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告别楚洛,江辰三人离开朱雀城,去拿藏好的飞行船。

    路上,孟浩和闻心讨论刚才离别时,楚洛和她的三个师妹表现出来的依依不舍到底是不是发自内心。

    “我的意思是,咒语改变她们对江辰的情感,所以离别时的伤感也是真情流露的。”孟浩讲述着自己观点。

    “世上没有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样的情感怎么能说真实。”闻心对咒语依然心有余悸,不接受孟浩这话。

    “但是,咒语就是情感的源头啊。江辰,如果咒语解除的话,她们会怎么样?”孟浩说道。

    江辰皱了皱眉,说道:“咒语的事情,不要再讨论了。”

    噬心咒,在圣域是三大禁咒之一,尽管暗地里不少人使用,可这样公开讨论,江辰不太能接受。

    闻心和孟浩交流一个眼神,知道无论心里有多好奇,都不能再说咒语的事情。

    三个人在山脉外找到飞行船。

    闻心上了船,忽然发现江辰的脸色很难看,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怎么了?是不是谈论咒语让你不舒服,以后不会”闻心跳到他身边,雪白的玉手搭在他肩膀上。

    “走开!”

    江辰大喝一声,将闻心推倒在地,拿出赤霄剑往身后一斩!

    叮!

    金属碰撞的声响清脆悦耳,火光溅射下,一把飞刀断成两截落在地上。

    嗖!

    飞刀凌厉的破空声这才传来,可见刚才飞刀的速度有多快。

    闻心和孟浩惊出一身冷汗,赶紧拿出灵器,看向飞刀袭来的方向。

    “不错嘛,聚元境的神识都能感应到我的飞刀,看来你的价格还要再提高。”

    一个黑衣人在大白天往这边走来,中等身材,看体型是男性,佩戴着特殊的面具,左黑右白,泾渭分明。

    “黑白门!”

    看到黑白面具,闻心惊呼一声,俏脸煞白。

    “火域最出名的杀手组织,存在有数百年之久。”她向江辰和孟浩说道。

    杀手,是令人憎恨而又忌惮的存在,一个杀手组织比任何势力都容易吸引仇恨。

    故而,杀手都是神秘低调的,只有不被人知晓,才能安全。

    可这个黑白门名气之大,不输给十强宗门,又屹立数百年不倒,可见有多可怕。

    这些年下来,各个势力都有优秀的弟子死于黑白门的暗杀,曾经也有几个庞大势力联手,企图剿灭黑白门,结果都付出惨重的代价。

    时至今日,黑白门在火域的地位很特殊,人们选择性去遗忘,同时期望着不要被黑白门的杀手盯上。

    如今,却有一个杀手出现眼前,闻心自然害怕。

    她看到面具右边的白色部位,眼角下画着一滴血色的眼泪。

    “血泪代表着黑白门杀手的等级:天杀地绝,一滴血泪说明是绝字辈杀手,是第四级杀手。”闻心说道。

    “那还好,是最低级的。”孟浩说道。

    闻心看了他一眼,道:“黑白门杀手的境界最低都是神游境。”

    这话差点让孟浩骂娘,惊奇道:“神游境跑去当杀手?做点什么不好?”

    “境界不会改变一个人品行,只要有利可图,神游境都可能是土匪。”闻心说道。

    “他目标是我,你们坐飞行船离开。”

    江辰将控制旗交给闻心,目光自始至终不离开眼前的杀手。

    “一起走啊!上了船他就追不上了。”

    “飞行船没有防御能力,上了高空更加危险,不要废话!”

    江辰丢下控制旗,飞速往森林中跑去。

    黑白门的杀手并不焦急,看了眼孟浩和闻心,锋利的飞刀在指间转动着。

    旋即,他放弃通过要挟闻心和孟浩逼江辰就范的打算。

    因为对付一个聚元境都这样做,有辱黑白门的招牌。

    他看向江辰离开的方向,嘴角浮现出一丝冰冷的笑纹。

    脚步轻轻踏出,人却消失在闻心和孟浩的眼前,只觉得一道疾风朝着江辰的方向掠去。

    “完了。”闻心深感无力,江辰不是来自大势力的弟子,身边无人保护,面对神游境的杀手,十死无生。

    “没事的,相信江辰,他可是杀死过神游境。”孟浩说道。

    这话给了闻心信心,二人上了飞行船,在空中飞往江辰逃跑的方向。

    “谁会派黑白门的杀手对付江辰?难道是高家的报复?”

    “高家真要报复,不用那么麻烦,直接派家族强者来就是。派杀手说明不想被人知道,很有可能是黑龙城,之前在试炼之地,江辰被宁平针对,说明黑龙城已经起了杀心,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江辰都在门派不出来。”

    “后来离开门派,也没人知道他去哪,直到皇陵的消息暴露他行踪,等待多时的杀手跟来!”

    闻心想到的这些,江辰也猜到了,可知道也改变不了什么。

    奔跑中,身后不断有飞刀袭来,都被他一一躲过。

    落空的飞刀打在大树上,不受任何阻碍将树身贯穿,锋锐难挡。

    “他明明能追上来,为什么一定要用飞刀?享受着追杀的乐趣吗?真是一点也不专业啊。”

    知道无论如何都跑不过的江辰停了下来,转过身,就看见黑白门杀手稳稳站在一根纤细的树枝末端。

    手里把玩着飞刀,虽然隔着面具,江辰都能感受到他脸上的戏谑。

    “你的飞刀杀不死我。”江辰冷冷道。

    “我有说过杀死你吗?生擒你,价格是杀死你的百倍。”杀手大大咧咧说道。

    “擒我?”江辰不太明白,难不成黑龙城还要把自己折磨死?

    突然,江辰想起楚洛说过的话,顿时明白过来。

    “宁昊天神脉消失,肯定察觉到问题,而我又以极快速度崛起,自然发现端倪。”

    明白过来后,江辰冷笑连连,暗道:“黑龙城啊黑龙城,你们还想再剥夺我的神脉吗?不会的,我不会再给你们机会的。”

    紧接着,江辰抬起头来,故意流露出惶恐之色,咬牙道:“能放过我吗?你应该知道我在皇陵的表现吧?我在皇宫中获得至宝,可以给你。”

    “哦?”

    黑白门杀手从树梢上跳下,向他走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