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杀的!”

    西昂感觉到自己的控制即将失去控制。

    “这个人类灰飞烟灭吗?”

    “他为了自己儿子,自愿牺牲。”旁边的西寒指明这点。

    她看得出来江辰的剑境在不断提升着,每剑都有成长。

    事实确实如此,江辰在剑经造诣突飞猛进,短短时间内掌握到剑八。

    “很好,不愧是我儿子。”

    到这时,江清宇完全清醒过来。

    但是肌体也在燃烧着,宛如一张纸要被烧毁。

    江辰痛彻心扉,想要阻止这一切,却是无能为力。

    金眼族炼制剑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无论是抹掉灵魂还是心念控制,都是博大精深的学问。

    包括最重要的能量部分,不是任何能量物质都能驱动剑奴。

    金眼族有太阳金轮,乃是他们一族的秘宝,经过长时间的探索得到炼制剑奴的方法。

    这之间是有着联系的,没有太阳金轮,剑奴无法驱动。

    同样的,不属于剑奴的人体内藏着太阳金轮,会被其烧成灰烬。

    尤其江清宇已经没有生命力,大罗金仙来了都无用。

    “替我向你母亲说声抱歉。”

    这话落下后,江清宇被火焰给吞噬。

    江辰紧咬着牙关,目光捕捉到要逃跑的西昂,使出瞬身之术将他拦住。

    “人族,这可不怪我,你父亲本来就应该死了,是我们让他站起来的,可他自取灭亡啊。”

    西昂还在强词夺理,见到江辰冰冷的眼神,知道这话糊弄不过去。

    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他不得不直面死亡。

    忽然间,一道道金柱般的光满从天而降,从各个方向打向江辰,把他从西昂面前逼退。

    “族老!”

    西昂又见到希望,接连两次这样,让他有一种是上天宠儿的感觉。

    金眼族在经过那么长的时间后,终于有人来驰援,出动的是金眼族最强的那一批战力。

    其中有一名武皇级,两名九星宫的大能。

    他们的竖眼都已经打开,眼眸上下分别有着一道道黑线,那是强大的象征。

    尤其是那位武皇,眼中的线是紫色的。

    “杀我族人,毁我基业,死!”

    他们都已经了解到情况,眼眸冰冷,不给江辰说话的机会。

    武皇级那位的金眼也射出金芒,宛如一根长长的弩箭,上下还有波纹在打转。

    “完了。”

    青魔快要绝望了,现在江辰没有入魔,抵挡不住武皇啊。

    忽然间,璀璨的剑芒从天而降,落在江辰身前,将射线给弹开。

    “什么?”

    包括江辰在内都是无比惊奇,抬头看向天空。

    只见江清宇持剑伫立,宛如恒古就存在一般,气质超然,望而生畏。

    身上的火焰统统消失,宛如没事人,真要说变化,那就是气焰十分强大。

    这气焰是由着体内的太阳金轮所散发出来的。

    “怎么可能?!他摆脱剑奴怎么可能还存活着?而且太阳金轮还在他的体内啊。”

    西昂尖叫出来,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若是剑奴会有给人当嫁妆的风险,金眼族也不可能把太阳金轮拿出来。

    不仅是金眼族,整个古族炼制战斗奴隶的时候都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父亲?”江辰心情忐忑,试探着叫道。

    “无人能奴隶吾意志,无人能欺杀吾儿。”江清宇傲然道。

    江辰纵声大笑,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这结果他很乐意见到。

    “狂妄的人族!”

    金眼族没把他放在眼里,武皇再次出手,竖眼大放光彩,厉声道:“我族秘宝,不是你们人族能掌握的。”

    竖眼发出金芒般的海洋,将这片天地的所有人都包在里面。

    江辰和江清宇都变成瞎子,看不到任何东西。

    过了片刻,剑芒如潮水般退去。

    江辰马上发现西寒和西昂满脸惊愕,张开的嘴久久无法合拢。

    江辰抬头一看,也是相同反应。

    金眼族的皇被利剑穿心,钉死在空中。

    江清宇单手持剑,满脸冷漠,斩杀武皇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

    “你们父子二人都是妖孽!”

    青魔又惊又喜,接着大叫道:“害我白白担心。”

    江辰一头雾水,他父亲也只是一星宫强者,不可能单手斩杀武皇!

    唯一的解释是父亲依然还是剑奴状态,一身力量来自于太阳金轮。

    可现在这样明显又不是剑奴。

    “跑!”

    另外两名金眼族的大能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久留,转身就跑。

    江清宇不打算放过他们,持剑追去。

    江辰也在这时候反应过来,看了一眼西昂,一掌拍在他的胸膛。

    “你也尝尝什么是焚烧的痛苦吧。”

    他将妖炎的真火打入到对方体内,使其开始从里面开始燃烧。

    伴随着痛苦的惨叫声,西昂成为黑炭。

    天地间很快就剩下他和西寒两个人。

    “你走吧。”江辰说道。

    西寒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没过多久,江清宇回来了,手中的剑又沾染上新鲜的血。

    “父亲。”

    “辰儿。”

    江清宇神志清醒,除了脸色苍白以外,似乎没有大碍。

    “是你的血。”

    在江辰询问之前,江清宇解释道:“在我要被体内那东西烧死时,你溅到我身上的血通过伤口进入到体内,帮我压制住太阳金轮。”

    至于为什么战力会这样强,那是西昂本来就是想要炼制出只听从他命令的皇者剑奴。

    “我的血吗?”

    江辰愣了下,他乃是神体,曾经有传闻说神血具有特殊作用,没想到还是真的。

    江辰立马凝聚出精血,递了过去。

    “没错,你的血确实有着无穷力量。”江清宇吸收掉神血,满脸振奋。

    “父亲,让我看看你身体吧。”

    江辰一番检查后,发现如他所想那样,江清宇依然没有生命力,体内器官都没有运转。

    之所以没有腐烂,还是因为他之前的针术缘故。

    太阳金轮成为生命源泉,支撑着这具身躯和灵魂。

    “不过父亲体内的不是真正的太阳金轮,而是分化出来的,一旦用尽,又会变得成原来那样。”江辰凝重道。

    “无妨,杀入金眼族,拿到真正的太阳金轮便是。”江清宇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