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剑……”

    看到江辰的剑势,神武城的人一片哗然。

    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尽管不是百分百相似,但是能明显看出一样的痕迹。

    当年就是在这座城,一个名为江清宇的男人白衣如雪,以一己之力灭杀圣武院。

    今日江辰这一剑让所有人的记忆再次变得清晰。

    “莫非他是那个人的传人?”

    人们看着江辰,在面对三个古族的时候,他的容貌已经恢复。

    不少人感觉到熟悉,但想不到在哪见过。

    话又回来,江辰不像他父亲,直接催动剑诀,他还是要依靠着道剑。

    剑式落下,逃向不同方向的三个古族当场毙命。

    江辰收剑入鞘,不顾城中众人的震撼,缓缓落下。

    对于唐家的人来说,只觉得有一座大山压下来。

    “快快离开!”

    唐敖知道大难临头,下令撤离。

    可他们的动作不可能有江辰快。

    “星火燎原!”

    他再次施展出妖炎,让整座府邸变为火海。

    火势先是从大殿蔓延,府中的仆人得以逃脱。

    唐敖等人在绝望中死去,到死也不明白到底什么地方得罪过这人。

    难道仅仅因为唐天俊就要这样吗?

    江辰凌空而立,在差不多的时候收回妖炎,否则的话神武城会被牵连进来。

    “血债必须用血来尝,唐家我灭之,任何胆敢阻挡,不管是谁,后果自负。”

    “记住我名,天阙剑主!”

    江辰留下一句话后,离开神武城。

    听他刚才所说的,人们猜测他是要去唐家的本宗。

    江辰也确实是这样打算的。

    他不会滥杀无辜,鸡犬不留,但势必要瓦解掉唐家。

    回想起来,他和唐家几乎没有过节。

    仅仅是因为唐诗雅在他身上修炼《情丝劫》。

    由于互相利用,他当时报复的心不是很强烈。

    谁想唐家竟是要防范于未然,连同其他势力举起屠刀。

    “是了,称号战的时候没见过唐诗雅。”

    “当时的传闻是宁昊天得到我的神血才会突飞猛进。”

    “宁昊天也确实找过我要过神血。”

    “以宁昊天的头脑不可能想出这样复杂的事情!”

    江辰眼中升腾起怒火,他几乎可以肯定唐诗雅是幕后主使。

    就算不是,也脱不了干系。

    原因很简单,知道他神体的人很少。

    唐诗雅当年和他那样亲密,了解不少的信息。

    那时在灵域冒出来的敌人除了是复仇,更多的人是想要得到神血。

    雪儿的悲剧也和唐诗雅有关。

    “下次见面,你必死,现在就先灭你家族!”江辰暗道。

    没过多久,他抢在神武城的消息之前来到唐家族地。

    在一处山脉中,唐家修建着一座雄伟的城池。

    城墙又高又厚,乍看上去像是匍匐在深山处的巨兽。

    城中非常的热闹,中心的几条车水马龙。

    江辰很快发现城中有不少的古族。

    他想起黄金船上的唐天俊,以及在神武城出手帮助的四名古族。

    “似乎唐家和古族关系很要好啊。”

    想到这里,江辰冷笑连连,唐家真像故意要和他作对似的。

    他很安静的落在城中,没被任何人发现。

    神武城的消息还没传来,现在都在讨论着黄金船的事情。

    从船上跑回来的那几名唐家长老讲述着‘真相’,立场站在古族那边。

    他们比金眼族说的内容还要详细。

    说是江辰在黄金船的赌场输得倾家荡产,失去理智,轻薄古族的公主。

    随着金眼族派出士兵,江辰豁了出去,煽动其他输钱的人开始抢夺金眼族的财宝。

    事情发展到最后失去控制,担心担责,江辰和参与到暴动的人污蔑金眼族藏有武神草。

    这些话出自那些因为江辰活下来的长老嘴中。

    他们言之凿凿,义愤填膺,说江辰是人族的罪人,是两族的的敌人。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讲述中没有准确说出江辰名字。

    是用着‘那个人’来称呼。

    现在真武界说起这三个字的时候就知道是在指谁。

    “真是不要脸到一定程度啊。”

    江辰心想这次是来对了,他很想看看那几个长老见到自己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他没有急,这样好玩的事情要慢慢享受。

    来到唐府大门前时,江辰又看到这里围了不少人。

    他挤开人群,就看到有六个人跪在地上,浑身是伤,被五花大绑着。

    唐家的人站在他们身后,满脸凶恶,是在拿这六个人警示别人。

    “真是惨啊,不过也够愚蠢的。”

    “是啊,跑到这里来散布谣言,也看看这里是哪!”

    “这些恶徒真是太坏了,做了还不敢认。”

    “若是惹恼到古族,那可要如何是好。”

    听到这些讨论声,江辰知道和自己有关。

    他询问身边的人,了解到怎么回事。

    唐家的人颠倒黑白,说是自家的人亲眼所见。

    但是从船上逃跑的又不止唐家的人。

    其他人听到唐家这些无耻的言论,特意跑到这座城来,向人们说着真相。

    结果可想而知,一个个都被打蒙了,满脸茫然。

    另外江辰还得知总共来的人有十个人,还有四人在府中受讯。

    “说!”

    过了一会儿,唐家的人挥舞着沾有盐水的鞭子,在空中发出清脆的击打声。

    听到这声音,六人惊恐不已,身子都在发抖。

    “我们罪大恶极,被贪婪蒙蔽了双眼。”

    “那个人蛊惑人心,让我们走向歧途。”

    “我们愿意把抢来的财宝还给金眼族。”

    “………”

    六个人先后开口,忏悔着自己的‘过错’。

    “呸!”

    围观的人满是不屑,有小孩还拿着石块丢过去。

    在这个时候,大门打开,一个美艳动人的妇人走了出来。

    “那个人自己犯错,连累别人受苦,丢尽人族脸面,我唐家势必要让他伏法,给金眼族一个交代!”妇人说道。

    江辰笑了,这个妇人是唐诗雅的母亲。

    当年为了做戏,出现在他的面前,要他好好对待唐诗雅,不能辜负佳人。

    不过他意外的是,这妇人的境界已经是星尊。

    这在真武界可不是件小事。

    也不难怪唐家的人对她恭恭敬敬。

    “她比唐家家主的实力还要高吧,看来这一年唐诗雅在中三界混得不错。”

    江辰想到这里,冷笑一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