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跟随着卫将军的亲兵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江辰的人。

    尽管他已经死了,可是留下的教训依然深深影响着卫将军。

    这天,卫将军如往常一样巡查着冰宫附近。

    忽然间,冰宫在周围百里的雪山结界传来感应。

    一个强大的气息以着飞快的速度向冰宫冲来。

    想到现在的局势和刚刚结束的大战,卫将军立马带着最强的将士前去拦截。

    “这就是强大气息?”

    看到江辰还才这样年轻,卫将军怀疑是不是感应结界出现问题。

    “站住!”

    不管如何,他还是上去把江辰拦下来。

    “你”

    正要开口,卫将军就如触电般僵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他身边的将士疑惑不解,不过等到他们也看到江辰相貌时,都是差不多的反应。

    尽管年龄对不上,可实在太像了。

    “我来见你们灵王。”江辰说道。

    如果是换成以前,卫将军早就冷嘲热讽一番。

    可现在不同,他看着眼前这人,想起第一次遇到江辰时的情景。

    他想了想,道:“还请告知是什么事,我好去通报。”

    他的态度一度让江辰以为卫将军这个位置已经换人。

    “有要事。”江辰说道。

    这个回答不尽人意,不过卫将军想了想,没有为难,领着他去冰宫。

    之所以如此,也不全是因为江辰长的相似,还有他星尊的境界。

    “应该不是他吧,年龄对不上,而且他也不可能打破神体的诅咒。”卫将军一路上偷偷打量着江辰,心中充满着困惑。

    很快,江辰来到熟悉的冰宫,走进玄冰砌成的大殿中。

    他很快看到云守和冰山老人。

    “你!”

    二者看到江辰突然走来,吓得本来雪白的脸庞更是没有人色。

    很快,他们的反应和卫将军差不多,心中猜疑不定,无法确定。

    冰灵王一如往常,如最完美的冰雕坐在王座上。

    “我有重要的事情想和灵王私下谈谈。”江辰说道。

    这话让大殿的冰灵族齐齐皱眉。

    不过最后冰灵王还是挥了挥手,让其他人都出去。

    “敢问冰灵王知不知道江清宇的消息?”江辰问道。

    冰灵王面不改色,只是眼眸中透露着古怪。

    一个长得无比像江辰的人跑来询问江辰父亲的消息。

    “你是谁?”冰灵王问道。

    “江清宇是我父亲。”江辰答道。

    在冰宫不远处的一座雪山中,江辰的师姐,另外一位雪儿坐在山巅。

    她微闭着双目,风雪不侵,自身比寒冰还要冷。

    突然响起的脚步声让她睁开眼睛,只见一名服侍她的宫女迈着艰难的步伐走来。

    宫女没有她的实力,尽管也是冰灵族,在这山巅上依然支撑不住。

    雪儿皱了皱眉,也不见有什么动作,风雪全都静止,冬日从云层中洒落下来。

    宫女长呼一口气,抬头看向雪儿。

    “我说过,不要随便来这里。”雪儿先开口道。

    她不需要宫女,但冰灵王执意要这样安排。

    因为冰灵族已经将她册封为公主,她一家成为冰灵族的王族。

    “夜公主,有很重要的事情,我想你会感兴趣的。”宫女说道。

    雪儿轻轻摇头,遥望远方,轻声道:“我已经没有感兴趣的事情。”

    “是关于江辰的。”宫女说道。

    一句话让雪儿彻底变色,站起身来,眸光冰冷,逼视而去。

    宫女吓得不轻,膝盖发软,跪在地上。

    “说清楚。”

    片刻后,雪儿开口问道。

    她想到这宫女不会平白无故跑来说这个。

    冰灵族没有人会随随便便在她面前说这个名字。

    “除非?”

    雪儿心中一动,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充满着期待。

    等到宫女说完详情后,她再也控制不住,以最快速度飞往冰宫。

    可惜江辰已经离开冰宫,漫无目的飞行着。

    冰灵王表示所有的灵族都没有参与到江清宇和神翼族的决战。

    故而,江清宇现在的下落无从得知。

    其实在江辰的心中,已经知道最大的可能性是什么。

    面对五皇,父亲的封印势必会被冲破。

    最后的生机肯定会流失。

    再根据江清宇化为金色火焰消失的传闻,应该是太阳金轮失去控制,完成它的使命。

    深深的无力让江辰很是受挫。

    忽然,眼看着要飞出冰灵族的灵土,一股寒风吹来,让他停下脚步。

    抬头看去,一道白色身影在他身前。

    江辰心头猛跳,一种无法控制的情愫在心中蔓延。

    “我从来没听说你有过弟弟。”师姐说道。

    她在天道门数年时间,别人不了解江辰家里的情况,她是一清二楚。

    “师姐。”

    江辰没有争辩,声音嘶哑的叫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师姐踏空而来,向来如玄冰般的眼眸柔情似水。

    一年多来的等待终于得到结果。

    可是,她发现江辰的反应明显在躲闪和回避。

    她想到江辰这一趟都没来见过自己,眸光一下子黯然。

    “江辰,我对不起你。”

    “我没有怪过你,只是我已经无法心安理得和你在一起。”

    说话时,江辰脑海中浮现出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想到江辰入魔的原因,雪儿心中百感交集。

    她看向江辰的眼睛,在沉默很长一段时间后,从怀中拿出一把梳子。

    看到梳子上的断裂处,江辰无比愧疚和懊悔。

    然而,师姐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呆住了。

    “她还没有死。”

    简单的一句话,仿佛明媚的阳光照进尘封已久的老房子,让一切都变得有意义起来。

    师姐没有等他发问,把关于南宫雪灵体的事情都说出来。

    “冰魄石已经绝迹,可现在万族并起,就连武神草都还有,冰魄石也一定会出世的。”师姐用着坚定的语气,想要鼓舞到江辰。

    江辰一步步向前,接过玄冰梳子。

    在他看过的那些书中,确实有过这样的记载,所以他知道师姐不是在说谎。

    他激动到手都在颤抖。

    忽然,冰凉的玉手按在他手背上。

    “让我帮你吧。”

    想要说的话几乎要从嘴里冲出来,但江辰还是忍住了,轻轻点了下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