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山姆国的人?能源组织、军火头子、还有金融组织?”瓦纳惊呆了,什么时候卡拉哈迪这么惹眼了,竟然无辜招惹到了这么多恐怖的家伙。乐-文-这三大组织,拿出来任何个都是无比恐怖的存在,相对于卡拉哈迪来说,根本就无法和他们这样庞大的组织对抗。

    卡拉哈迪虽然是个独立的国家,但仅仅是个弹丸小国,相对个世界大组织来说,人家动动手指头就能把卡拉哈迪给倾覆了。当然,完全不必要是真枪实弹的,而除了真枪实弹之外,还有不下于百种其他的方式。

    “别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和他们算算总账!他们就算再厉害也没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兵哥有些歉意地看了眼瓦纳,都是自己太高调了,给卡拉哈迪带来了太多的灾难。从开始的山姆国黄石大劫案,再到奥士尼要塞的高调掠夺。山姆国即便是傻子也会查到这些都是自己所为。

    而自己现在现身卡拉哈迪,还成了这里的相。徐右兵不相信威尔逊就这么罢手。这个老家伙,怎么会吞下那口恶气。其实这三大组织,说白了,很可能是威尔逊那个老东西鼓动出来的。再说卡拉哈迪虽然小,但是蕴藏的矿藏可不少。这些丰富的矿藏开出来,绝对是笔惊天的财富,甚至直可以开采百年的惊天财富。

    这对山姆国来说,是特别耀眼的,更何况博茨瓦纳-侯赛因直都有希望山姆国派人到卡拉哈迪合作开的意向。只不过由于内战,由于卡拉哈迪政权的重新组合,让山姆国人彻底的失去了这块已经到嘴的肥肉。

    狼不吃肉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从狼嘴里抢肉吃,兵哥知道,他犯了最大的忌讳。

    但这切,徐右兵都不怕。反而现在谁敢把手伸向卡拉哈迪,徐右兵绝对会剁了谁的手。并且不仅仅是剁手那么的简单,他甚至想要斩草除根。此刻的兵哥很张扬了,可以不畏惧任何势力。他不仅仅有德川江户家族神龙使的身份,更是拜迪斯那个土豪不能对外宣布的女婿。除此以外,兵哥还有annie雇佣兵团的帮助,甚至实在不行了,兵哥还有家。

    他相信他所做的切家里的人时刻都看在眼里,时刻都在关注着他。因为家里人不会放弃他,他是他们的孩子。

    只个,他还有家,那是最后背水战的支持,徐右兵就不会害怕。

    “可是他们都是存在于世界最大的组织,而我们只是个小国家。在别人的眼中,根本就是弹丸之地。你不是说过吗,我们卡拉哈迪,在你们国家还没有个省大。”瓦纳再次担心的看向了徐右兵,面对世界著名的三大组织,给她的压力太大了。她甚至感觉到了恐惧,又想到了战乱。

    兵哥微微笑,豪气大,如果自己的女人都不能给他安心,那自己还在争夺卡拉哈迪这个地方干什么:“放心,我会打的他们没有任何喘息的余地,甚至只要惹到了我,我绝对会把他们连根拔起,永绝后患!”

    看着自信满满的兵哥,瓦纳莫名的就是阵心安。兵哥的豪气就是对任何胆敢冒犯卡拉哈迪的宣战。这个男人,什么时候都是霸气的。

    “那他们呢?”瓦纳有些期望的看着兵哥,面对哈依叔侄的反叛,说实话瓦纳非常不忍心再进行杀戮。小时候,小时候她和拉提尔就是很好的朋友,那是自己的玩伴。只是长大以后,瓦纳才开始讨厌这个家伙,只因为拉提尔这个混蛋太花心了。但是她还是不想他死,不想看到老臣们唯唯诺诺和不解的目光。那样瓦纳很怕会被孤立,因为在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依附在博茨瓦纳身后的其他民族。

    “你们走吧,剥夺爵位和任何权利。如果喜欢,你们依旧是卡拉哈迪的平民,如果不喜欢,你们可以选择离境!”

    剥夺权利和任何职位,只是选择自行离开?

    哈依叔侄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这个结局太出乎意外了。不是死,不仅仅不是死,甚至连财产都没有被剥夺。

    “这是真的?”买买提犹自不信,他再次问了遍,他希望得到确认。

    “走吧,你们也仅仅是受到了鼓动而已。再说人谁没有私心。瓦纳不想看着我杀了你们,我就要遵从瓦纳的意见!”兵哥懒懒的看了眼拉提尔,其实刚认识这家伙的时候他觉得拉提尔还可以塑就,甚至感觉他是个可造之材。但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有看错的时候!

    噗通——

    想不到直都没觉得怎么样的拉提尔真诚的给徐右兵跪下了。

    “瓦纳陛下、相大人我错了,我拉提尔不是人,是我鼓动我叔叔要反叛的。我真的错了。但是他们给出来的条件太诱惑了。

    我愿意和叔叔辞去爵位和任何官职,但是我们不会离开卡拉哈迪,也不会离开博茨瓦纳。不过我已经失败了,相信我们走出去也不会活着。佩里朴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因为他绝对不会相信我们失败后还能被放回去,唯的解释就是我们把切都招了。

    相大人,我们想寻求保护,我们不敢离开皇宫步,不敢!”

    徐右兵不能不说这个家伙很精明,其实徐右兵早就想过佩里朴不会放过这叔侄两个。其实他早就算好了,自己在瓦纳这里放个人情,那就让他们叔侄出去后自生自灭吧。但不想,这家伙提出来了。

    “皇宫之内不可能留着你们,不过博茨瓦纳军中还是可以留着你们的。勇士们都是博茨瓦纳最忠诚的战士,我想佩里朴就是再厉害,也不能腐蚀了所有的勇士吧!”

    “不,相大人,您的意思我明白,我想和叔叔继续留在空军,继续留在那里。我可以从名飞行员做起,重新为卡拉哈迪效命,相大人,求您,只要能够保住我叔叔的性命,我甘愿重新做起!”

    “你是认真的?”兵哥皱起了眉头,有些不信的看向了拉菩提,此刻他不能不说,这叔父两个感情还真是很紧密啊,都在各自为对方着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