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见所有的鬣狗都撤了,并且徐右兵捕获了鬣狗王,大家立刻欢呼着从沙山上飞奔下来,只是王志军在跑到了兵哥身旁的一刹那间,突然出手,一拳狠狠地向兵哥砸去。

    嗷呜

    还没等拳头靠近,就见鬣狗王突然一个高窜了起来,目标直取王志军的咽喉。

    “狮子王,混蛋!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这家伙最好老实点!”

    面对牛犊子一般的鬣狗王,王志军举着拳头脸色都白了。刚才这家伙的袭击太快了,简直就像是一道闪电。

    “咳咳,你别想着我会放过你,你把素素吓坏了,这一拳我是替我和素素打的,虽然你有这条狗保护着,但是你别想逃避,这拳我打定了,你先欠着我的!”王志军尴尬的解释着,虽然没打到,但是他心中的怒气显然更胜。

    徐右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转头向沙山上看去,落素素竟然还坐在那里,依然没动。

    “好啦,大家上山背面休息,我们换个地方,这里太血腥了,这么大的血腥味,指不定还能引过来什么动物!”

    一听这话,勇士们急忙查看枪支弹药。还好,激烈的战斗过后,弹药消耗了一大半。要不是有燃烧弹和喷火枪,今晚说不定好几个人就撂这了。

    徐右兵展开大步,快的向沙山上跑去,他知道落素素在担心,在生气。这个时候他需要解释。即便是自己完全有信心能够打败这头鬣狗王,但是素素可没有信心自己不被鬣狗王吃掉。所以安慰一下美女还是必要的,因为让人担心其实也是一种犯罪。

    快的跑到了半山腰,徐右兵尴尬的看着低头不理自己的落素素,张嘴解释着:“素素,你听我说,其实我完全有把握收拾了那家伙。我的实力你还不清楚吗,收拾了他,就和削瓜切菜一般的容易。”

    “你是削瓜切菜了,我呢,你混蛋徐右兵,你根本就不是个东西!”嗖的一脚,落素素疯了一般的朝徐右兵踢来。徐右兵不敢躲避,又不敢运用金钟罩铁布衫进行抵抗。素素这小脚,一脚踢过来,要是自己运力抵挡的话,那还不把落素素的脚腕子给拧着了。

    “啊!”可随后徐右兵就后悔了,落素素这一脚全力的踢出,前面带着钢板的女式战斗靴可不是白给的,这家伙一脚踢在了兵哥的小腿上,兵哥刹那间就是一脸煞白的跌倒在地。

    “哎呀!嘶!”抱着干腿疼的脸色煞白,兵哥感觉自己脑门上的汗珠子都掉下来了。真狠啊,这个女人,想不到她是真踢!

    “嗷呜”鬣狗王远远地躲在兵哥的身后,想过来又不敢,不想过来又不情愿,眼见着兵哥被踢,这家伙就那样趴在地上,忍不住一脸卑怜的样子看着落素素,那意思就是你干嘛踢我的主人啊,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踢他,我是管还是不管啊!

    “你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我宰了你!”落素素手持军匕,乌黑湛蓝的匕对准了鬣狗王,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直接吓的鬣狗王又是一声呜呜的悲鸣,直接趴在地上掉了个头,不与落素素对视。那意思无非就是说:

    你行,你厉害,凶婆娘,哥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你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哎!我说,你这狗还真有意思,她还知道躲着我的目光不看我。你是不是很疼,放心吧,你的腿断不了,我又没使全力。不过你疼上一会还是有的,谁让你欺负我了!”

    “我欺负你?我也得敢那,我说素素,我没事,只要你消气了就好。踢一脚就踢一脚吧。哥身子骨结实,抗踢。我说你要是还不解气,你就再踢几脚,只要你能消了气就行。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水源,没水火气大我理解,你喝不到水就会更上火!”

    “哼,无赖!把你水给我!”落素素说着一把扯过兵哥身上背着的水囊,打开,小心的喝了一小口,随即又抓着水囊递到了兵哥的唇边,语气无比温柔的说道:“好了,我消气了,你为什么不躲开呢,再说你为什么不运力抵挡。你个混蛋,你也喝一口吧,大不了我以后不踢你了。”

    水囊抵在嘴边上,兵哥无奈的喝了一大口。入嘴一阵甘甜,在这种时候,能够喝上水的感觉真爽。不过更爽的是这水囊的嘴口落素素刚刚才喝过,所以兵哥这一口喝上去喝到的水不仅仅是一阵甘甜,其实还带着无尽的芬芳。

    “香,真香!素素,要不你再喝一口,没事,有狮子王在,我们就等于找到了这里最好的向导,一会就能够找到水,相信我,给,你再喝点!”兵哥满眼郑重的将水囊又递给了落素素,表情无比的凝重与自信。

    “你是说这个大狗?哼!他们这些家伙几天不喝水都行,我们是人,哪能和他们比。动物世界你没看过啊,每到春暖花开的季节,就是动物们!”落素素莫名的接过水囊,终于是禁不住干裂的嘴唇,又小口的喝了一口。不过她一边喝着,竟然一边重复着动物世界里那最迷人的解说声。

    “你是说春天的到了,交  配的季节来了!啊,美丽的春天,雨季应该到来了!”

    “徐右兵,你混蛋,你是个流氓,无耻!”落素素拧紧了水囊,一下就朝徐右兵的脑袋砸来。兵哥赶紧伸手去接,一边接一边赶紧求饶解释的说道:

    “别砸,别砸,千万可不能砸,素素,这可是水囊啊,我们就这么一点水了,你要是砸破了,我们就要渴死在沙漠里了!”

    “渴死也比你总耍流氓好,徐右兵,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混蛋那,你这个人就是太没素质,总是大煞风景。在人心情最好的时候,在人家想要,反正你总是和我作对,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落素素一边骂着,一边还是用水囊砸着徐右兵。不过被兵哥伸手一把抓住了水囊的同时,已经将落素素作势拉进了怀中。

    双臂紧紧地箍住乱动不已的落素素,感受着自己手臂上上传过来的温软,徐右兵乐呵呵的享受着,心里无比赞叹着落素素的结实。这身段,这圆满,其实真和敏儿有的一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