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浓浓的烟尘越来越大,最后竟成蘑菇云状放射开来。  马丁奥本号从中间一分为二,船体以肉眼所见的慢动作断裂开来,竟然从中间倾倒,轰然下沉。

    “快跳船!法克鱿,这帮狗娘养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保护舰长,快,保护司令!”

    船上一片混乱,士兵们蜂拥的下水,完全不顾一切的从甲板跃下。此刻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选择的余地,跳下去或许还能够生还,只要不被巨大的船体搅入海底,那就谢天谢地了。

    但是对面岛国巡洋舰队上的官兵们完全的傻眼了,旗舰号巡洋舰更是立刻停止了射击,麻麻滴,炸沉了?

    可,这并不是自己所为啊!

    我们岛国的舰队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明明只是导弹射在离马丁奥本号还有两海里的位置处,怎么就炸沉了呢?再说对方已经完全的展开了宙斯盾攻防系统,大部分的导弹都被他自身拦截,落在海里的已经是很少很少了。

    如果说这次对射,以公平的角度来看的话,马丁奥本号可以说完全不惧怕岛国任何一膄驱逐舰。

    此刻就连松井大岛也禁不住举目四看,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刚比加尔已经停止了武装演习,甚至在两膄舰队交火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射一枚导弹。难道说,对面的马丁奥本号真就是自己方军舰击沉的?

    “这个责任我们不担!救人!”松井大岛愤怒的吼着,甚至此刻他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感觉他已经背上瓜落了。

    果不其然,就在他命令下达之后,海事电话突然刺耳的响起:

    “八嘎!你为什么不服从命令,为什么要炸沉马丁奥本号!”

    “不,相大人,我们并没有对马丁奥本号展开实际性的打击,我们所有的导弹只是投放在他舰体周围两海里处,是严格遵守着相大人您的命令的。我怀疑是他们自己船上的鱼雷爆炸,所以导致了他们自身舰体的爆炸!”

    “什么?混蛋,这怎么可能!你让我怎么向米国的威尔逊解释!我不管,松井大岛君,如果十分钟之后,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你就自己向天皇陛下解释!”

    “哈衣!”松井大岛小心谨慎的答应着,身上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冷汗沁满了。

    这家伙呆呆的坐在指挥室中,是扒啦乱了脚趾头也想不到马丁奥本号怎么就会炸了,你说他怎么就会自己炸了呢?

    难不成这庞大的军舰,排水量上万吨的军舰就是纸糊的一般不成?山姆国的蠢猪们啊,就这样你们还号称什么巡洋舰之王,我看你们连个渔民的小舢板子也不如。

    “对,打个电话,打个电话!”松井大岛冷哼一声,再次抓起了桌子上的卫星电话拨了起来。现在他急需要有人帮自己说话,这个锅他不能背。

    滴滴滴

    电话音响起,兵哥已经乘坐专机飞在了浩瀚的印度洋上空,此刻的兵哥很惬意,他在第一时间就得知马丁奥本号被击毁的消息。抓着高倍望远镜,看着演出海面上不断腾起来的浓烟,兵哥的心中惬意至极。

    “麻痹的,让你狂,我看你这次还怎么狂妄!任谁也想不到威廉会在海底埋伏了一膄常规潜艇,就算是岛国小鬼子都没有现那艘拉达级潜艇的存在。

    妹的,威廉这小子厉害啊,关键时刻以一膄八十年代的古玩,竟然干掉了新世纪的驱逐舰王。这简直太可怕了,他制造了一个新时期海洋战争的神话!

    通知达咪西那个家伙,让他就不要像个缩头乌龟一般的继续躲起来了,来了这么多的帮手,也是他该出来放放风,耀武扬威的时刻了!”

    有人立刻答应,照着吩咐通过加密无线将兵哥的意思了出去,而就在这时,兵哥的电话又响了。不是别人,正是松井大岛这家伙打过来的。

    “你做了什么,你这个家伙!”兵哥先制人,看着电话一脸的阴笑。

    “啊,主人,快救救我,快救救松井家族。真不是我干的,这真不是我干的。我真的很纳闷,难道米国的巡洋舰就是纸糊的吗?我的主人,帮帮我!”那面松井大岛忐忑不已,他现在能找的只有兵哥一人,徐右兵对他不仅仅有知遇之恩,说起来那还有可能存在着亲戚关系呢。这忙他一定要帮自己,不帮不行啊!

    “帮你?大岛君,我在三万英尺的距离都能看到你那里滚滚的浓烟,你们两方相距不足五十海里,你让我帮你,你说马丁奥本号不是你炸沉的,你说出去谁信?

    你们十二艘战舰成战略队状态依次摆开,对马丁奥本号简直形成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现在你又说那不是你的杰作,你这是骗鬼吗?”

    “啊,我的主人,可现实并不是这样的啊,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在他的周围开炮,并没有碰到他一丝一毫啊!”大岛松井带着哭腔,此刻他自己都感觉自己语言解释起来的苍白与无力。

    “哈哈哈,混蛋,就算炸了又怎么样,难道你没有现他们军舰上的战斧巡航导弹吗?干得不错,值得表扬!”

    滴滴滴

    兵哥一甩手挂断了电话,令对头的松井大岛万分的疑惑。干得不错,不会吧,难道神龙使大人的脑袋被驴给踢了?

    这?怎么解释,这话,怎么理解啊!

    山姆国,新能源战略部总署大楼内奥本托马丁的办公室内一片嚎叫。

    “混蛋!我的马丁奥本号!这是决不能饶恕的事情,绝对不能!混蛋,这简直是对我们米国的侮辱,是对我们米国人格和尊严的侮辱,我不能接受,坚决不能接受!”

    “冷静,托马丁,这可不是我遇到的你。难道为了你的一膄驱逐舰,我米国要同岛国开战不成!再说,对方可是清晰地传来了你驱逐舰上战斧巡航导弹射的资料,甚至还有射记录,这帮混蛋,为什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记录呢?”

    威尔逊此刻就像是一个斗败了的公鸡一般的窝在宽大的沙内,此刻即便是他自己非常的愤怒,但是还需要秉承总统哈根达斯的命令,来对奥本托马丁这个始作俑者进行劝解。

    是啊,小辫子被人抓在了手里,并且死死地抓住了。让米国没有任何辩解的理由啊!

    你就说为什么这么混蛋,这种射记录也是能够随便进行记录的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