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龌蹉小人,杀了就是,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兵哥豪气顿胜,这可是在卡拉哈迪,不是在拜迪斯,更不是在岛国,完全是属于自己用血肉拼下来的地盘。

    在这里,还敢有人打自己女人的主意,兵哥已经无需再忍。

    不想一句杀了便是,竟让瓦纳突然胸如撞鹿。原来自己在他的心中是如此的重要,甚至为了自己,他不惜与卡拉哈迪老牌世家的哈依家族作对。

    不过想想瓦纳顿时释然了,也是,即便是哈依世家在博茨瓦纳的影响力再大又如何。有徐右兵在,大不了自己再陪伴着他打一次、拼一次。博茨瓦纳是自己的,自己身上流淌的可是父皇博茨瓦纳-侯赛因的血液,那可是这整片地区的不老神话,战神的传说。

    如果不是父亲的英勇,博茨瓦纳又怎么会宣布独立,又怎么会成为战斗民族。

    “等等,兵哥哥,我去换件衣服!还有,你也去洗洗好吗?舟车劳顿,风沙又大”瓦纳非常的善解人意,她并不是对兵哥有什么想法,的确也是想让兵哥舒舒服服的吃顿饭。洗洗更舒服,换换衣服心情更舒畅。

    兵哥默然允许,两人直接进了内殿。可不想瓦纳就那样一直挽着徐右兵的胳膊,所以走进的却是瓦纳的房间。兵哥刚想回身去自己的房间,不料被瓦纳一把拉住了。

    “就在这里洗吧,我去给你拿衣服!”

    说着不经兵哥允许,瓦纳已经走进了诺大的浴池撒起来花瓣和药草。宫殿内瓦纳的浴池常年恒温,并且采用的都是地下温泉,从几百米的高山上引下来的泉水,流到这里的时候温度正好适宜。并且还可以随时调温,条件不是一般的奢侈。

    干脆就地适宜,兵哥也不矫情,他和瓦纳之间除了实际的事情没做以外,瓦纳对他做的几乎和个小妻子没什么两样。只是这个妻子出身有些高贵,打小就是个公主殿下。

    兵哥嘿嘿直乐,他莫名的想到了经常吃醋的朵拉。说起来都是公主,朵拉要比瓦纳高贵的多了。这不仅仅是国家的原因,其实也是真正财富的使然。达咪西是一个真正的土豪,而博茨瓦纳-侯赛因只是一个就地起家的英雄。

    撒完花瓣与香草,瓦纳呵退了侍女。她知道兵哥的习惯,在洗澡的时候绝对不喜欢被人服侍。于是就连自己也转身走了出去。

    见人都走了,兵哥顿时放开了。在岛国天天泡温泉,兵哥也有点上瘾了。别说岛国小鬼子还真会享受,只要天一落黑立刻泡澡。这习惯很不错,连带的自己也泡上瘾了。这几天在拜迪斯忙忙活活的,还真没空好好的洗洗。

    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兵哥噗通一声就跳进了巨大的游泳池。好家伙,温度适宜,稍微有点烫,舒适的兵哥差一点哼哼出来。

    其实瓦纳并没有离开,她见兵哥洗的舒服便默默地褪下了衣衫,只穿了短小的素裹便走进了泳池,她要亲自服侍兵哥洗浴。

    不过当走向赤身果体的兵哥之时,瓦纳突然间犹豫了。他是那么的魁梧,身材结实,臂膀有力。胳膊挥舞起来,仿佛能够开山裂碑的气势,顿时让瓦纳深深地迷醉。她就站在兵哥的身后,一时间竟然看得呆了。

    “来了就帮我搓搓啊,身后正痒着呢!”不想这混蛋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到来,瓦纳一时间满面羞愧,只能抬手拿着澡巾轻轻地帮兵哥揉搓起来。一时间整个泳池内顿时洋溢着无尽的暧昧气息,瓦纳甚至有些手足无措,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搓澡。

    小手一上一下的,力道一会大一会儿小。紧张的样子顿时就让兵哥哈哈大笑。这小丫头看起来强势的不得了,想不到外强中干,其实和松井芳子还有德川美奈子差的远了。

    “瓦纳,时间差不多了,搓搓就行了,要不我们出去吧!”

    “啊!”

    兵哥突然开口,吓了瓦纳一跳。但是她竟然在兵哥的肩头搓出了泥。于是顿时抱歉的说道:“还没洗完呢,让他们等好了,我给你好好搓搓!”

    有人搓澡,自然舒适无比,兵哥几天来一直劳累,见瓦纳坚持于是也不再勉强。只是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完全的放松开来,嘴里却说:“瓦纳,委屈你了,你是不会搓澡吧,等哪天我教你,我也给你搓一回!”

    “啊,给我搓,你混蛋,就知道借机卡油,我可只是给你搓澡!”嘴里说着混蛋,瓦纳的心中却是美美的,他竟然说要给自己搓澡,那不是什么都让他看到了,这家伙,就知道调戏女孩子,可是为什么被他调戏的感觉怪怪的。

    瓦纳胡乱的想着,不由得走神了,手中触摸着兵哥结实的肌肤,自己的呼吸却是越来越剧烈,甚至禁不住情动,一时间面红耳赤。兵哥发现了异样,转身看去,佳人娇喘连连,此刻就连好看的脖子都变成了粉红色。于是顿时再也无法忍耐,竟然一把抱起了瓦纳,直接就向大厅的躺椅走去。

    被兵哥抱起来,瓦纳顿时就是心中一颤。他要干什么,他究竟要干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思考了,这家伙竟然噗通一下将自己压在了身下。

    淡淡的幽香四散开来,瓦纳情动,兵哥威猛。年轻的心激烈的碰撞着,一时间俱都迷失了方向。

    良久良久

    兵哥起身,看着云鬓纷乱的瓦纳,非常歉意的说道:“瓦纳,对不起,刚才我一下子没有忍住,我”

    嘴巴一下子被瓦纳按住了,没等兵哥说完,瓦纳便把头紧紧地埋在了兵哥胸膛。此刻的她不想听徐右兵说任何没用的话,她自己也不想说什么。刚才她经历了人间最美的一次疯狂缠绵,像极了细雨绵绵,像极了骤雨肆虐,更像是凌厉的暴风雪,又像骏马奔驰

    这种感觉真好!

    这是瓦纳早就想得到的感觉,甚至是她一生的诉求。

    “对不起啊,瓦纳,我刚才,刚才”兵哥依旧很尴尬,他想给女孩一个解释。

    “为什么要对不起,难道你后悔了,你会不要我是吗?为什么说对不起,我知道你的心不会属于我,但是只要你还喜欢要我,我就会满足。

    所以我只要在你心中能够占据一点点小小的位置就可以了,行吗?”瓦纳的眼睛突然红了,她轻轻地抬头凝视着兵哥,眼波流动中,泪水欲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