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师姐,是他太”妙龄女子气恼道。

    “行了。”

    女子不想惹事,摇了摇头,道:“开船吧,只剩下小荒地。”

    船上的众人有些不甘心,但也没有办法,瞪了江辰一眼,打算离开。

    没想到的是,江辰落在他们的甲板上。

    这下,就连高挑女子也用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过来。

    “小孩,你想要干什么?”马脸男子喝道。

    “我有说你们可以走了吗?将我的船撞烂,以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听他这样说,那妙龄女子马上看向女子,道:“师姐,你看到没有,这就是我说的。”

    “你的船是我们撞的,至于先出后进的规矩,我们也不知晓,我会赔偿你的船,但是你要为自己的态度道歉。”女子冷冷道。

    江辰那一句我有说你们能走吗实在太嚣张了,就连他们这些圣地的人都说不出口。

    “小孩,这是你的机会,快快珍惜吧。”

    其他人也觉得这是闹剧,想要尽快结束。

    江辰长叹一口气,道:“我不想在你们身上耽误时间,赔我一艘船,道歉,我让你们离开。”

    到这时还说出这话,可以肯定江辰不是愚蠢就是有所依仗。

    他们认真打量,发现江辰的境界。

    星尊!

    “如此年轻的星尊?”

    他们互相看了看彼此,这在天武界也不多见。

    这些人明白过来,江辰年纪轻轻成为星尊,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中三界的人。

    “小子,我们是万初圣地的,这位是我们的圣女,我不知道你在依仗着什么,可是在第七界,我不信还有凌驾在圣地和神教之上的存在。”妙龄女子说道。

    “是吗?”

    江辰露出异样,倒不是害怕,而是这个圣地的名字他听说过,那还是五百年前的事情。

    “知道就好,你还有道歉机会。”

    马脸男子冷哼一声。

    这些人不想节外生枝,猜测着江辰应该有长辈在附近,才敢这样的嚣张。

    到时候纠缠不休,耽误正事。

    “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江辰说道。

    这可把万初圣地的人气得不轻,就连那名圣女也是一样。

    “既然你这样嚣张,就把你身后的人请出来吧。”圣女说道。

    “我就一个人。”

    “你可知道这样说,我们出手教训,你也不无处伸冤?”

    “我们如果不道歉,不赔你的船,你要怎么样?”有人问出尖锐的问题。

    “我这人很公平。”

    江辰说着,高举起手臂,握紧拳头。

    在人们反应过来前,他的拳头狠狠砸在甲板上。

    雷火释放,整艘船开始晃动,不少的人从船舱跑出来,说是这艘船已经不能待了。

    江辰也不跟他们纠缠,打算飞走。

    可这次轮到这些人不干了,把江辰给拦住。

    “我和人打赌,要打败中三界所有的年轻强者,你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就赐教吧。”万初圣女直接邀战。

    “师姐,这样的家伙不需要你出马,交给我吧。”

    那马脸男子站出来,很是不屑的打量着江辰,道:“你一个星宫都没有点满,在我面前叫嚣,不过也是,谁让你还只是一个孩子。”

    “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成长吧。”他冷笑一声,手中出现一把剑。

    江辰一句话不说,拔出天阙剑。

    “道剑?!”

    万初圣地的弟子都眼红了,不再继续保持着高高在上。

    “不要下重手。”

    同时,马脸底子的耳边响起长老的声音。

    江辰年纪轻轻成为星尊,手持着道剑,来头肯定不小。

    马脸男子歪了歪嘴,身为剑客的他难免会妒忌。

    不过万初圣地不是一般势力,不会轻易做出杀人夺宝的事情来。

    当然,只是不会轻易。

    如果是他和江辰单独遇到,没有外人,他有很大可能夺剑。

    但现在,他只能借机发泄。

    不能下太重的手,那就造成精神上的打击。

    “欲速则不达,你小小年纪达到星尊,根基不牢,我想武学更是平平,道剑在你手上真是可惜。”

    “让你见识见识我们圣地的剑道力量。”

    他屏气凝神,剑在身前划过,不散的剑芒宛如一轮明月,剑光荡漾而出。

    “是问剑式,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谁让这小子太嚣张了,不狠狠教训他一顿如何解气?”

    “那倒也是,自命不凡的家伙,不知道在见识到问剑式会是什么心情。”

    “肯定会被吓傻。”

    到这时,万初圣地的弟子都还很轻松,没有把江辰放在眼里。

    很快,马脸弟子的问剑式施展而出。

    的确是精湛无比的一剑。

    江辰笑了,当年万初圣地的出过一名不世天才,将万初剑道练到极致,跑到圣域挑战四大剑道的传人。

    其中就有他的师兄白轩。

    当时江辰在旁看过。

    那人出招也是问剑式,精妙绝伦,远不是眼前这名马脸底子能够相比。

    “还不够。”

    只记得当时白轩师兄轻语一句,轻易化解问剑式。

    于是乎,那个人不敢再扬言挑战四大剑道,返回到天武界。

    江辰之所以记忆深刻,是因为白轩师兄说过:“他不应该第一个来挑战我,不然或许能成功。”

    “还不够。”

    江辰效仿他的师兄,说出三个字,把剑收回去,伸出一只手接剑。

    “他想要干什么?!”

    万初圣地的人一惊,包括马脸弟子在内。

    马脸弟子眼中掠过一丝凶光,心说道:“这可是你自找的!”

    他要毁掉江辰的右手,让他无法再拿起道剑。

    哪怕事后追究,他们圣地也是占理。

    他的剑势更加凶猛,这让旁人有些担心,那名圣女在犹豫着要不要出手阻止。

    啪!

    可很快,他们的种种反应全都消失,只剩下惊奇。

    江辰的手指和中指夹住马脸弟子的剑,令其动弹不得。

    “这就是你的剑吗?”

    江辰不给他反应机会,问一句话,剑势催动。

    顿时,马脸弟子手中的剑弯曲,险些折断,与此同时,剑柄炸裂,将他的右手变得血肉模糊,一根手指都快要掉落。

    “马师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