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个来自大山的男人,天纵奇才,本该是傲视三界,受万人敬仰。8 1Δ 『Δ』中文Δ网

    然而为了家族,他自甘平凡。

    十年磨一剑,剑出三界惊。

    此时的他风采不再,毫无生气,俊秀的脸庞死气沉沉,一双眼睛无比空洞。

    青魔替江辰感到心疼,埋怨老天不公。

    “父亲。”

    江辰轻语一声,断掉的手臂鲜血淋漓,可是与他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我无能,父亲。”

    “我害你受困黑龙渊,经历非人折磨,又只能眼睁睁看着你透支所有生命力。”

    “今日又是如此,可笑我认为自己无所不能。”

    他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是在向谁倾诉。

    “父亲?难怪啊。”

    下面的西昂一边疗伤,一边欣赏着这场好戏。

    “父子相残,妙啊!”

    他得意大笑着,觉得无比的痛快。

    他目光很快触及到江辰的断手上,不由摇了摇头,知道胜负不会有任何悬念。

    “嗯?”

    忽然,他现地上的断手化为流光,飞向空中的江辰。

    那些流光落在江辰伤口处,接着神奇的一幕生了,血肉再生!

    很快的,江辰的右手除了有部分白皙外,没有任何不同。

    “这怎么可能?他到底是什么种族?!”西昂很想弄清楚江辰到底有什么秘密。

    “不要紧,等我把你也变成剑奴,你的一切我都会知晓。”

    心念一动,空中的江清宇出剑了。

    手中一把利剑,破空而去,毫无拖泥带水,不理会敌人是谁。

    “江辰!”

    青魔感受着这一剑的杀伤力,不得不感叹不愧是江辰的父亲,沦为剑奴也有这样强。

    但是,他最担心的还是江辰,面对剑锋,他什么都不做,站在那里痴。

    他不得不和黑龙主动现身,抵挡着江清宇。

    八部天龙得到过浩瀚的佛力加持,力量已经达到星尊,可是依然挡不住江清宇的剑锋。

    成为剑奴,除了灵魂被抹去,自身武学不变,这也是西昂为什么选择江清宇。

    “江辰,快助我们一臂之力,否则被逐个击破,你也不是对手的!”

    青魔大叫道,他知道江辰的实力,在和江清宇动手后知道现在的局势有多棘手。

    忽然,江辰收起八部天龙。

    “江辰,你在干什么!”

    青魔大惊,江辰这是要把他和黑龙给收到经书中,不让他们动手。

    “你会死的!”青魔无比焦急。

    江辰仿佛没有听到,合拢经书。

    失去目标的江清宇的目光锁定在江辰身上,似乎有一丝迟疑,但还是举起手中的剑。

    江辰深吸一口气,眼眶通红,拔出天阙剑。

    “他这是要自我毁灭啊。”黑龙说道。

    “可惜,太可惜了,这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青魔无法镇定,为江辰感到不甘心,道:“他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就这样倒下实在是可惜。”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黑龙倒是看得很开。

    一人一龙谈话时,父子二人的交战已经开始。

    都是不朽剑道,但是江清宇剑道力量明显要更高。

    除此之外,金眼族在他体内放有‘太阳金轮’的至宝。

    成为剑奴的人,强弱不是境界说的算,而是驱使他的能量。

    当然这是有极限的,否则身躯也会承受不住。

    青魔没有说错,江辰的确不是对手,最重要的是他无心恋战,整个人都麻木。

    这让青魔焦急不已,这次江辰是绝对不可能浴火重生的,死了就是死了。

    “江辰,你难道要让你父亲永远成为剑奴,要让你敌人得意吗?”青魔大叫道。

    这话提到作用,江辰眼里明亮不少,剑势有所变化,可依然不敌父亲。

    他曾经一直好奇自己的父亲到底有多强。

    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会以这样的方式知道。

    “我尽力了,我没有办法。”江辰说道。

    “放我们出来啊。”青魔焦急道。

    黑龙忍不住道:“你那样激动干什么?江辰一死,你不就是恢复自由了?”

    “老子才不要什么自由!”

    青魔一路看着江辰成长,早已经视他如子,可是江辰成就太高,他不敢流露半点。

    很快,江辰伤痕累累,浑身浴血。

    “西昂!给他一个痛快吧!”

    西寒看不过去了,冲着旁边的同族叫道:“又何必折磨他。”

    在她看来,是西昂控制着剑奴在虐待江辰。

    西昂满脸肃然,没有马上回应,片刻后,他凝重道:“我下的命令就是要掉他性命。”

    他是一个谨慎的人,知道大局为重,尽管很想把江辰虐的体无完肤,可也知道夜长梦多。

    可是空中的战斗,已经不是他能够控制的。

    “父亲?”

    江辰反应过来,他刚才的表现早应该丧命对方剑下才对,为何能拖到现在?

    他抬眼看去,现江清宇本来没有聚焦的双眼盯着他不放。

    “父亲……”

    那是一个无法解读的眼神,是让江辰如梦初醒的眼神。

    这时,江清宇的剑又是刺来。

    不过这一次,江辰现这一剑的蹊跷,在引动他《剑经》共鸣。

    江清宇在教他练剑!

    江辰百感交集,又惊又喜,举起手中的剑。

    “剑…锋…所指,心…之所向。”

    江清宇艰难的从嘴里说出一句话来。

    “父亲!”

    江辰惊喜大叫,剑奴是不会开口,这说明还有希望。

    “人族的情感真是麻烦的东西!”西昂破口大骂,他能感觉到江清宇在摆脱他的控制。

    他忍不住站起身来,大叫道:“人族!一旦他摆脱剑奴的命运,他体内的太阳金轮就会失去控制,你父亲会死的!”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一个太阳金轮就能拯救失去生命力的江清宇,江辰也不用那样麻烦。

    江辰心中一颤,这话不假。

    “专心!”

    江清宇喝了一声,道:“我……我答应过你…你母亲,要教你……我的剑法。”

    说完,他的剑势越来越凌厉,江辰不得不抛开杂念。

    “金眼族!我要你全族陪葬!”

    江辰嘶吼一声,用力挥舞着手中天阙剑。

    这是惨烈的一战,父子相残,心中都是不愿,但不得不动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