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卡拉哈迪现在说起来完全是这帮家伙们用自己的血肉堆砌起来的自由国度,这是他们自己说了算的地方,也将会是他们最终的归属,所以徐右兵相信这帮家伙绝不会乱来。

    如果这个地方还不能让他们这些人改邪归正的话,那他们也就别成为被人民养着的执法人员了,直接死了算了。弗兰克对纪律的执行,让徐右兵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坏人想要变好的迫切,也感受到了改邪归正,回头是岸的伟大。

    二十分钟后兵哥下车,不过拗不过这名大叔的墨迹,他竟然同意和这位出租车司机用手机拍了个照片。

    心情挺好,拍完了照片的兵哥哥突然感觉,有时候能够满足一个平常人的要求,也是一件令自己非常幸福的事情。但是兵哥却没有想到,其实这正是人对某种的不可拒绝,其实骨子里,兵哥还有点小小的喜欢被人崇拜的性格。

    人啊,对于,永远无法真正的拒绝。

    迈向大门,几名守卫顿时惊呆了。相大人回归,可了不得了。立正敬礼,在兵哥还礼之后,这帮家伙竟然还像个电线杆子一样的矗立在门口傻站了半天。不过还是一名班长军龄稍长,他也是在愣神之后才反应了过来,于是立刻通过内线向内通报。

    哗啦啦

    博茨瓦纳女皇陛下,正在皇宫之内办公的财政部部长莫菩提,以及各方大臣。侍卫长塔下,三军警备司令弗兰克,甚至就连侍女伊思安吉拉也快步跑了出来。

    兵哥离开卡拉哈迪整整三个月了,三个月中这些人哪天都在想念着他。他的英勇,他的不屈不挠,他对敌的凶狠残暴,他对己的无私奉献。

    他的精神,已经在卡拉哈迪遍地开花,他的容貌,已经深入卡拉哈迪每个人的心中。不仅仅是百姓平民,他真的征服了所有的人。只凭自己个人的人格魅力,还有他几乎无所不能的英勇。

    财政大臣莫菩提竟然早就等着兵哥归来了。这么久的时间,一大堆财政问题压在这个老臣的肩膀之上。虽然兵哥留给了莫菩提上万吨的黄金。可是很多事情都不是黄金可以解决的,因为对一个国家来说钱能解决的根本就不是问题,问题是很多东西都不是靠钱就能够摆平的。

    “相大人,您可算是回来了,你知道吗,我们比利尔德的金矿出现了大问题,沙金的开采虽然很成功,但是我们在水下开采的设备是个大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了,那就会立刻制约我们卡拉哈迪的经济大展啊!”

    “哈哈哈,您好莫菩提,你好年轻的塔下!还有你弗兰克、伊思安吉拉!”

    兵哥挨个打着招呼,但是再看到了博茨瓦纳女皇陛下的时候,兵哥突然惊呆了。

    我的天,这还是那个小姑娘吗?

    此刻的博茨瓦纳女皇陛下根本又回到了她最初的小公主模样的打扮,一身雪白的连衣裙,上面点缀着米蓝色的小花,一顶与连衣裙非常相配的白色遮阳帽,带着蕾丝的手套,乍一看,宛如走出神殿的花仙子。

    “瓦纳,你简直是太美了!啊!徐右兵参见女皇陛下!”

    “噗嗤!”瓦纳本来紧绷着脸,徐右兵这么久都不回来,她每天都睡不好。甚至是整晚上整晚上的做梦。瓦纳会在梦中看到徐右兵回到了他自己的家乡,他遇到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情人,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他和他的情人就在他的家乡,过着两小无猜的生活。

    一阵阵的刺痛,仿如刀割。瓦纳每晚都会在噩梦中醒来。梦中她痛哭流涕,她不能失去徐右兵,那是自己最爱的情郎。可不想,这家伙,这混蛋,今天还知道回来,他还没有忘记自己,没有忘记这里。

    噗嗤一声,瓦纳笑了,她被徐右兵的一句赞美就给逗笑了。甚至一切都烟消云散了。有什么比他回来了还重要呢,一切都可以抛开,只要他能够回来。

    “走,跟我来!”博茨瓦纳竟然上前一把抓住了兵哥的手臂,拉着他就向自己的内室跑去。空留一地尴尬不已的王公大臣们,这是女皇陛下要和相大人一诉相思之苦啊!

    一步不停的跑到了后院,博茨瓦纳终于是忍不住了,转身一把就抱住了兵哥哥,甚至她已经等不得再进入内室之中了:“兵哥哥,你终于是回来了,你知道吗,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你,你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虽然打扮的极其美少女模样,但是隔近了,兵哥突然现了博茨瓦纳要比以前憔悴多了。她甚至焦急出来,没有上妆,所以黑眼圈一看特别的明显,要比自己离开的时候憔悴多了。

    “瓦纳,让人看见了会笑话我们的,你怎么还长不大,我走这些天不会你天天都躲在被窝里面哭鼻子吧,你已经是女皇陛下了,卡拉哈迪的女王,你应该坚强起来!”

    “不,徐右兵,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卡拉哈迪最勇敢的勇士,也是最配女皇的人选。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更不能没有你。没有你的时候我食不香夜不寐,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很不适合。可是你知道吗,就这样他们还天天来烦我,我真的很郁闷很痛苦,徐右兵,我可能是病了,真的病了,饭也吃不下,整天只想哭!”

    兵哥听着这真诚而不掺加任何一点糟杂的告白,顿时整个人的神情就是一恍。他知道自己莫名中已经伤到了瓦纳,伤到了这个情窦初开的丫头。在卡拉哈迪,在博茨瓦纳,情窦初开的少女们表达自己的爱意根本就不需要遮拦,她们甚至会毫无顾忌的跟随着自己心爱的人去任何地方,只要那里有爱,就有方向。

    而瓦纳看着莫名所以的徐右兵,此刻对自己的告白甚至是没有一点反应,少女的心顿时就变得黯然起来。她的心在一刹那间隐隐的刺痛,甚至呼吸间已经不能够跳动。一阵阵如同心悸一般的刺痛感觉传来,刹那间让她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原来自己的梦境都是真实的,他在他的家乡,一定有着一位青梅竹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