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威尔逊做梦也没有想到欧洲皇室舰队其实就是annie雇佣兵团的力量。对于annie的恐怖不是以谈判就可以达到目的的。因为对annie女皇陛下来说,根本没有任何能够打动她的条件。这在世界雇佣兵中就是一个例外,更是无限的恐怖存在。

    annie的公平公正,几乎众所周知。

    如果说这是欧洲皇室的作为,威尔逊自信可以通过其他条件足使他的舰队退兵。但如果是那个女人,他简直没有一点办法。

    可没想到,让他头疼的不仅仅是annie雇佣兵团,当他知道了博茨瓦纳皇室警备司令竟然是弗兰克的时候,威尔逊突然想到了一个更为恐怖的家伙。

    对,就是他——徐右兵!

    那个现在已经成为了卡拉哈迪首相的家伙,那个曾经绑架了自己,并且威胁自己,让自己做出了无限妥协的家伙。

    是他,是他,就是他。不仅仅是这个家伙,而黄石那黄金劫案,抢劫运钞车的各种恐怖行为都是他,一定是他。

    法克鱿!威尔逊很想破口大骂,大骂第五舰队这个混蛋毫无能力的作为,但是此刻他突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无力,即便是大骂一番又能怎么样,难道能解决现在迫在眉睫的问题吗?

    滴铃铃——

    正在威尔逊万分恼怒至极,他办公桌上的电话猛然想起。这是山姆国专线电话,保密内线。

    “我不管你是哪个混蛋,如果你解释不了现在打电话给我的理由,那就等着向我递交辞呈吧!”威尔逊愤怒不已的抓起了电话,此刻他对任何人的打扰都是不想留任何情面的,因为他需要万分冷静的判断,他要找出对付annie女士的办法,找出对付徐右兵那个混蛋的办法。

    “哈哈哈,老朋友,我没有想到你的脾气还是那么的令人不可以接受,其实我真的为你的手下们感到悲哀,面对你这样的上司,他们是怎么生活的,这是让我非常难以想象的问题!”

    “你是谁?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和我说话!”威尔逊举着电话望着话筒莫名所以,这家伙太猖狂了,他有什么资格这样和我说话,简直是太不自量力了。

    “哈哈哈,我是谁,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的先生,难道你对奥士尼要塞的事情彻底的忘记了。那真是令我遗憾的一件事情。不过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想我们之间的确已经不需要再谈论什么了,因为将会不存在任何谈论下去的价值,不是吗尊敬的威尔逊将军!”

    嘶!

    威尔逊抓着话筒突然感到浑身一阵恐惧。这种恐惧完全是发自心底内心深处的。他在慢慢地上延,扩散,直到充斥全身。

    “徐右兵!是你?”

    “哈哈哈,感谢你还记得我的名字,我不得不对你良好的记性表示由衷的赞美司令大人。但是我很想说,其实你就是属鸡的,完全就是一个记吃不记打的货色!

    怎么,难道你到现在为止还想对拜迪斯做点什么?难道你就不会惧怕我的怒火吗你这个混蛋?”

    “nonono,徐右兵,话不是这么说的,我是山姆国的三军统帅,如果你这样逼迫我,实在是让我为难。为了我的国家,我需要一个非常正当的理由,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徐先生?更何况你现在身为卡拉哈迪的首相大人,并且弗兰克那家伙也成为了你忠实的手下,所以我很想说,你们的卡拉哈迪,或许现在是非常平静的!”

    “你威胁我威尔逊!你会为你这次与我很不礼貌的谈话付出代价的!”

    “等一下,徐先生,等一下!请不要挂断,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入到了我的专线。但是我明白你的能力。我说的是事实,因为事情不仅仅是我一人可以决定的。我需要听从哈根达斯总统先生的决议,我需要服从哈根达斯总统先生的名令!”

    威尔逊紧张的抓着电话,他感觉出了徐右兵的愤怒。这家伙要挂断电话,甚至想要撕破脸皮。如果这家伙不顾一切的撕破了脸皮,相信自己的那点糗事瞬间就会被他曝光,这是威尔逊绝对不可以允许的。

    “你竟然学会了推脱,威尔逊,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你的话吗。我可以很郑重的告诉你,拜迪斯的事情就是我徐右兵的事情,如果你真的不顾及一切,我也可以不再为你保守秘密,因为那完全的没有必要!”

    混蛋!

    威尔逊很想抓起电话狠狠地砸到墙上,因为他不想继续听这个混蛋讲下去。一失足成千古恨,当初在奥士尼要塞,自己被他死死地抓住了把柄,从那以后,这小子几乎就是自己的噩梦。他真的不愿意听到这家伙的名字,甚至一辈子都不想听到。可不想,人生终究是那么的戏弄,有时候越是不想听到,越是需要躲避,却不想越是要和他打交道,甚至想怎么躲避都不能。

    这人就是自己的噩梦,一生的噩梦。

    “不,你应该知道,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理由,我很难向总统先生解释的,很难!”威尔逊妥协了,为了他自己。当真正的威胁直逼他自己的关键时刻,威尔逊只有妥协。因为即便此刻他不妥协,他也最终会因为事情的败露,而受到最严酷的惩罚,那时候不仅仅是身败名裂,甚至他要面对坐牢的危险 。

    威尔逊不想冒险,特别是他如此高贵的身份。他的一切,都决定了他冒险的不值。

    徐右兵哈哈大笑,拿住了这家伙的软肋必将制服他的一切。就如同一句话说的实在:

    我用双手成就你的梦想,如果暴力不是为了杀戮,那将毫无意义!

    而如果把柄拿捏不住你的七寸,那么我的电话将毫无意义。

    “非常棒将军阁下,我相信你是历史上存在的最讲道理的一名将军。但是我更相信你的公平与公正。因为历史已经给了你公正的判决,他在关键的时刻,给了你们最充分的理由,就比如那记录详细的发射记录,你说呢将军阁下!”

    “发射记录?”作为山姆国,那份发射记录简直就是一份最令他们头疼的证据。正是因为那份记录,所以山姆国第五舰队才放任了欧洲皇室舰队和岛国舰队在这片地区的肆意游弋。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一份莫大的耻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