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场的人有不少人没听说过悟道茶,还是在少部分人告知下才知道那有多珍贵。┡8 1中 『文Δ网

    可惜江辰已经把悟道茶给收起,他们无缘再多看一眼。

    唐天俊妒忌的都快要疯,觉得江辰是他生命中的克星。

    “不过是运气好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唱着反调,为了避免被人说是妒忌,没有张开嘴巴,直接让声音响起,外人都分辨不清男女。

    不过任谁都知道这声音出自唐家的人。

    “这样的运气你怎么不来一个?”

    这次不需要江辰开口,有人帮他反驳,是那星尊。

    切琥珀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看运气,唐天俊这话也把他们牵扯进来。

    星尊不屑于藏头露尾,直接开口,无惧唐家记恨。

    “小友,你为什么选择这块琥珀啊?”面对江辰时候,他的态度生大变化。

    “顺眼而已。”江辰随口道。

    他的话让人一口气缓不过来,得到如此宝物,竟然只是顺眼!

    “小友要不要继续玩玩?”星尊又道。

    江辰犹豫一会儿,点了下头,毕竟是尝到甜头。

    他能准确切出悟道茶,自然不是依靠着运气,而是在看这片琥珀时,内心猛地跳动一下。

    在切的时候,他自己都不肯定。

    “让让!”

    星尊马上让人给江辰空出座位。

    旁边的人没有意见,也想要见识下江辰是不是真有什么手段。

    江辰坐下来后,西寒没有离开,盯着他不放。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江辰静静坐在那里,众人倒也不意外。

    因为就算江辰真的有本事分辨,也不可能马上出现第二块有至宝的琥珀,那不现实。

    “有本事就出手啊,磨磨蹭蹭的。”

    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马上就被人训斥。

    没有现目标,自然没有出手的必要。

    同桌上的人也都静静等待着江辰出手。

    故而西寒连续翻动了十次桌面,上千块琥珀替换着。

    “小友,反正你已经赚翻,要不要再试试?”

    星尊有些不耐烦了,试探性问道。

    江辰摇了摇头,不愿意多说。

    打人不打笑脸人,可是星尊这种情况不是一回事,他懒得搭理。

    又过了一会儿,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散开。

    “果然是没有什么真本事啊,就知道装模作样。”

    这次响起的声音没有人去反驳。

    要求一个人在琥珀上面展现出技术是很过分的,可谁让江辰一出手就切出至宝,让人形成期待。

    现在他让人感到了失望,同桌的老辈人物也不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开始自己选择。

    从江辰坐下起,已经过去半个小时,西寒都快要失去兴趣。

    “无趣啊。”

    江辰自己都说了一句,打算离开。

    “说的好像你真有本事一样,花了半个小时装蒜,也真是够了。”

    唐天俊偷偷音,带着极大的偏见。

    “总好过某人瞪了我半个小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要好啊。”江辰开口道。

    赌场响起一片欢笑声,如果说江辰枯坐半个小时,那站着半个小时的唐天俊就更有意思。

    唐天俊紧咬着牙关,面目狰狞。

    “嗯?”

    在西寒翻动一次桌面打算离开时,江辰有所现,目光又重新回到桌面上。

    这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包括同桌的人。

    西寒也紧张起来,盯着桌面的琥珀不放。

    忽然,她现江辰没有看琥珀,反而在看着她。

    “西寒姑娘不会是想把这一大堆琥珀都收回去吧。”江辰说道。

    被说破心事的西寒很尴尬,争辩道:“胡说,我们既然做起这桩生意,就是有诚信的,所有琥珀都不会回收。”

    “哦?这样肯定?那我可要就挑了啊。”

    说着,江辰的手在琥珀中划过。

    有意思的是,他都没有低头,黑眸反而望着西寒的眼睛。

    西寒撇了撇嘴,想要瞪一眼回去,可目光碰撞时,竟有触电的感觉。

    “这家伙是在撩拨别人。”

    人们看着江辰的表现,这样认为着。

    西寒也意识到自己被戏弄,嗔怪道:“你挑就是。”

    “那好,我要这一块。”

    没想到江辰的手还真停下,指着一块很大的琥珀。

    “当真?”

    西寒低头一看,面露古怪之色。

    其他人看清楚那块琥珀后,也是强忍着笑。

    “小友,这只是边角料,是从大的琥珀上切下来的,就相当于你刚才切开那些琥珀,只是没有这样大而已。”

    星尊解释道:“就是因为大,所以被拿出来继续出售。”

    “不是没有过先例,这种边角料也能切出好东西。”西寒说道,免得被江辰说是黄金船故意欺骗。

    江辰也看到这块琥珀表面都有别人切过的痕迹。

    “真是有够白痴的啊。”

    赌场中马上传来嘲弄的声音。

    这次,江辰没有无视,反而冲到唐天俊面前,什么话也没说,将他胖揍一顿。

    度极快,在唐家的高手围过来时候已经退开。

    “你!你凭什么打我!你那样嚣张,骂你的人又不只是我!”唐天俊浑身疼痛,躺在地上质问着。

    “我不知道谁在骂啊,我只是想要揍你,不可以吗?”江辰一本正经说道。

    唐天俊差点没被气晕过去,唐家的人眼眶中也在喷火。

    “客人!”

    西寒很生气,道:“你又在船上动手。”

    “不,我只是在打人,不算动手。”江辰说道。

    西寒摇了摇头,手指着被人切过的琥珀,问道:“不管如何,这块你都要付钱。”

    她把江辰打人看成是不想要这块边角料的表现。

    在选择的时候,肯定还不知道边角料的是什么。

    不同的琥珀,价格也不一样,这块因为体积的缘故,是刚才江辰切出悟道茶的两倍,要掉他所有的筹码。

    “切吧。”西寒接过筹码,说道。

    “我很好奇,你说这东西算我买的,切不切不应该是我说的算吗?”江辰好奇道。

    “这是赌场规矩,你也不是买,而是赌,当场切开就是赌的结果!”西寒强硬道。

    “行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

    江辰耸了耸肩,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麻利的开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