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卡拉哈迪招投标大会的各项工作正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大会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百十多家具有实力的大企业大财团的报名。根据各大企业财团的实际能力、以及公司分布地域,进行了初步的筛选,最后确定了五十多家。

    这些工作的进行,全都是安德利和威廉在组织事先筹备。而此刻的徐右兵正带着人,艰难的行走在卡拉哈迪荒无人烟的卡拉哈迪大漠之中。

    自从处理了哈依叔侄之后,徐右兵便带着一个由五十多人组成的精装小队深入到了沙漠腹地。其中就包括王志军和落素素。卡拉哈迪沙漠地表起伏不大,可以说并没有特别高的山丘和岩石。这里平均处于海拔900米以上。但却属于沙丘结构,是世界上最大的沙丘式沙漠。

    除了沙丘以外,就是到处可见的沙漠平原,以及为数不多的浅水湖。而这里的沙子深度并不大,有初步的勘测报告来说,只有六十米左右。但是却蕴含着大量的氧化铁覆盖在沙粒上,所以看起来,这里的沙漠多是红色的。

    此刻徐右兵疲惫的趴在了一处山丘的背阴坡面上。他身边落素素摘下了自己的水壶,满脸怜惜的向徐右兵递了过去:“喝点水吧,补充一点体力!”

    “好,你也喝点!素素,我真不该带着你,这狗屁地方,我们连信号都没有了,电话也打不通。白天太阳像团火,能把屁股烤焦了,晚上气温冷得要命。你看你,脸色差到了极点。”

    “我没事,能锻炼一下也不错,再说不就是没信号吗,我们又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兵哥,你说也是,如果车子不坏的话,我们完全不能受这么大的罪,我看啊,回去后就应该进一批大东风,只有大东风能适应这里的气候。”

    “哈哈哈,对头,回头就和东风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也像路虎一样,造些结实的皮卡来这地方当驴使。”

    此刻王志军带着两名达摩利剑的队员们匆匆朝这边爬了过来,王志军这家伙都快累虚脱了。他手里正操控着一架小型的无人机,刚刚侦察了一圈,显得特别无奈。

    “右兵,不怎么样啊,看来我们遇到大麻烦了,往前向东是一大片盐沼地。但是那属于安哥拉的地界,虽然我们可以解决水的问题,关键是我们方向走错了。这样如果我们继续前行的话,恐怕就不能及时的赶回去参加卡拉哈迪的招投标大会了。

    并且这一带野兽众多,狮子、猎豹、鬣狗、以及熊、还有豪猪在夜晚的活动非常昌盛,如果遇到了狮子和猎豹还无所谓,但是如果我们遇到了大群鬣狗的话,恐怕将会引发一场不可避免的恶战!”

    “鬣狗?”徐右兵禁不住站起身来,抬头看向了正前方的一片荒芜。现在如果顺着原路回去的话就是扯淡,因为根本就找不到来时的路。沙漠里每天都在变化,即便是那些小沙丘也会瞬间被沙暴吹走,不见了原来的面貌。所以说原路回去,就是个玩笑。但是继续往前,显然不仅仅面临着体力和各种险恶因素的影响,甚至还面临着被野兽攻击的可能。

    鬣狗群,在这片沙漠里,那是要比狼群还要凶残的动物。如果是狼,兵哥还真不不怎么惧怕,因为他自身就有着让人不可理解的御狼术,但是面对草原鬣狗,此刻这五十人的小队,唯一能够与它相抗的就是步枪。

    “全体都有,马上休息,今天就在这宿营。把那些跳羚和小羚羊给烤了,全都烤了!然后把肉全都割下来,备成干粮,我们准备明天过盐沼地!内脏集中掩埋,一定要深埋!”

    听到命令,士兵们立刻行动,开始屠杀羚羊,开膛破肚。不过羚羊血却要留着,因为此刻他们已经没水了。很多人身上的水囊已经空了,仅仅还有十几壶水,是要留给勘探用的科学家们的。这帮科学人员是达咪西国王亲自为徐右兵花费重金请过来的专业人物,他们这次来到卡拉哈迪沙漠,就是为了精确确定一下这里的矿藏储备的问题。

    不过到现在为止成绩是显著的,这片沙漠中蕴藏的财富是惊人的,完全和以前勘探的不一样,仅仅是几名专家利用简陋的勘探工具测定,这里就比原来记载的数据要大得多。

    白天一身汗,晚上冻成狗。男人还好说,此刻落素素已经成了个泥人了。她感觉自己全身都痒的不行,一张可人的小脸早就花的不成样了。不仅仅十几天没有见到水源了,喝的水都成问题,更不要说洗脸和洗漱了。

    但是她不能提议徐右兵继续向东,即便是明知道再向东就会遇到盐沼地,那里肯定有水。但是同样也伴随着无尽的风险,仅仅是一个个可怕凶狠的大型食肉动物的名词,听在耳朵里,也让她禁不住胆颤心惊。

    士兵们处理着食物,不一会就开始烧烤。还好这里还有一些干背植物,生起火来不至于吃生的。但是干背的植物并不多,所以还需要固体燃料的补充。

    但是却想不到,由于大量的血腥之味弥散开来,加上烧烤引起的浓烟,已经远远地飘向了几里之外。而就在那里,正蛰伏着几十条鬣狗。

    鬣狗的鼻子很灵,这帮家伙能够嗅到几十里以外的味道,这是他们的生存本能,更是让他们存活在这片沙漠中的基本技能。

    几条人高的鬣狗突然从草窝里爬了出来,它们有些激动地在自己的窝前来回的走动着,突然一个高跃了起来,箭一般的向前窜去。嗅觉的本能告诉他们,前方有食物,他们饿了几天了,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

    “嗷”几只鬣狗趴在地上像狼一般的嚎了起来,这是招呼他们同伴的最有效的方式。在草原上鬣狗已经养成了集体围猎的习惯,因为不管是面对羚羊群也好,还是麝羚,都不是一只单独的鬣狗可以捕狩的。

    这帮草原的食草动物们也不能小窥,他们头上尖尖的羚羊角,还有那劲猛地蹄子,一脚蹬过来,哪怕就是一条成年鬣狗,也有可能被他们一下子就蹬的肚破肠流。生物法则是残酷的,但是食肉法则更有本能至上的生存规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