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瓦纳说完就后悔了,因为兵哥一把就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他被瓦纳感动了。一个女人能够面对着自己心爱的人说出如此的话,那已经是爱到了骨子里了,作为男人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对不起啊,我,我只是想不和她们争。”瓦纳愈想要解释自己的意思,可现在她觉得自己竟然被徐右兵越搂越紧。

    “瓦纳,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辜负了你,并且在我的心中,你和她们一样的重要。我是个混蛋,但是我不想辜负任何一个人!你知道吗,对我来说,她们都是曾经给过我无限帮助的女人,并且我就像爱你一样的爱着她们。我不能失去你们中任何一个,同样我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们!”

    徐右兵的胳膊轻轻地松了松,此刻他也感觉到自己一时的失控,勒的瓦纳甚至喘不过来气来。但是松了手臂,瓦纳却并没有离开兵哥的胸怀。反而是依旧依偎在兵哥温暖的胸口。她很依恋这种感觉,甚至隐隐的为兵哥骄傲。

    他是一个有责任肯负担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令瓦纳越来越迷失了自我,情不自禁的就想这样靠在这个家伙的胸膛一辈子。

    兵哥看了一眼瓦纳,突然觉得有些内疚。不过目前他只能做到这些,他需要找个机会好好的和瓦纳谈一谈,最好能让几个女人聚到一块,彻底的摊开了谈。

    起身,冲完了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瓦纳和兵哥携手而出。侍女们早就被凭退了,所以到没有让瓦纳很难为情。就这样两人走到了餐厅处,不想一帮着急等待着的大臣们还没有来。

    瓦纳疑惑的看了一眼兵哥,这时候伊思安吉拉匆忙的走过来,面带笑容的说道:“瓦纳、相大人,哈衣叔侄都在外面等待,没有宣召是不能进来的。其他的大臣还有政务需要处理,只要开席马上就会过来。菜已经准备好了,是否现在开席呢?”

    一听这话瓦纳赶紧说道:“安吉拉姐姐,等一下,我先到厨房做一样兵哥最喜欢的菜,兵哥哥,你跟我来!”

    兵哥看了一眼瓦纳,点头答应,安吉拉于是也陪着这两个主子走进了厨房。不过就要拐进厨房的时候瓦纳却是一把拉住了兵哥,转身走了,留下伊思安吉拉愣了一小会,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自己一个人进了厨房。

    兵哥莫名其妙,瓦纳的动作非常的小心,两个人蹑手蹑脚的向一处影壁走去,到了兵哥才现影壁的前面就是诺大的客厅。

    外面只有哈依叔侄在无聊的坐着,并没有人陪侍。

    老哈依买买提端着茶杯品着茶,明显的有点不耐烦,而小哈依拉提尔早就站起来四处溜达着,不时的看着诺大的会客厅品头论足。

    “叔父,你说我要是娶了瓦纳,这些还全不成了我们哈依族的。到时候我就是卡拉哈迪的驸马爷,想要什么有什么。叔父,你就是皇亲国戚,到时候卡哈达迪还不是你说了算,我给你打打下手就行了。”

    “放肆!拉提尔,这可是皇宫,你不要命了!”老哈依买买提吓了一跳。他这个侄子是越来越没数,越来越大样。在这种地方也敢说这样的话,简直是不要命了。

    “怕什么,不就是徐右兵回来了吗,他回来了又怎么样。叔父,你要知道,整个警备部队大部分都是我们的族人。除了弗兰克外来的那几百个家伙以外,他们还有什么啊。就说这皇宫侍卫,哪一个不是我们族人世袭的。我跟你说叔父,这徐右兵要是懂点道理还好,他自己退出,或者说我们给他一处矿藏,他养活他的人没问题。从此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他过他的,我们过我们的。

    要是他不愿意,哼,今天的接风宴会,我就让他成为这小子明年的忌日。人我都安排好了,再说我们还有佩里朴的支持。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你怕什么!”

    哈衣买买提一听这话,慌忙站起,小心的四下里看了,顿时跳着脚跑过来一巴掌呼在了哈衣拉提尔的后脑上勺上。

    “你这个混蛋,混蛋!我和你说什么来着。不急的动手,有什么都需要规划到了。你以为徐右兵那么好杀!啊?难道你忘了,第一次我们在皇家机场,我们出动了所有的人,最后连他的毛都没抓到。

    拉提尔,你太年轻了。对付徐右兵,我们需要智取,而不是强攻。不说他的手下弗兰克,就说他的兄弟威廉还有王志军与那个落素素,哪一个又是那么简单的人物!

    你啊你,这些都要按照我们的计划一步步的进行。先攘内,后攘外。先抓了王志军和落素素,我们收拾了空军内部的力量,才能再图谋王宫!”

    “哈哈哈,哈哈哈哈,叔父,你这是怎么了。早在来的时候我已经下了命令,那个王志军和落素素已经被我们的人控制住了。放心吧,皇宫内有什么,不就有个弗兰克吗,还有十几名达摩利剑的侍卫。但是相比之下,剩下的可全都是我们的人。你怕什么,对付一个娘们,和一个毫无准备的外人,我相信只要是我们的族人,任何人都能看清形式。今天要是不动手,等这家伙回头再在皇宫内稳当下来,再想要动手就难了。”

    “嘶!”老哈衣买买提非常牙疼的皱眉不语,拉提尔说得对。并且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把王志军和落素素都给抓了起来。俗话说开弓没有回头箭,这简直是逼上梁山啊。

    但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想那徐右兵神武英勇的模样,哪是拉提尔可以轻易对付了得人物。

    “喝酒!拉提尔,事已至此,一会就是拼了命,你小子也要先把弗兰克和徐右兵灌倒了。我保持最后的清醒。只要灌倒了这两个家伙,那就事半功倍了!

    哎!只是你不知道,虽然看起来瓦纳和你的年纪一般大。但是她也不简单啊。初蒙丧父之痛,她能坚韧的登上女皇之位,只凭这一点就不简单。其实我担心的是,我们真的搞定了徐右兵这个家伙,搞定了他的一帮手下。对于瓦纳,你就真有信心,能够让她就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