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真武界的古族是要把黑的事情说成白的,扭曲真相。

    至于船上那些见证者到他们嘴里都变成是江辰的同党。

    “我们所说的,没有半句假话。”

    “就算那家伙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也敢这样说!”

    “没错!”

    说完后,这几个唐家的长老还说着各种保证的话。

    其他势力的人微微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相信了。

    “是吗?原来你们这样牛气啊。”

    江辰变成在黄金船时候的面貌,一脚踹开大门,仰头挺胸走了进去。

    众人吓了一跳,目光汇聚而来。

    刚才还信誓旦旦的五名唐家长老吓得瘫软在地上。

    他们原本以为在唐家会是安全的,但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敢来到唐家。

    “不是说在我面前也敢说吗?为什么又认怂了?”江辰好笑道。

    其他势力的人都反应过来,纷纷往后退,没有人敢站出来。

    真武界的人族在江辰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放肆!”

    倒是高家家主很生气,生气道:“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竟敢擅闯?!”

    这话提醒到其他势力的人,在唐家可是有着一名神翼族的高手,不必惧怕这个人。

    “我们所说的,句句属实。”

    在场的一名长老站起身来,鼓起勇气说道。

    “是吗?”

    江辰反问一句,屈指一弹,便是让这人身首分离。

    这一幕吓得其他还想要站出来的长老不轻,站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们的性命是因为我才能逃出生天,我现在来是将你们收走的。”江辰说道。

    “你你你!”

    唐家家主看到自己被无视,非常气恼。

    看江辰这样样子,根本不是来争辩来的。

    “这位,你这样让人很难取信啊。”有其他势力的人开口道。

    “是谁告诉你们我来是说服你们,和唐家争辩的?”

    江辰扫了这些人一眼,道:“我来是灭唐家的,今日过后,唐家将会在真武界除名。”

    这话一出,大殿内一片哗然之声。

    唐家家主坐不住了,站起身来,道:“你不要猖狂,如果真有胆子,可敢随我来!?”

    “有何不敢?”

    “好!”

    唐家家主领着他走出大殿,朝着神翼族强者所在而去。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无论怎么呼唤,信息都石沉大海,神翼族没有回应。

    其他势力的人犹豫一番,想着江辰没有对他们出手的理由,也都放心跟在后面。

    “什么?!”

    走出大殿,唐家家主就看到不少的尸体躺在各处,都是唐家的精锐力量。

    “不然你以为我是如何走到你大殿的?”江辰冷笑道。

    唐家家主敢怒不敢言,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神翼族强者身上。

    很快的,一行人来到内院中,推开一扇门走进去。

    “俊儿?你怎么在这里?!”

    人们很快看到一个中年人坐在院子里,整个人失魂落魄,像是被抽干灵魂。

    看到这么多人来到,他无比惊慌,接着又像是心中一块大石落地,长呼一口气,低下了头。

    众人一头雾水,这个中年人是家主儿子,也是未来的唐家家主,唐诗雅的父亲。

    忽然间,在房间里传来一个女人放浪的笑声,伴随着诱人的嘤咛。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表情变得无比精彩。

    就连江辰也是很意外,那女人正是唐诗雅的母亲,黎容。

    她不可能一个人无缘无故如此,仔细再听,会听到神翼族那个强者的雄浑笑声。

    人们反应过来,看向中年人的表情变得无比同情和不屑。

    “难道天要亡我唐家?”

    唐家家主一路走来,心中已经麻木,可还是受到不小刺激。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唐家,仅仅因为唐天俊吗?你未免太凶残了!”

    “你想要知道吗?”

    江辰冷笑一声,相貌再次变化,露出真面目。

    不过在场认出的人不是很多,江辰也没有向他们承认,而是这样说道:“我父亲是江清宇,我哥哥是江辰,现在你知道了吗?”

    “江清宇!江辰!”

    这两个名字重击在每个人心口,真武界的人对这两个名字都不会陌生。

    江清宇一剑灭掉圣武院,江辰获得三界大比的冠军,进入到中三届。

    听人说他在中三界闹出来的动静更是惊世骇俗,也有人说他死了。

    现在冒出他的弟弟,非常的突兀。

    可是再看江辰那张脸,他们没有任何怀疑,因为实在太像了!

    “江辰……”

    唐家家主脸色一下子变了,终于明白过来。

    江辰!

    唐家和江辰的过节不深,如果不是他在三界大比的时候下令,双方什么事都不会有。

    可是,他害怕江辰成长起来,下达了命令。

    正是那一句命令,给唐家带来灾难。

    唐家家主一下子变得更加的苍老,像是被抽干精气神。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打击了人了。

    “是谁在外面。”

    房间里面的人终于发现外面不对劲,伴随着穿衣服的声音,黎容推门出来。

    她的秀发还有些凌乱,看到外面那么多人也是吓了一跳。

    “你这个废物!”

    旋即,她冲着中年人骂了一句,“让你看着你是不会吗?”

    中年人无言以对,不敢开口。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哈哈哈,好个家门不幸。”

    黎容没有愧色,无所顾忌的她说道:“我当年破功,在你儿子体内种下情丝,令他实力突飞猛进。”

    “然后呢?生下诗雅后,他厌倦了,马上迎娶娇躯,冷落我二十年,嫌弃我是黄脸婆!”

    “要不是唐诗雅给我的丹药,让我恢复容貌,成为星尊,我这辈子会有多凄惨!”

    这种事,外人无法评论,可都知道传开以后,唐家的人将会脸面丢光。

    “我刚才听你们在说江辰是吗?”黎容说起正事。

    “他是江辰的弟弟。”

    唐家家主说了一句,退到旁边,在想着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才会让唐家变成现在这样子。

    “江辰弟弟?”

    黎容看了眼江辰,立马没有了怀疑,只是突如其来,令她摸不着头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