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死掉那男人的朋友闭上嘴,知道江辰不比古猿族好惹。

    他们想要混到人群中,可是周围的人都是避之不及,非常滑稽。

    兵长还没丧命,遭到了重创,可是以星尊的顽强生命力,只要没当场断气都能活过来。

    除非敌人继续出手。

    比如现在正要拔剑的江辰。

    看到他把手放在剑柄上,城中的人惊呼不已。

    纷纷猜测着这个人到底是谁,未免也太无法无天了。

    还好在这关键时候,一道金芒划破长空,来到江辰的面前。

    “军长!”

    金芒化为一个挺拔的男子,见到他来,城中的玄甲兵发出欢呼声。

    玄甲军不仅仅这座城的一支,在许多地方都驻守的有。

    军长是最高头衔,下面是兵长。

    让人意外的是,这位军长非常的年轻,二十岁出头,相貌堂堂,气宇轩昂。

    身上的玄甲也有所不同,多出许多象征性的装饰,最突出的是背后长长的暗色披风。

    “你叫什么名字?”他开口道。

    “这重要吗?”

    “你不愿意说,我不会勉强你,这件事就此罢休如何。”军长说道。

    没有咄咄逼人,也没有阴阳怪气,是抱着解决事情的态度。

    江辰脸色缓和几分,无所谓耸了耸肩,手从剑柄上移开。

    “我叫贺守。”

    军长嘴角露出和煦笑容,说出自己名字。

    “江辰。”

    这让江辰有些过意不去,说出真名。

    不过来自第七界的对方反应不是很大。

    他先向江辰点了点头,指挥着玄甲军带着兵长去疗伤,清理掉尸体。

    “换个地方说话可好?”

    忙完后,他来到江辰身前。

    “可以。”江辰没有拒绝。

    人们目送着两个人离开,感叹万千。

    “这世上果然是实力说的算啊。”

    有人长叹一声,说不出的羡慕。

    能让玄甲军的军长欣赏,生出结交之意,没有江辰这样的实力根本不可能。

    军长带着江辰来到一家酒楼坐下。

    “现在第七界都秉承着以和为贵,善待古族,谁若是挑起事端,那就是罪人。”

    说到这个,军长面露不快。

    “可古族又不是弱势群体,为什么要这样子?”江辰不解道。

    两人就这个话题聊了起来。

    江辰了解到上三界,那些站在金字塔顶尖的人族都很积极接纳各族。

    原因有很多,比如说将有可能到来的劫难。

    还有各族带来许多失传的东西,比如说仙丹的丹方!

    “在第七界还有些人,愚昧无知,认为万族出世,是人族昌盛的预兆,人族将要成为万族主宰。”

    “故而他们竭力维护各族,帮他们开脱,妄想换来各族的好感和忠诚。”

    军长气恼道:“所以不是我的人无能,我被贬到这里来,就是因为做了你今天差不多的事情。”

    “我明白。”

    说到这份上,两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这也难怪,都是年轻人,天赋和战力相似,在对待古族上的态度也难得契合。

    军长热情的把江辰叫到这里来,就是欣赏他敢抗衡古猿族。

    “不说这个了,影响心情。”

    贺守被这沉重的话题弄得很不开心,道:“江兄,你也是来寻宝的吧?”

    “是的。”江辰大方承认。

    “可你和古族闹僵,不是好兆头。”

    “哦?”

    江辰知道这一切都是古族在引导,听这话的意思,难不成古族已经破解那块石碑?

    “其他人都是无头苍蝇,唯有古族掌握着一定信息,现在城中都想和他们攀上关系,共同行动。”

    “以你的实力,足以和他们平起平坐,我可以帮你搭桥牵线,虽然你今天和古猿族发生冲突,可那胜天不会因此使绊子,那不是他们的风格。”

    江辰求之不得,他正想要弄清楚古族的实力有多强。

    “军长,我性格不怎么好,按照以往的经历来看,八成会和古族发生冲突。”江辰说道。

    闻言,贺守愣了下,接着捧腹大笑,觉得十分有趣。

    “没关系,我只是把你带过去,你就算闹翻天,也不用担心牵连我。”

    “那我就放心了。”江辰轻笑道。

    旋即,两人一直没有分开,聊得十分尽兴。

    在黄昏时,军长带着江辰去见各个古族。

    在今晚正好有个聚会,三个古族商量着行动的细节。

    “有古猿族,神翼族,银血族,都是王者级。”贺守说道。

    “王者级?”

    江辰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军长很耐心的向他解释,这是九界给各族的定级体系,方便管理,也能避免很多误会。

    王者级都是些能待在上三界的存在。

    江辰以前翻阅过的古史中,在古族社会体系中地位较高的,都排进王者级。

    “军长,今晚可能不仅是发生矛盾那样简单,可能还要杀人。”江辰冷冷道。

    神翼族不用说,身为伏杀江清宇的布局者,罪无可赦。

    银血族的皇参与其中,也是幸存的三皇之一。

    听他这样说,贺守转过头来,沉吟了片刻。

    “那就尽量制造出我可以插手的理由。”他说道。

    单凭江辰一个人,要想在今晚聚会中杀人后全身而退,有些够呛。

    “我尽量。”

    江辰话是这样说,但心中已经决定不麻烦对方。

    萍水相逢,他很感激对方的赤诚之心。

    只是他不愿随便牵连到别人。

    很快的,二人来到这座城中的一栋大宅子外。

    三个王者级古族就在这里。

    江辰发现在宅子外面都有着各族的将士在巡逻。

    注意到这一幕的贺守面带不快。

    玄甲军镇守这座城,但古族这样一弄,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进去吧。”

    贺守没有发作,面色很快恢复如初。

    正当二人要进去时,一辆散发出彩色的马车从天空飞来。

    此时夜幕降临,这辆马车立马吸引住无数人眼球。

    七色光芒照亮黑夜,宛如日月,任谁都忽视不了。

    江辰正感叹这辆马车过于浮夸,结果那车来到他面前。

    准确说是停靠在贺守的身前。

    “贺守师兄。”

    “贺兄,好久不见。”

    “贺哥哥!”

    一群年轻跳下车,热情地打起招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