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番亲热后,江辰坐在床边发呆,回想着他重生后的事情。

    “难道是一种梦?可会有这样的梦吗?”江辰心说道。

    筱诺跪坐在他背后,双手绕着他脖子,饱满的胸挤压着他后背。

    “在想什么呢?难道你后悔不成?”

    说完,她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变得水汪汪的。

    尽管知道是装的,江辰还是忍不住心中一动。

    筱诺是四圣的弟子,拥有着倾国倾城的面貌,外人眼里的形象是不食人间烟火。

    可江辰知道,这女人古灵精怪,活力无限。

    昨夜是两人成亲之日,洞房花烛。

    无量尺没有贯穿他的胸膛,倒是他突发奇想,让圣域第一美人趴在床边,拿尺子打着圆润的屁股。

    “你真后悔了?!”

    本是说笑的筱诺见他不说话,面露凶狠,道:“你敢后悔试试,我先杀了你,再自杀!”

    江辰哭笑不得,道:“我做了一个很奇怪很荒诞的梦,梦里每个人都无比真实,我快要无法分辨了。”

    听到这话,筱诺灵活如蛇,坐在江辰的双腿上,冲他神秘一笑。

    江辰暗道不好,一般她这样笑准没好事。

    果然,筱诺突然按住他的头,将他的脸埋在自己双峰间。

    不顾江辰挣扎,她发出清脆笑声。

    “我快……快喘不过来气了。”江辰艰难道。

    “那你现在分辨出真实没有?”筱诺说道。

    得到江辰的答案,她才把人放开。

    看着江辰满脸通红,她露出一排整齐贝齿,伸手在他鼻尖一点,道:“记住,我对你的爱永远是真的。”

    “嗯。”

    江辰点了点头,接着不满道:“以后不要这样。”

    由于天生绝脉,江辰在筱诺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江辰好奇道。

    “去给你父母请安啊,你们江家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势力,我嫁过来当然要乖乖的啊。”

    “也是。”

    江辰点了点头,又道:“为什么没有叫我?他们没问吗?”

    “问了啊,我说你昨晚操劳过度,早上起不来。”

    筱诺露出只有在他面前的狡黠笑容,一语双关。

    “你真那样说?”江辰将信将疑,不敢确定。

    “你猜猜?”

    筱诺躺回到床上,钻进被窝里,看动作是把自己脱得精光。

    “我要再睡一会儿,昨晚折腾死了。”

    说着,她幽怨的看向江辰,甩手丢出贴身内衣,没好气道:“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家。”

    江辰无言以对,忽然注意到床单不见了,好奇问了一句。

    “你真是什么都不懂啊。”

    筱诺难得的害羞起来,背对着他。

    江辰愣了下,接着恍然大悟,床单已经成为初次象征,被她给收藏起来。

    他回想起来,昨晚的洞房历历在目。

    一个圣域第一公子,一个圣域第一美人,在床上笨手笨脚。

    先是筱诺喊疼,折腾了大半夜才成功。

    “你快出去吧,不然别人会笑话我们新婚第一天都不起床。”筱诺说道。

    “怕什么,反正你是我妻子。”

    “去死。”

    两人一番斗嘴,江辰换好衣服,推门出去。

    他的房间在凌云殿最好的位置,能将雄伟壮阔的景色尽收眼底。

    抬头望天,凌云殿云端染着紫色,那是紫气,是一个势力的象征。

    江辰沿着廊道走着,很快见到一名亭亭玉立的女子。

    “宇晴师姐。”

    江辰眼前一亮,有种久别重逢的喜悦。

    宇晴师姐没有注意到自己到来,正痴痴望着远处的广场上。

    江辰笑了笑,肯定是在偷看白轩师兄在练剑。

    他看向广场,果然发现白轩师兄正在给年轻的弟子授课,剑式精妙,人剑和天地间有种律动。

    “白轩师兄果然不愧是四大剑道的传承之一啊。”

    江辰看了过去,也被折服。

    突然间,他脸色大变,肩膀颤抖。

    “不是梦!不是梦!”

    如果是梦的话,他不可能看出白轩剑势的精妙所在,因为没有练剑的人是不会懂的。

    可如果一切不是梦的话,那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少主?你没事吧。”

    一男一女急忙赶来,伸手扶住江辰。

    “左清,右玄。”

    这是他的左膀右臂,是他最信任的人。

    这两人也对他同样的忠心。

    “我没事。”

    江辰心情复杂,难以言明,他脚步匆忙,要去见父母。

    “小师弟?”

    宇晴师姐注意到他,叫了一声,可江辰没有应声,让她大为不解。

    一路上,江辰又看到积薪和一行两位师兄,和平时一样,全心全意投入到黑白棋子的世界,压根没有注意到他走过。

    江辰走到凌云殿,一名从里面走出来。

    江辰不由停下,下意识叫道:“母亲。”

    美妇向他看来,发现他满头是汗,大为心疼,道:“江辰,你体质特殊,要懂得节制啊。”

    闻言,江辰马上想到筱诺说过的话,没想到她是说真的!

    “我,我去见父亲。”

    江辰来到凌云殿门口,正要踏步进去,但也在这个时候,他脑海中灵光一闪。

    “难道?难道这是死后的世界吗?所以我才能重返圣域,一切都那样和谐?”

    江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又要让我察觉到破绽!”

    如果活在假象中,那起码也要真实一点啊!

    “辰儿,什么事啊?”

    凌云殿里面,传来父亲低沉有力的声音。

    江辰抬头看去,马上又想到了什么。

    “如果说死后是这样的,那我重生九天界会不会也是?”

    这个念头一起,江辰突然发现眼前的世界再次大变样。

    大殿一下子炸裂开,开始迅速的沙化。

    先是建筑物,然后是殿内的那道伟岸身影。

    “不!”

    江辰痛心疾首,哪怕是假象,他也不想这样结束啊。

    他往旁边看去,也和所有景物一样消失。

    整个凌云殿全都在沙化。

    “筱诺!”

    江辰往自己房间跑去,用尽生平最快速度。

    一路所过,积薪和一行两名师兄在沙化,练剑的白轩师兄和观望宇晴也是一样。

    他艰难的跑到房间自己,一把将门推开。

    噗!

    无量尺呼啸而来,刺穿他的胸口。

    筱诺手持着无量尺,面无表情,自身却是在飞快的消逝。

    “救救我们。”筱诺机械式的说着。

    最后轮到江辰自己,他仿佛回到前世最后那几秒,胸口是熟悉的痛楚。

    眼前的世界又陷入到黑暗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