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短短的两个月时间,拜迪斯瞬间扭转了危局,原油价格上幅达两倍之多。而随后卡拉哈迪宣布能源大开大招标的预案启动,导致拜迪斯的油价更是一路持续上涨,终于在卡拉哈迪招标预案彻底公布之时,拜迪斯的原油价格竟然突破了15o美元桶的历史新高,一时间让山姆国诸多的能源与石油大佬们跳河的跳河,跳楼的跳楼,倾家荡产,破产无数。

    而国际能源与石油组织只能是瞪眼干看,因为卡拉哈迪开辟的是亚洲市场,仅仅一个华夏就让他们的所有计划破产,这是让他们所梦都始料未及的事情。

    一切走上正序,徐右兵需要赶回卡拉哈迪。因为卡拉哈迪的招标大会就要举行,此刻他这个国家相再不出面,就实在说不过去了。好在他不必向岛国天皇陛下请假,毕竟他是神龙见不见尾的神龙使,这要是在百年之前,天皇陛下一年能够见到神龙使大人几面就不错了。

    留下安德利与威廉在拜迪斯继续帮忙,并且总览卡拉哈迪招标大会的事宜,兵哥登上了前往博茨瓦纳的专机。卡拉哈迪府博茨瓦纳已经于拜迪斯通航,国际航线开辟。这全是哈衣拉提尔这小子的功劳。他不愧于欧洲皇室空军学校毕业的,不仅仅从欧洲弄来了数架退役的战斗机,并且还搞来了两架波音737用作民航。

    一时间卡拉哈迪皇家机场大肆扩建,不仅仅升格为军用机场,又在博茨瓦纳近郊的多比加尔河畔修建了一处美丽的民用机场。

    与此同时哈衣叔侄两人在博茨瓦纳的身份陡增,哈衣买买提终于成了实质名究的空军大臣总司令,而哈衣拉提尔不仅仅成为了空军副司令,并且主管卡拉哈迪的军用和民用两处机场。

    一个小时后飞机临近了博茨瓦纳,已经可以在飞机上清晰地看到下面草原上的多比加尔河流。蜿蜒的河水犹如玉带,一直向东,流经塔伊利尔市,最终流入莫桑比克海峡。

    经过边检,半小时后徐右兵出现在了博茨瓦纳府大街。由于他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所以谁也不知道他低调的回归。

    一切看起来比走的时候好多了,街面上早已经恢复了正常,并且精心修缮。由于内战造成的残垣断壁已经不复存在,街道得到了重新规划,路面宽阔,房屋整齐。到处都林立着高耸的塔吊。城市正在建设,高楼正在筑基。

    看着欣欣向荣的一切,看着井然有序的人民,看着大街上繁忙的车辆和行人,以及指挥有序的交通警察,兵哥突然感到很欣慰。这才像个城市的模样。看来弗兰克已经引进了不少建筑行业的专家,各种市政建设与规划,都是按照目前上国际最流行的态势布局的,想必等建好了以后,和其他国家的府比较起来,也不相差多少。

    找了个公厕洗了把脸,兵哥撕下了脸上一层细细的硅胶面具,在这里他决定以真面目示人。出门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博茨瓦纳府邸。

    “你是相大人?我的阿拉之神!您真的是相大人吗,是我们的筛海阿拉!”出租车司机一开始打火启动还没有认出徐右兵,但是仅仅是跑了不到半公里,这小子猛点刹车,差一点没让兵哥一头撞到前挡风上去。

    “咳咳,那个啥,好好开车,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兵哥有些疑惑的摸了下自己的鼻子,他感觉有点小小的不自信。你妹的,哥又不是明星,至于这么让你这么崇拜吗?

    “啊!真是我们的筛海,我们的相大人!我简直是太荣幸了相大人,您看,往前看!”

    顺着出租车司机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副巨大的海报画像就挂在一处高高的建筑物的外墙之上。画像上兵哥表情凝重而又严肃,但看起来又稍带着些许期待的微笑。他目视远方,好像正在注视着卡拉哈迪整个国家的变化。

    “我们的筛海,我们的相大人,您就是我们卡拉哈迪人民的神,我们博茨瓦纳最勇敢的勇士。在您的带领之下,我们步入了新民主主义国家,每个人都有工作,每个人都能够吃的上饭。有衣服穿,有活干,还有钱花,所以您就是真主阿拉派到我们卡拉哈迪的神!”

    呃,这也太吹捧了吧,兵哥简直被说得无地自容,此刻他只想让这位司机大叔快点把自己送到皇宫。说起来我也没做什么啊,其实还不是为了我自己那点私心。徐右兵龌蹉的想着,但是嘴里却下意识的说道:

    “快别这么说,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卡拉哈迪富强了,我们在任何地方都能够抬得起头,腰杆在什么时候都能够挺直了做人,不是吗!”

    “是的,是的大人,您这是出去视察啊,就像华夏国说的微服私访是吗。我感觉我们卡拉哈迪有很多地方采用的都是华夏国的制度,甚至从华夏国到我们这里来帮助我们搞建设的人特别多。

    我现在都在业余时间学习华夏语,因为我所拉的客人大都是华夏人,如果语言不通很难做生意的。再说我们本地人可坐不起出租车,要不是因为相大人您一宣布独立的时候就给我们国家拿出了那么多的储备黄金,恐怕我们国家现在还是一堆残垣断壁呢!”

    “哈哈哈,国家贷款也需要资本的抵押啊。黄金也不是我自己的,是达摩利剑军方的。怎么样,弗兰克的军队还守纪律吧,大街上会不会扰民?”

    “不不不,大人,弗兰克将军可是我们卡拉哈迪最公正的将军大人,他的勇士们秉公执法,对人民秋毫不犯,军纪严明,如果有人敢骚扰百姓,那直接就是枪毙啊!没有哪个小子敢冒这样的风险,再说他们可都是我们国家的勇士。人家虽然来自山姆国,但都加入了我们卡拉哈迪的国籍,仅仅这一点,就是让我们敬佩的。”

    一听这话徐右兵暗自点头,弗兰克带来的家伙们其实全都是监狱黑帮的罪犯们。只是现在突然摇身一变成了维护正义之师,转变当然是巨大的。这曾经的犯罪份子们可是最熟悉法律的,更何况这帮家伙们现在本身就是法律的制定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