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们人族安逸太久了,在上古时期,你们都是被人欺凌的对象,你能服侍本王子,都是极大的荣幸。”

    “你们还真以为是万物主宰啊,看到我们亲临还想着反抗,只能怪你父亲活该。”

    听到王子说起父亲,闻心十分激动,眼里喷出火光,朝他冲去。

    然而王子翅膀轻轻扇动,就将她给弹开,疼得眼冒金星。

    “我喜欢你挣扎。”

    王子冷笑一声,开始去撕扯闻心衣物。

    闻心拼上全力反抗,却也是无济于事,外衣成为碎布,只能紧紧抱住自己。

    “这又是何必,难道还会谁来救你不成?今天你早晚都要如此。”

    王子不悦道,耐心快要耗尽。

    要不是还要为着部落着想,他早就是用强。

    啪!

    正当这时,大门被撞开,两具尸体横飞进来。

    王子低头一看,发现是守在门外的亲信,此时已经断气。

    王子大惊,翅膀顶端露出锋利的尖角。

    “你竟敢杀我族人!”

    在江辰落在门口时,看清是一个人族,王子无比盛怒。

    “还要杀你。”江辰冷冷道。

    “江辰?”

    闻心听到他的声音,大喜望外,在这时候江辰出现来救她,简直和梦幻一样。

    “我应该早点来的。”江辰歉意道。

    王子听到两人对话,露出灿烂笑容,道:“原来还是一对情人啊,这真是有趣,等我将你制服住,一定让你看到最精彩的画面。”

    说着,王子动了,瞬间消失在原地。

    “江辰小心!这些鸟人很强大!”

    惊喜过后,摆在面前的现实又让闻心冷静下来,担心江辰能不能招架住。

    在火域,通天境就已经是最强的战力,这次来的人对她来说都如战神一般。

    “我真是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那样的话。”

    江辰往前踏出一步,王子也出现在他身边,边缘堪比利器的翅膀斩落下来。

    “去死吧!”王子兴奋大叫道。

    然而翅膀落下,发出来的只是金属碰撞声,王子反被震飞出去,倒在地上。

    江辰什么事都没有,在王子想要站起来时候,就被天阙剑和赤霄剑贯穿翅膀,钉在地上。

    “啊!”

    翅膀乃是翼人族最重要的部位,痛苦让这位王子浑身都在颤抖。

    “江辰。”

    闻心一惊,接着大喜望外,跑过来扑进他怀里。

    “你这么变矮了?”两人面对面,嘴唇差点碰到一起。

    “先不说这个,我们要赶去天道门。”江辰说道。

    皇宫的悲剧,不能在天道门重演。

    “该死的人族!你会付出代价的!我父王和叔父要将你碎尸万段!”王子大叫道。

    “江辰,让我杀他。”

    闻心眼里流露出狠厉,捡起地上的佩剑要出手复仇。

    不过被江辰给制止,说道:“这样太便宜他了。”

    那边的王子听到这话,不由看了过来,在触及到江辰眼神的那一刻,吓得魂不附体。

    ………

    此时此刻,天道门。

    由于大夏皇帝及时报信,故而抵挡住强敌的入侵,不过只是暂时的。

    大教的长老和翼人族的王室强者共有三名大尊者。

    天道门中,只有一名武尊,还是以前的掌教苏秀衣。

    “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门派,护山大阵竟是如此精妙,也是奇怪。”

    大教的长老正在破阵,面露为难之色。

    “又何必这样麻烦,我看里面的人族迟早会自己解开阵法,向本王投降。”

    翼人族的王不在乎道。

    他展翅飞到空中,俯视着下面的天道门弟子,每个人脸上都是惶恐和不安。

    “真是熟悉的人族表情啊。”

    王说道:“你们没有任何希望,束手就擒,归降我族是唯一的活路。”

    苏秀衣来到空中,质问说道:“就如同你们对王室所做的事情那样吗?”

    “企图抵抗我族的无知者,自然要付出代价,你们也想一样吗?阵法一旦解除,本王这里任何一人都能灭掉你们全部!”

    他的话没有夸张,翼人族的队伍中有武尊和灵尊,都不是天道门能够抵挡的。

    就算是再怎么不甘心,他们也无法抵挡住。

    “归降可以,不过我们要有条件,不得伤害我门弟子。”

    敌人太强,纵然是苏秀衣也不得不低头。

    “你们有资格谈条件吗?不过本王懒得杀你们这些蝼蚁,献出十名貌美的女弟子就行。”

    话是这样说,可苏秀衣也能听出对方根本不会遵从任何规矩。

    一旦被破阵,后果不堪设想。

    唯一的办法,只要逃跑。

    “天道门之外已经被封锁,你们是逃不掉的,撤掉阵法吧,身为人族,不会太为难你们。”大教的长老开口道。

    到了这里,天道门上下乱了一团,所有人的女弟子惶恐不安,那些翼人族战士贪婪的眼神仿佛自己是猎物。

    “既然你们选择最难走的路,那就别怪本王无情!”

    翼人族的王不想多说,阵法尽管玄妙,却也是有极限,不代表不能破解。

    “等一下。”

    这个时候,天道门的一群长老跑了出来。

    “我们愿意归降。”

    这些长老都知道大敌当前,无力招架。

    苏秀衣想要指责,都是开不了口。

    面对一支虾兵蟹将就能把他们全部杀死的敌人,他们还能够怎么样?

    “作为你们耽误本王那么久的代价,把所有女弟子召集起来,慰劳本王的战士。”翼人族的王说道。

    顿时,门派上下的女弟子一片哭声。

    “真是恶心的种族啊。”

    忽然间,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声音响起。

    翼人族先是一怔,接着怦然大怒,看向说话的人。

    只见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不知何时来到空中,正冷冷的看着他们。

    “因为你一句话,这个小门派所有人死一半。”翼人族的王冰冷道。

    闻言,天道门的人埋怨地看过去。

    不过在看清楚江辰那张脸之后,他们全都是震惊了。

    “掌教?”

    尽管年轻了好多,可相貌变化不是很大,那正是他们的掌教!

    虽然说平时都是甩手掌柜,可在天道门遭遇到大难的时候及时出现,让不少人燃起希望。

    可想到敌人的强大,又都是无奈摇头。

    “人族,听我一句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