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在树中感受到阵法的气息,若有若无。

    细心观察,发现是树所在的这块地面有蹊跷。

    他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座光秃秃的石山,缺少植被,在这草木茂盛的山脉中很不寻常。

    他走向石山,绕了一圈,心中有了答案。

    此地确实有阵法,而且是一门大阵。

    不是攻击类型的阵法,也不是防御类,而是藏匿的阵法。

    将某块地方与世隔绝,外人走在其中,都不会发现,比如说这座石山。

    在石山的阵法中,有着全然不同的世界。

    “看阵法的年代还很古老,如果我能进去,就可以躲开杀手,破除石像第二层禁制。”江辰心中有了主意。

    石山这一门大阵,江辰如果想要破之,必须用上阵盘,可这东西他还没准备。

    还好他只是打算藏进阵法中,尽管听上去和破阵差不多,因为这类阵法就是防止外人闯入。

    但江辰找到阵法的入口,就是他先前看到的那一棵大树。

    环绕着大树走了三圈,身边的景物悄然变化,石山变得风景秀丽,绿意盎然,引人注意的是山腰处有一排排殿宇。

    “第六座猎宫?”

    江辰想起闻心曾经说过的,山脉**有六座猎宫,可最后一座至今没被人发现。

    “不对!这样的藏匿阵法尽管隐秘,可阵法大师不止我一个人,怎么没有人发现过?”

    江辰脸色一变,就是要从入口出去,可脸上很快展露出苦笑。

    “阵中有阵,进来者有进无出,难怪如此。”江辰无奈道。

    藏匿阵法不算高明,可是入阵之后,里面反向布有一个封印大阵,进来的人不要再想出去。

    “该死的,早知道上次就买一个阵盘。”

    江辰后悔不已,如果阵盘在手,他不用担心眼前的麻烦。

    当然,阵盘只是工具,江辰依然可以破阵,将要演算的信息通过原始方法记在地上或是纸上,早晚能找到阵眼。

    只是这个过程嘛长达十年都算快的。

    这也是为什么阵盘是布阵或破阵不可或缺的工具。

    阵法中的世界安静祥和,山腰处的猎宫也没有生灵的气息。

    江辰知道阵法有多古老,猜测这里不会有人。

    “莫非是传承之地?”

    江辰开始猜测,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相当于闯进遗迹。

    凡人终有一死,无论多么厉害的强者。

    一些强者死后,留下无数资源和产业给后人。

    也有不少强者无心经营势力,加上悠长的寿命,到死的时候,也是孑然一身。

    他们不甘一身修为就此浪费,想要找个人传承下去。

    他们的葬身之地,往往有着强大的传承,这种地方被称为遗迹。

    和皇陵不同,皇陵就是坟墓,不是给人寻宝的,要不然,也不会只有江辰一个人得到好处,其他人都两手空空出来。

    江辰往山上猎宫走去,能见到山林中不少的鸟禽和妖兽。

    都是误打误撞闯入阵法当中,在此一代代繁衍。

    “如果得到传承,就能顺利出去,如果不能,将会困死在这里。”

    江辰紧握着赤霄剑,将情况告知赤霄剑灵。

    “小心点,这里确实符合遗迹的特征,可一些强者不会随随便便就将传承给别人,考验往往都很残酷。”

    “我知道,你的记忆恢复了?”江辰好奇问道。

    “是的,已经能记起很多事,不过又多又混乱,而且都是片段,无法总结。”

    “那应该知道赤霄剑原来的名字了吧?”

    江辰想听听之前名字好不好听,如果不错的话,倒是不介意改一改。

    “没有,这部分记忆就好像被下禁锢,必须要等到赤霄剑完全恢复。”

    这个时候,江辰来到猎宫外面。

    他不急着进去,四处打转,像这样的遗迹,一般都会有说明的地方。

    果然,他找到一块石碑,不知立在这里多少年,雕刻的文字已经和石面混为一色,江辰往上面浇水才看清写着什么。

    很快的,他面露失望。

    这石碑记载的都是朱雀国猎宫,和遗迹没有半点关系。

    “可能是某位快陨落的大能没时间建立洞府,将朱雀国第六座猎宫占为己有,布下阵法,然后别人就以为第六座猎宫埋葬着宝藏,看来这就是传闻的真相啊。”

    江辰看过很多书,知道传闻会被扭曲到什么样的程度,说是面目全非也不为过。

    旋即,他又看向猎宫的大门,知道一切秘密都要推门进去才能知道。

    他尝试散布神识,结果被隔绝在外面,这很正常,之前在至尊地宫,神识也穿不透石棺。

    确定猎宫没有什么触发式的禁制或是阵法,江辰这才上去。

    一路走到正殿,轻轻一推,门便是敞开,里面漆黑一片,不知道多少年没通过风,空气中弥漫着怪味。

    “不像是遗迹的地方?”江辰皱了皱眉。

    书中记载一些幸运儿获得遗迹的过程,都是精彩万分。

    印象最时刻的是,一个人上山给卧病在床的妻子找寻雪莲治病,结果在雪山之巅发现一艘巨船,船上建立着楼台宫宇,如同移动的皇宫。

    那人进入其中,获得无数至宝,成为圣域一方人物,建立起来的势力至今存在着。

    眼前这个宫殿,幽暗而又平凡,到处是灰尘,角落都是蜘蛛网,和江辰想象中有些差距。

    刚往里面走去,一块牌匾掉落下来,砸在地上发出巨大声响。

    不过,牌匾又弹飞到空中,发出淡淡的光芒。

    一个声音传进江辰的耳边。

    “祭炼此匾,得我传承。”

    “看上去也不像多么厉害的传承啊。”江辰来自圣域,见识非一般人能比,不仅没有兴奋,反而有些失落。

    尤其是,他在这块牌匾察觉出不对劲。

    于是,他悄悄拿出一个玉**,握在手心,这才运转起真元炼化牌匾。

    触及到真元,牌匾从边缘开始融化,到完全消失之后,化成一张鬼脸,朝着江辰面部扑过来。

    “哈哈哈哈,终于等到了!等到了!这就是我想要的肉身!”恶鬼般的声音响彻整个宫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