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了卡拉哈迪的招标大会,达咪西酋长做了精心的准备。拜迪斯市是这个地区重要的经济和商业展中心,所以对这样的招标大会举行毫无压力。不要说是卡拉哈迪这样小小的国家,哪怕就是阿联酋等国家的一些重要经济会议,也是经常在拜迪斯举行。

    国际会管中心一片忙碌,卡拉哈迪在这里举行着紧张的部署。招标必须进行,卡拉哈迪不可能自行开这么多的矿山与油田,即便是兵哥有着庞大的帮助也无能为力。需要的资金太多,简直就是个无底洞。并且如果不对外招标,虎视眈眈盯着卡拉哈迪的人就更多,很可能引局部的战争。

    庶人无罪,怀璧其罪,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明白。

    招投标小组几天来已经不堪重负,到处都有人托关系托人脉前来拜访这个小组的重要成员。就连王志军和落素素也不放过,这两个家伙本来对招标一窍不通,却想不到现在他们的话也可以直接影响招投标的最后决定。

    一开始被派到卡拉哈迪,王志军还颇为头疼,自己是个国家战士,空军的飞行员,却想不到远离万里来到了这个地方。而落素素更不用说,她甚至感觉自己就是个小女孩。

    但是现在面对的都是全球富和全球各大集团的负责人与总裁。落素素甚至一开始面对这些世界级大佬的时候都有些傻了,话都说不明白。可是她越是说不明白,对方反而认为她是谨慎小心,是在斟酌用词。

    几次面谈下来,旁边仅仅是翻译就有四五名,一句话翻译们精心的斟酌之后,才会对落素素讲明白,而对于关键词语,翻译们更是几次斟酌,在对落素素解说的时候生怕落素素理解错了,那样就会对卡拉哈迪造成巨大的损失。

    面对土豪,落素素最后竟然麻木了。土豪也是人,也不过如此。在一开始土豪要求见面的时候,按照国际惯例送上了小小的礼物。秘书拿过来打开后直接惊呆了,都是价值几万乃至十几万的精品饰,甚至有的还是全世界限量版。但是到了最后,面对一次比一次贵重的小见面礼,落素素直接麻木了,看着限量版,几十万一条的项链,落素素直接视为了粪土。

    有时候想想,自己来卡拉哈迪,只是一时冲动,却不想竟然跟定了这个家伙。跟定他走到了现在这一步。落素素甚至怀疑,自己以后还能不能回到华夏,回到华夏以后,她做什么。

    但是这些都是次要的,落素素严把每一家公司的审核。她知道徐右兵现在需要的是什么,也知道卡拉哈迪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卡拉哈迪现在需要的是来投资开的公司,而不是需要有着无限野心的家伙。

    不过还好,现在递交材料的都是岛国、欧洲、乃至华夏的一些大型集团公司。这些公司早有准备,甚至审核的时候也不需要费多大的力气。但是接下来突然有山姆国各大集团和能源公司的强势涌来。

    山姆国各大能源公司开始递交材料,并且来势汹汹,对于卡拉哈迪要求的前期必须交付信任资金才可以参与的投标大会,对这些国际能源公司来说简直就像是花钱吃了顿饭那样的简单。什么信任资金,在他们看来仅仅就像是一张入场卷而已。

    与此同时,华夏烟海市滨海置业总裁办公室内,陈晓雅手中正拿着鼠标乱点着。早晨有好友过来一封邮件,正是卡拉哈迪的招投标大会。可是面对这样的大会,哪是自己可以有实力去竞争的。

    “开玩笑,又玩我。这个混蛋,我只是步入了华夏地产界的一个女人而已。哎,我有什么能力参加国际能源组织的竞投标。这不是开玩笑嘛!”

    秘书适时地敲响了办公室的门,脚上踩着小皮鞋清脆的走了进来:

    “陈姐,京杭的那片地我们遇到了大麻烦,由于京杭市长贪污受贿的重大原因,所以对于我们开国际商贸城的方案已经搁浅了!”

    “什么?搁浅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们在那个项目上投资几十个亿,搁浅了,每天银行的贷款就是个天文数字,怎么能够搁浅了呢?”

    陈晓雅恼恨的站了起来,她很想对着自己的秘书大骂一顿,但是理智让她制止了自己无理的行为。这和秘书没有一点关系,和自己公司的任何人都没有一点关系。现在要的就是马上去京杭,打通市政府的任何关节,让他们立刻继续工程的启动工作。

    颓废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陈晓雅突然感觉自己头很痛。她甚至感觉自己分身乏力,此刻她多希望有个人可以帮她分担一下,让她可以就像个小女人一样不要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在家里安心的做饭,等着自己的孩子放学,等着孩子爸爸的下班回归。

    “订机票,去京杭!”

    “是,陈姐!不过陈姐,我们在深罗塆的项目也遇到了重大的问题,深罗塆填海改造工程由于受到了舆论重大的压力,现在深市市政府很可能叫停。

    有专家说填海建房,这完全是对自然环境的违背,是对海湾生态的高度不负责任。深市市政府无奈专家们的言论,正在组织会议进行再次的商讨。”

    “混蛋!怎么这些事情都轮到了我的身上,你们前期的准备工作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拿下的项目都是这种麻烦不断的事情。看来我真的有必要退出房地产这一块了,这块浑水越趟越黑,根本就不是我们公司能够玩得起的!

    损失怎么算,深市有说法吗,他们给我们什么说法?”陈晓雅有些咆哮了,她很难压制自己的怒火,甚至是面对自己的秘书,将桌子上一大堆材料丢了过去,洒落的满地都是。

    “陈,陈姐,你别生气,陈姐,你!”

    咣当一声,门被推开了,赵敏拎着一个的小包直接走了进来,不想刚把门推开,就遭遇了一大堆文件的袭击,噼里啪啦的材料打过来,让赵敏非常灵巧的躲避着。

    “我靠,陈晓雅你疯狂了,你把这东西当飞镖使呢,你暗杀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