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旋即,他的目光落在那三个神翼族身上。

    “痛死我了!我要让阿爸杀了你,将你碎尸万段!”

    “该死的人族,你好大胆子。”

    “快快放我们离开。”

    三个神翼族还没有弄清楚状况,那娇蛮的少女还在叫嚣。

    “都是星尊啊。”

    江辰呢喃一句,古族天生强大,这是人族望尘莫及的。

    三个小辈就足以傲视真武界,也难怪会这样无法无天,不把人命当一回事。

    “你叫什么名字?”

    江辰走到那名少年前面,面无表情问道。

    “朴正。”

    触及到江辰的目光,他下意识回答。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恼羞成怒,怒道:“我劝你速速放我们离开,否则我们的王将……啊!”

    话还没有说完,嘴里开始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江辰掐着剑诀,往他下半身一划。

    他裤裆部位马上被鲜血给染红,流得到处都是。

    刚还在说要阉割别人的他落得这样下场。

    这还不算,江辰剑诀再起,就将其背后的翅膀给斩落。

    这下,他是彻底废了。

    江辰没有多看一眼,来到骄横的少女面前,问着相同的问题。

    “你好大胆子!竟敢伤我神翼族,你完了!我告诉你!”

    她还没有认识到情况,同时一根金色的羽毛化为一道光束飞出。

    这是求救的信号,她父亲就在唐家,能在一秒钟赶来。

    “你等着!我会用烙铁在你脸上盖章的!”少女说道。

    以人族的审美观,她也算得上是美貌。

    可是如此歹毒的心肠,在人族同样是少有。

    偏偏她没有意识到这是在作恶。

    如同人类在猎杀妖兽,不会有丝毫愧疚。

    江辰将已经烧红的烙铁交给刚才那个硬气的年轻人。

    “你……”

    见到这一幕,少女有些害怕,展开翅膀想要逃跑。

    结果撞在古阵上就被弹了回来。

    落得全身无力的下场,青年逮住机会,将烙铁按在她的脸上。

    带着焦臭味的白烟冒出,少女凄厉大叫着。

    “竟敢这样对我!竟敢这样对我!”她完全无法接受。

    “怎么?你对我们动手就没想过?”青年看她这样子,很是解气。

    “卑微的人族!你们不过是虫子,我阿爸来了,你们都要死!”

    江辰没有理会这没有意义的叫嚣,来到另外一个少女面前。

    “别……打我,求求你,我是不想的。”这名少女也是完美无瑕,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

    她刚才确实没有动过手,一直站在旁边,好像很不适应,还在咬着手指甲。

    “你不用在我面前装。”江辰冷冷道。

    少女愣了下,茫然的抬起头来。

    江辰冷哼一声。

    这名少女确实什么都没有做,受刑的人都能证明。

    不过江辰天眼看到的东西要比其他人要多和详细。

    少女确实什么都没做,咬着指甲,身体还在颤抖,像是无法适应场上面的事情。

    不过江辰的天眼发现她双眼中充满着亢奋!

    她颤抖不是害怕,是在兴奋!

    这少女要比其他两个还要变态。

    在江辰锐利的目光下,她的伪装逐渐消失,露出诡异的笑容,道:“你们都完了,她是我们的郡主,你们都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这也是为什么在见到朴正被废后,那郡主还如此嚣张的原因。

    在她眼里,不仅是和人族有区别,古族中她也是高高在上的。

    “我会亲手享受折磨你的过程!那一定很有趣!”

    眼前的少女笑得越来越灿烂,说完兴奋起来,身子抖颤,满脸潮红。

    江辰摇了摇头,没有出手。

    “这里还有多少神翼族的?”他问向被抓来的十个人。

    “就这三个还有一个年长的。”

    那边的青年丢掉烙铁,一边处理着伤势,一边回答着。

    “那个年长的似乎很强啊。”马上有人接话,语气充满着忌惮。

    “那是我们的神翼族的王者!”

    少女激动道,眼里充满着幸灾乐祸。

    “我们还是离开啊。”

    “对,要将唐家的恶行公布于众!”

    其他人认为江辰是来救他们的,在想着如何离开。

    “你们走不了的,一旦撤下古阵,外面就会知晓,你们是想要和神翼族比速度吗?”

    少女冷冷道:“我可以告诉你们,哪怕你们分别朝着不同方向跑,王也能把你们抓住。”

    “你这女人是想要找死吗?”

    其他人听到她的话坐不住了。

    少女张开翅膀,挑衅的看着要冲过来的人。

    她尽管年幼,可也是星尊,被抓住的十个人都只是年轻尊者,根本不是动手。

    他们将目光看向江辰。

    江辰没有浪费时间,道:“不必担心,一会你们尽管离开,我还要去找那个王较量一番。”

    十个人先是一愣,接着很激动,要不是这里是唐家的地盘,他们都想留下来助阵。

    叫嚣的少女也用着奇怪的目光看着江辰,不明白他哪里来的信心。

    “人族是不可能有完成这种事情的本事。”她又道。

    江辰回过头来,说道:“我还没见过你这样急着要找死的。”

    话音落下,雷火打入到她的体内,将她折磨的痛不欲生,但是没有要掉她性命。

    “你废了我……”

    星宫化为乌有,从此以后她再也无望修行。

    “开始吧。”

    江辰把古阵打开,外面的人马上发现演武场的不对劲。

    在他们开口之前,江辰的剑了解掉他们性命。

    十个伤痕累累的人互相搀扶着,跟在江辰的身后。

    一路所过,唐家的人都死于剑锋下。

    在后门把十个人送走以后,江辰又在唐府走动。

    他很快发现府中大殿聚集着不少人在谈话。

    天眼打开后,江辰露出有意思的笑容。

    先前在黄金船上的几个唐家长老正在讲述着当时所发生的事情,自然是编造的谎言。

    他们诉说的对象是真武界各个势力的代表。

    “嗯?”

    到这时,江辰意识到有阴谋。

    唐家如此帮助金眼族圆谎不仅仅是唐天俊的原因。

    再想到金眼族宣称的内容,江辰猜测着武神草所涉及的可能不仅仅是金眼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