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道目光聚集在说话的人身上。

    “这头玄蛇身上的伤明显不是一击毙命,是经过一番激战的。”

    这是位男子,高大英俊,衣着华贵,面带傲气。

    “意味着是一名大能级的星尊。”他说出自己推测。

    “可为什么他会不顾玄蛇尸体?这可是宝贝啊。”有人疑惑道。

    “很简单,他受伤了,而且非常严重,必须马上找地方养伤。”

    男子说的很笃定,嘴角上扬。

    他的话不无道理,其他人也都接受这个说法。

    “那么?”

    他们陷入犹豫中,脸上的喜色变得纠结。

    这样的话,他们无法心安理得将玄蛇占为己有。

    可就这样放弃的话,又都是不甘心。

    旋即,他们将决定权交给说话的男子。

    “这里是禁地。”

    男子只是简单说了一句。

    其他人愣了下,很快明白什么意思,默契的露出相同笑容。

    不再犹豫,他们手脚麻利的把玄蛇从寒潭中捞出来。

    那边,神魂回到本尊的江辰正打算离开禁地。

    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不过他没有忘记寒潭中的大蛇。

    “那应该是玄蛇吧。”

    不焦急的他也变得睿智不少。

    他想到玄蛇的蛇胆是很宝贵的原料,又来到了寒潭。

    正好撞见正在剥着玄蛇的一行人。

    在禁地中,大势力的震慑力有限,加上穷凶极恶的人又多。

    故而这些人看到江辰时,都是如临大敌。

    不过看清楚江辰连一个星宫都没点亮,又都放松下来。

    “速速离开。”

    没有客套,没有询问,傲气的男子直接赶人。

    说话时,队伍中的其他人皆是用着不善的眼神看过来。

    江辰看了一眼玄蛇,发现致命伤正是先前那一剑造成的后,冷笑一声。

    “该离开的人是你们。”他不客气开口。

    “你想要抢?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有人嘲弄一句。

    “小子,你最好搞清楚,我这里每个人都比你强。”

    “这头玄蛇,乃是我斩杀。”江辰说道。

    对面的人先是愣了下,接着爆发出刺耳的大笑声。

    “你既然知道这是玄蛇,应该晓得凶兽的实力,哪怕是大能遇上也吃不消。”

    “最后说一遍,速速离开。”傲气男子说道。

    江辰摇了摇头,拔出天阙剑,眼神冰冷。

    “道剑!”

    可惜的是,这伙人完全没注意到他的神色变化,全都被天阙剑给吸引。

    他们交换着心照不宣的眼神,又一次把目光看向傲气男子。

    “你说这头玄蛇是你所杀?如何证明,你才第一星尊,还是说有长辈出手?”傲气男子不动神色问道。

    江辰像是不知道这是试探,道:“只有我一个人。”

    这个回答让他们很满意。

    傲气男子笑了笑,道:“如果你是想要虚张声势,那可大错特错。”

    “哦?你们要如何?”

    “要你性命!”

    另外一名男子突然出手,千回百转的剑锋带着杀戮意志。

    他是第三星宫,自认为超越江辰不是一星半点。

    故而这是必杀一剑。

    可在来到江辰身前时,皎白的月光划过,他的身子定在原地。

    一剑封喉!

    他手捂着喉咙,可依然无济于事,一头栽倒在地。

    寒潭边的气氛更加冰冷。

    一切发生太快,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

    紧接着,他们又气又惊。

    “你真是好大胆子,知道我们是谁吗?”傲气男子如临大敌,脑海中都是那一剑的风采。

    第五星宫的他都有种要被毁灭的感觉。

    “你们是死人。”江辰说道。

    一句话让眼前的人浑身冰冷,要被冻结似的。

    “哼,纵然你剑术了得,可也只是第一星宫,又能如何?”

    傲气男子说着,联合其他人一起出手。

    其他人尽管心惊,可是仗着人多还不至于丧胆。

    没想到的是,刚刚交手,傲气男子竟是抛下他们,一溜烟跑了。

    等到他们回过神来,面对的就是江辰的剑锋。

    那可不是傲气男子所说的仅仅是剑锋厉害!

    傲气男子一鼓作气跑出上万米才放慢速度。

    回头张望,没有看到人追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和江辰硬碰硬只有死。

    他的那些同门恐怕已经是凶多吉少。

    思来想去,傲气男子流露出狠厉之色,来到一处山林中。

    山林到处都是战斗过的痕迹,而在高处扎着不少帐篷。

    此时正有五个强大的男女围在一起先聊着。

    “听说五族这次是不把那人杀了不罢休啊。”

    “要翻遍黑暗大陆每个角落吗?”

    “这个叫江辰的人还真是无法无天啊。”

    “就这些破事,不用去管。”

    他们来自第七界,但不是这次针对江辰的队伍。

    早在那之前,他们就在禁地中历练。

    “沈行,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余儿他们呢?”

    一名短发女子注意到回来的傲气男子,不解道。

    “李师姐!余儿他们都死了!”

    傲气男子伤心大叫着。

    “什么?!”

    女子震怒,其他人也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纷纷围过来。

    “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那沈行马上道:“师姐,我们在外行走时,碰到一头玄蛇,本想回来通知师姐,但有人拉住我们,要联手斩杀。”

    “我们见他实力不弱答应,事后也成功杀死玄蛇,谁知道那家伙要私吞玄蛇,要我们滚。”

    “我们气不过上去理论,结果他出手杀人,就只有我一个人逃出来。”

    听完这番话,短发女子怒气冲天,身边的人也都是气极。

    “走!我倒要看看那家伙长什么样子,敢这样嚣张!”

    “敢随便杀我们的人,是在打我们红云会的脸啊!”

    “不将他碎尸万段,我们在天武界还如何立足!”

    听到这些声音,短发女子咬了咬牙。

    “带路!”

    她咬着牙向沈行说出两个字。

    顿时,一伙人赶赴寒潭。

    沈行内心冷笑连连,他的师姐和其他人那可都是天才人物,超越大能。

    纵然有三头六臂,也要服服帖帖,束手就擒。

    很快的,他们来到寒潭处,如沈行所说的,其他人全都被杀死。

    但意外的是,江辰没有离开,正蹲在寒潭边上洗手。

    再看玄蛇,只剩下骨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