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错,现在中三界的势力不是可以和上三界沟通吧,把消息传出去。”

    江辰把知道的都告诉他,让飞龙皇朝去处理,他要返回九天界一趟。

    回到九天界,江辰没有惊动任何人,来到通往天外战场的通道。

    对于九天界的人来说,这个通道很少会被用到。

    江辰所知道的,也就是天风道人和江清宇用过。

    可想而知,一旦妖魔海和天魔通过这通道来到九天界会造成多大的灾难。

    现在的九天界百废待兴,正在走上变强的路上,还需要时间。

    他能做的事情不多,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在通道附近布置几门大阵。

    他将古阵和现有的阵法结合在一起,增强威力。

    想来以魔族的智慧在一时半会是不会破阵的。

    完成这一切后,江辰再次来到真武界。

    江清宇和神翼族的皇约战的日子只剩下几天时间。

    江辰前往中三界,通过大小荒地,开始在荒禁之地收集荒灵。

    过程没有什么挑战,枯燥无味,因为荒灵的杀伤力极为有限,同时还畏惧雷电。

    与此同时,此时的中三界也都热闹起来。

    一个来自下三界的人要迎战上三界的神翼族的皇。

    约在中三界开战,充满着戏剧性。

    关于真武界所发生的事情,中三界的人们其实都是不关心的。

    不过在有意的打探下,人们知晓了江清宇的身份。

    竟然是江辰的父亲!

    一石激起千层浪,江辰这个名字,在中三界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现在他的父亲来到中三界,迎战神翼族的皇,人们都想看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会生出那样了得的儿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一个来自天武界的女人在四处挑战天才强者。

    来自于万初圣地,听说还是圣女。

    她先是从灵域开始,再到九境,接着横扫十州。

    每去一个地方,都会约战当地的最强者,而且没有败绩。

    在灵域和冰灵族的雪儿也都是打成平手。

    有人说她是入世历练,积累战斗的经验。

    因为现在的中三界有着强大的古族、异族乃至于妖族。

    否则的话,这个人不会特意跑来中三界。

    “以中三界的水平,还是不要去参加巫族的盛宴,尤其是人族,免得丢人。”

    在第十州轻易获胜后,圣女很是失望的说出这话。

    在场亲历的人发现她说话的语气不是针对谁,而是说中三界的人族都是垃圾。

    中三界的人自然是无比气愤,可也没办法,谁让别人有嚣张的资本。

    “江辰要是还在的话,肯定能够轻易赢他!”

    有人这样说道。

    “别开玩笑了,那人可是星尊中强者,我承认江辰很强,可他是神体,不可能打破那个诅咒的。”

    “也有道理,除非是入魔的江辰才能战胜她。”

    由于中三界的人都很崇拜江辰,对之敬仰,久而久之,有的人不服气,认为江辰只是入魔后逞凶。

    事实上,他的真正战力还只是天尊,在这个万族并起的时代,很明显是不入流的。

    面对来自第七界的圣女,又怎么可能会是对手。

    也有人不服,说江辰活着的话,不一定不能打破诅咒。

    为此,中三界争论不休,甚至还有人为此战斗。

    这些都没有影响到圣女征战的心,在打败第十州的天才后,她竟是跑去大小荒地。

    按照她的说法,是要把整个中三界全部击败,完成一个成就。

    现在他离得成功已经不远,大小荒地最强不过天尊,怎么可能抵挡住。

    此时此刻,江辰穿梭在大小荒地之间的禁地,收集荒灵,积少成多。

    不停歇的连续半天后,他得到的荒灵生命力换成寿命的话,已经有数年。

    不过比起江清宇所需要的,还是杯水车薪。

    江辰在想着要不要去九境那里的禁地,荒灵或许会更多。

    想到就做,他先赶去大荒地。

    打算从这里去十州的他迎面撞上一艘船。

    对方是想要进入到荒禁之地的,江辰正好出来,双方的飞行船撞在一起。

    对方的船不是江辰这艘随便买来的能比。

    故而他的船一下子破碎,演绎着什么叫螳臂当车。

    不过对方船上也是剧烈晃动一下,船上的人险些摔倒。

    “怎么回事?”

    “小子你不看路是吧?竟敢撞我们的船?”

    “哪来的小屁孩啊!”

    船上的人愤怒来到船头,看到江辰和他已经破烂的舱,不仅没有道歉,反而骂了起来。

    “荒禁之地中,在里面无法看清外面的情景,但是外面的人能大概看到数百米的范围。”

    江辰冷生说着:“所以在中三界的共识是,先出后进,你们迎面撞上去,是你们有错在先。”

    他的话让船上的人一怔,接着就看到他们露出啼笑皆非的样子。

    “小孩,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一名妙龄女子强忍着发笑,道:“你这样和我说话,你家人知道吗?”

    江辰撇了撇嘴,他看得出这船上的人不简单,清一色的星尊。

    想到他们连规矩都不懂,应该也是从上面世界来的。

    “你们是圣地还是神教的?”江辰一本正经问道。

    “哦?”

    船上的几个年轻人露出有趣的表情,没想到在这个大小荒地也有人知晓他们。

    “小孩,你是如何知道我们的?”

    “因为你们都是一样讨人厌啊。”江辰说道。

    这话一出,船上的人笑不出来了。

    怒意出现在他们的脸庞,但想到他是一个小屁孩,又不知道该怎么发难。

    “你不怕给你和你的家族带来灾难吗?”

    一名马脸男子冷冷道,他认为江辰是这附近的某个世家少爷,不知道天高地厚,挑衅他们。

    “你们撞了我的船,还打算威胁我吗?”江辰说道。

    “真是不知道死活啊。”

    几个人没想到一个小孩敢这样嚣张,恨不得上去抽他几耳光。

    “够了,你们和一个小孩较劲干什么?不怕别人笑话?”

    正当这时,一名高挑的女人缓步走来。

    她身穿紧身服,外面披着一件轻薄的白色大衣,一个女人,竟是让人感到风度翩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