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姚新月披在外面那件白袍随风脱落,展露出仙子般的身姿。

    仿佛是从月宫而来,清丽绝俗,肌肤羊脂美玉,细腻无瑕。

    手中的剑是为她量身定做,剑光荡漾而出,人剑与天地共鸣。

    万初剑道在她剑下释放出无穷的威力。

    江辰甚至感觉比五百年前,那位挑战四大剑道的天才还要厉害。

    圣女眸光空灵,剑术已经达到极致。

    如旁观者所期盼那样,江辰落于下风。

    但江辰始终没有出现落败的迹象,还在苦苦支撑着。

    “真是拖延时间啊。”妙龄女子不满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觉得胜负只是时间问题。

    暗中的长老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可过了一会儿,这些人看出不对劲。

    江辰每次快要落败时,手中道剑都会有提升。

    这样循环几次后,他的水平在突破,圣女也在接近极限。

    “战斗天才。”

    他们都不由想到。

    “该死的,他在拿师姐练剑!”

    圣地弟子的人慢了一拍,不过也都反应过来。

    心中皆是极度的不满,认为被占了大便宜。

    原因是圣女只是催动道胎,自身境界的优势没有施展。

    他们认为江辰是借助着某种力量坚持不败,从而磨练剑道。

    “师姐,这家伙是卑鄙小人,不要再以剑道分高下。”妙龄女子又道。

    然而,姚新月心里清楚江辰之所以不败,是因为自身剑道力量源源不断,永不干枯。

    配合上他个人的天赋,方才能做到现在这样。

    要想打破这样的僵局,必须要施展出江辰承受极限的攻势。

    可那样的话,只能施展出那一剑。

    没有考虑太久,圣女下定决心。

    她先是一剑逼退江辰以后,开始蓄势。

    “天,那是飘渺剑式!”

    圣地的弟子明白过来,一个个激动不已。

    “早就该用这一招!”

    他们在心里想到,看向江辰的眼神充满着幸灾乐祸,仿佛已经看到他凄惨的下场。

    江辰没有理会他们的想法,平静心神,目不转睛看着对方。

    施展绝式的圣女气质更加超然,人剑之间有着迷雾,仿佛是从画中走出来的。

    江辰知道光凭手中双剑难以抵挡住这一剑,可是使用其他力量,也就意味着他在剑道较量输给对方。

    江辰自然是不愿意那样。

    任何剑客都不愿意。

    “拼了。”

    江辰开始尝试着突破。

    上次他止步于剑八,是因为剑九乃是绝剑的威力。

    需要结合前面八剑的威力才能掌握。

    在之前从一到八,没有经过足够的积累,没有掌握很正常。

    今日,他要掌握到剑九。

    他舍弃双剑,双手掐着剑诀。

    这个动作让圣地的弟子不是很明白。

    道剑的作用是江辰能坚持到现在的一大原因。

    舍弃道剑,失去相应的提升,必然会是失败。

    “破坛子破摔吧。”妙龄女子冷笑道。

    正当这个时候,圣女的剑式蓄力完成。

    这一刻,剑鸣声不绝于耳,方圆百里都能听到。

    悠长响亮,但不刺耳,只是会给人带来极为震撼的感觉。

    会惊叹于这世上竟有这样的剑鸣声。

    一秒不到,飘渺剑式发出。

    圣女仿佛消失在天地间,但又好像无处不在。

    所在的天穹成为她执掌的剑域!

    这种剑境水平,纵然是老一辈的高手也难以做到。

    也是道胎的强大之处。

    剑域,剑客所创造的武学领域。

    在里面,剑客就是主宰,敌人身处其中,实力直接减半。

    当然,圣女的剑域还没有完全成熟,但在同辈中,已经是极为恐怖的。

    圣地的弟子还记得上次施展剑域是在面对冰灵族那个女人。

    灵女以‘冰封万里’破解剑域,两人打成平手。

    话说回来,众人自然不相信江辰会有破解剑域的本事。

    眼看着剑势降临,江辰依然无动于衷,不躲不闪。

    暗中的万初长老都开始担心出人命要怎么办。

    “剑九:戮!”

    最后关头,江辰终于是掌握到绝式。

    如他父亲那样,在虚空中点出一指。

    顿时,无数把剑锋围绕着他一圈圈扫荡而起。

    剑域在这过程中不堪重负,开始龟裂。

    圣女脸色变化不定,还是在关键的时候出剑。

    最后,两人绝剑式碰撞在一种。

    天地间仿佛变成剑的世界。

    剑光遮挡住月光。

    剑气弥漫在天地每个角落。

    众人不断往后面退才看清楚发生什么事。

    江辰和他们的圣女皆有负伤,也都没有倒下。

    “平手?”

    众人在心里想到,难以接受。

    在中三界一次平手已经是他们接受的极限,现在又来一次,会有损他们圣地对外名声。

    “你赢了。”

    不过,江辰说出他们想听的话,“道胎确实不凡,剑域名不虚传。”

    那可是剑客的传说,江辰五百年前都没见过。

    尽管当时有能施展剑域的人,但那都是剑神级别,他们可不会轻易施展。

    “你的剑道力量不输给我。”姚新月也道。

    两人不打不相识,有些惺惺相惜。

    “不过,这样的胜负难以叫人信服,还请再赐教。”

    但圣女依然还要再战,对胜负很有执念。

    “你剑道力量已经胜过我。”江辰说道。

    “你这话说的好像师姐其他方面不如你一样,刚才师姐可是一直没用过真正的力量。”

    妙龄女子在不远处叫嚣道:“你连星宫都没有,自然不知道星宫拥有的效果,以及四气的攻击手段。”

    “什么?四气的攻击手段?道法?”

    江辰不由一惊,这可是他一直想要的。

    不过想到对方的身份,能够掌握道法也是不奇怪。

    注意到江辰目光看过来,圣女点了点头,表示接下来要比的不仅是剑道力量。

    她之所以这样执着,是因为刚才的结果说是平手也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江辰磊落,主动承认。

    但是她姚新月特意来到中三界可不仅仅是为了这个。

    江辰如临大敌,他深知星尊真正厉害的是星宫。

    星宫中的四气能施展出无上的绝学,那是凌驾在武学之上的存在:道法。

    江辰成为星尊以来,他的敌人都是古族的星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