经吓得浑身颤栗不止。

    陷进沼泽地并不可怕,但是落在那个魔鬼的手中,恐怕要比陷进沼泽地里面还要危险。陷进沼泽地大不了就是一死,可是要是再被徐右兵那个魔鬼折腾一顿,恐怕那就生不如死了。

    鬣狗王怪怪的陷在沼泽之中,此刻已经完全的放弃了挣扎,甚至任凭落素素将绳子套在了他的脖子上。

    “拉!”兵哥一声怒吼,再不往回拉,素素都陷到胸脯的位置了。没有犹豫,大家立刻就开始往回拉。先是一伙人用力将落素素拉了出来,拉的战斗靴都陷在沼泽中没能拔出来。可是另一伙直接就像是拖死狗一样的将鬣狗王拖了出来。

    狗这东西最怕被吊起来,因为吊起来很快就会没了呼吸。而此刻硕大的鬣狗王脖子上被绳子拖着,就像是被绳子吊起来了一样,仅仅一会的功夫就开始翻白眼。

    “松一松,要勒死了,快!松一松!”

    呼!

    就这样一松一拖,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是将这个就像是牛犊子一般的家伙拖了上来。不仅仅把大伙累的够呛,而反观鬣狗王此刻是就那样躺在地上,好像已经没气了。

    嗖嗖嗖

    几百只鬣狗蜂拥而至,他们焦急的在鬣狗王身边急躁不已的哀嚎,有几个胆大的,小心的张嘴咬住了鬣狗王,就要往外拖。

    “都他妈的给老子滚蛋,他还没死呢!”兵哥一脚踢了过来。这群鬣狗可不是好惹的,一定不能让这帮家伙们离队员们太近了。万一这帮畜生们再次凶性大,这么近的距离,恐怕战士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所有人警戒,快,别让这帮鬣狗们靠近!”

    哗啦啦,战士们顿时围成了一个圈,将鬣狗王和兵哥还有先前陷进了沼泽地的几名战士们围在了中间,抬起枪口,一致对外警戒着。

    兵哥上前脱下了落素素的外衣,又抽出一条毛巾仔细的搽着落素素的小脸,随后一把将落素素抱紧了怀里:“谁让你过去了,你这个傻子!”

    “快,你一定有办法的,救救狮子王,救救他!”落素素抬起了脏呼呼的小脸,不顾一切的肯求着。得救了,终于是得救了。但是她却后悔的不行。为什么自己就没能把绳子套在鬣狗王的肚子上呢,为什么不是肚子而是脖子。

    “都是我,都是我害了它,都是我,呜呜呜,我还想让它给我生个小宝宝呢,早晨的时候我就告诉志军哥,它是条母狗,它是可以生小宝宝的!”

    “呃!”兵哥只觉得自己额头一趟黑线,这丫的这才放下了落素素,抱起了浑身是淤泥的狗头。拿过毛巾,兵哥慢慢的将鬣狗王的脑袋擦干净,紧接着从背包中摸出了急救包,拿出了一片效急救药片。不过随后兵哥看了一眼这家伙的体格,犹豫着又拿出了一片药片。

    两片合在一起,用军刀在枪柄上压碎,又打开了水囊,直接将药沫和清水在头盔中搅合匀了,兵哥这才扒开了鬣狗王的大嘴,对着落素素喊道:

    “给我灌进去。不就是勒断气了吗,放心吧,心跳还在,喝下去保准两分钟就醒。”

    终于是将药水灌进了鬣狗王的肚子里,落素素非常不相信的看着兵哥,随后抓起了地上的毛巾,小心的擦拭着鬣狗王身上的淤泥。这种淤泥又粘又臭,腥臭十足。此刻落素素全然不顾,就连自己身上的淤泥她都顾不得了,全身心的开始帮鬣狗王擦拭着。

    可是一条毛巾搽淤泥明显不是最好的工具,兵哥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依旧还在坚持的落素素。淤泥都扎进了狗毛里,此刻已经和鬣狗王身上的狗毛粘成了一片,想要完全的搽干净根本就不可能。但是落素素完全不听兵哥的劝解,只是依旧仔细的擦着。并且嘴里不断地叫着鬣狗王的名字。

    “狮子王,你不是狮子王吗,那个混蛋给你起的,他说你就是草原上的狮子王。不,狮子王也只配活在草原上,但你不仅仅能够活在草原上,你还能生活在沙漠中。你才是最厉害的强者,最棒的大狗。你一定不要死,一定不要死,我还想要你给我生一只小狗呢

    呜呜呜,你不要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