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又如何?”

    江辰说出刚才回答阳叔子相同的话。

    天盛老脸变了,用力一挥衣袖。

    人们也察觉到这前后变化,都好奇是怎么回事,江辰又是如何将这人给惹恼的。

    旋即,天盛和阳叔子飞上界船,只留下一句话。

    “不要让他跑了。”

    闻言,广场上的年轻一代松下一口气,都没想到江辰会把这个机会给错失。

    “真是白痴一样的家伙,真以为我们是不敢向你出手不成。”

    “自以为是啊,根本不知道自己错过什么。”

    “出生下三界的人,目光都这样短浅吗?”

    他们听到交谈,知道江辰太过嚣张,让人觉得不好控制,更不好去和巫族争斗。

    既然如此,江辰也就失去他的价值。

    接下来要清算的,就是神翼族的事情。

    没过多久,天盛和阳叔子重新回到广场,脸色都是同样的冰冷。

    “你斩杀神翼王,破坏人族和古族之间的破坏,罪无可赦,特来拿你,将你带给神翼族发落。”

    至于金眼族和武神草的事情,他们没有提起,不想节外生枝。

    “走吧。”

    刚才还和颜悦色的天盛冷冷道。

    “你们为什么觉得我一定会走?”江辰好笑道。

    “那你今天是要把我们所有人都给干倒在地吗?”天盛生气道。

    “也许这就是我打算呢?”

    阳叔子摇了摇头,道:“看到没有,这就是我要动手的理由,这家伙不识好歹。”

    “真是可惜,不懂变通,就算你是对的如何?!”天盛气愤道。

    “纵令身死道消,不教我心蒙尘。”

    广场一阵尴尬,江辰这句话让这些来自第七界的人心生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

    不过很快,这股震撼伴随着江辰的年龄和境界消失。

    “年轻。”

    阳叔子狞笑一声,再次点出一指。

    在外人眼里,这次将不会再有意外。

    然而,又是一道剑锋划过,不仅破掉指芒,更是扫向阳叔子。

    阳叔子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剑给击飞出去,狠狠打在界船上,和赵鹏相同的下场。

    “什么?!”

    天盛大惊,如临大敌。

    与此同时,界船上面爆发出五六道武皇的气息。

    哇!

    人群突然爆发出一声惊呼,只见一名白衣男子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半空,俯视着所有人。

    “你是什么人!”

    天盛和爬起来的阳叔子来到界船上,和其他武皇怒视着这个人。

    “江清宇。”

    “你为何要动手?!”天盛质问道。

    “你们要杀吾儿,吾应该站在旁边鼓掌吗?”江清宇冷冷道。

    “吾儿?”

    这两个字瞬间引爆全场。

    “真的,是真的!”

    “他就是江清宇,那年也是在神武城!”

    “金眼族真的是被他打到避世不出吗?”

    “那看来这个人真的是江辰弟弟。”

    “这一家子都是什么样的怪胎啊。”

    议论纷纷,人们想到江清宇说话的样子,确实和江辰很相似,不愧是父子。

    江辰周围那些第七界的年轻一代也都傻眼了。

    敢情江辰不是像他们想的那样简单,有个了不得的父亲。

    那么刚才面对天盛的‘好意’,他自然会选择不屈服。

    “阁下,你儿杀了神翼王!”天盛说道。

    “那又如何,吾还杀了金眼族的皇。”江清宇说道。

    “什么?!”

    一干武皇目瞪口呆。

    金眼族的皇,和他们的皇可不一样,要比他们高出不少,更不要说是身份。

    不过,在他们开始打量起江清宇境界的时候,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可以说是空空如也。

    因为江辰的身躯和死差不多。

    这些天来,他炼化太阳金轮,使其不会被察觉,故而探查的结果会是如此。

    “你们父子二人真是一样,大言不惭啊。”

    阳叔子一跃而起,要报仇雪恨,他认为刚才只是轻敌大意,哪怕不敌,还是有一战之力,又有那么多帮手。

    “吾正要斩你。”

    江清宇剑诀再起,往日那震撼一幕又是重新被人们回想起来。

    和当年圣武院那些星尊一样,阳叔子被一剑给斩杀,化为飞灰。

    过程很平淡,就好像拿着鸡蛋去砸石头,结果并不叫人意外。

    可界船上的人全都傻眼,动弹不得。

    “下三界不是你们的垃圾场,吾儿也不是你们能够轻视的,你们要是不服,就派最强战力来战。”江清宇又道。

    如果说江辰杀死神翼王,造成的罪孽超过他自身实力带来的约束力。

    那么,江清宇这一剑警告住上三界这些人,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你们不是下三界的,下三界也不是你们的,神翼族和金眼族在下三界杀人为乐,你们不管,反而现在跑来对付出手的,不觉得荒谬吗?”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天盛开口道,看上去非常的忌惮。

    江清宇手里拿出一个盒子,道:“这是吾在金眼族中收集到的各种证据,包括真武界涉及到武神草的古族和异族,你们有三天的时间处理,否则我将会出手。”

    “至于神翼族的王死,和你们有任何关系吗?神翼族不服,自己派人来,又或者,吾去找他们。”

    说着,盒子丢在界船上面,没有多说什么。

    “你们还不滚吗?”

    看着面面相觑的几个武皇,江清宇不满道。

    “滚?”

    这个字让天盛等人茫然,以他们的身份和地位,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被人这样羞辱过。

    正要发难,马上又想到阳叔子的下场,打了个冷颤,老老实实的去启动界船。

    广场上,第七界的年轻弟子纷纷回到船上。

    有一人不焦急,反而来到江辰身前。

    “巫族的盛宴上,我希望见到你,再将你亲手击败。”

    广场外的人认出他就是之前站在船头放话那个年轻人。

    “你还不配向我发出邀请。”

    江辰说道:“不过,盛宴似乎挺有意思的啊。”

    楚轩冷哼一声,要不是界船开始离地,他真想和江辰来一场较量。

    “但愿你有和自己性格相应的实力。”

    旋即,兴师问罪的一行人就这样灰溜溜离开。

    来时扬言三天限期,现在好了,他们有三天时间处理武神草的事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