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听到这个推测的时候,许多和江辰有过节的人吓得晕眩过去。

    好不容易等到事情平息下去后,又有关于江辰的事情传来,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原来,丹会的仙丹其实就是出自江辰之手!

    江辰不是天丹师,而是仙丹师!

    这消息传出来后,名人贴的强者无不是懊悔的捶胸。

    冰灵族一片哀嚎。

    “为什么他不说啊!”

    冰灵王也是差不多的反应。

    仙丹师啊,就算江辰是神体又如何?

    如果说出来的话,冰灵族绝对不会嫌弃他,有仙丹师存在,冰灵族也会获得中三界的所有助力。

    人们也有相同的疑惑,不明白江辰为什么不说,质疑丹会是把祸水往死人身上引。

    直到丹会说出原因后,人们才恍然大悟,也知道了为什么江辰要隐瞒这个消息。

    原来,江辰炼制出来的仙丹在上三界引起轩然大波。

    圣地和神教的人亲临丹都,要丹会把人交出来。

    按照这些人的说法,是仙丹在当今世上是足以影响到任何一个势力平衡的。

    仙丹能够量产出武皇,会对那些存在了数千年的大势力造成威胁。

    当然,他们也不是特意跑来斩杀江辰的。

    而是要把江辰给带回去,只准给自己的势力炼丹。

    不管是哪方势力得到江辰,都可以通过仙丹来提高自己的统治。

    对于江辰来说,那将会永无天日,一直帮人炼丹。

    凌云殿的仙丹丹方也会被抢走。

    丹会在压力下,说出真相。

    当圣地和神教的人得知灵丹出自同一个年轻人之手,根本不相信。

    最后还是把当时那三名助手给叫来,收刮他们的记忆才肯信。

    “可惜啊。”

    江辰已死,时隔多年再出世的仙丹又成为绝迹。

    “好好一个仙丹师,跑去掺和那些破事干什么。”

    在抱怨声中,圣地和神教的人不甘心离开。

    在那之后,消息才传出来。

    对此,世人只能这样评价。

    有些人死了,可关于他的传说会流芳百世。

    另外,妖界无视协定,跑到中三界大开杀戒也引来第八界的强大势力出马,亲自跑到妖界要人。

    可是妖族态度强硬,宁愿开战也不交出白虎。

    这让各个位面世界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一旦开战,所有人族强者都要参与进来。

    然而,还没有等到开战,许多只存在古史中的种族竟都纷纷踏足九界。

    最叫人吃惊的还是龙界。

    有大人物感应到龙界的通道打开了片刻!!

    尽管只有数秒的时间就重新关闭,可也引起无限的联想。

    “人族当九界的主人太久了,是时候换换了。”

    又没过去多久,有异族竟是说出这样宣战的话。

    也只有这样的大事才能抵消江辰在中三界留下来的影响。

    两个月后,冰灵族圣女带领着玄冰军先后入侵风、火、地、木四大灵族,施展冰封千里,将冰灵族灵土扩大数倍。

    自然的,冰灵族成为灵域主宰。

    开创冰灵族千古没有过的伟业,灵女被称为雪女。

    雪女的实力,傲绝所有年轻一代。

    只是她时常望着东南方向发呆,有时会整晚一动不动,叫人好奇。

    只有部分人知道那是两把道剑飞走的方向。

    她在等待着那个人持剑回来。

    ………

    “又他妈没死?”

    江辰意识复苏那一刻,下意识骂了一句。

    他费力睁开眼睛,所看到的景物很快让他皱起眉头。

    他躺在床榻上,能直接看到天花板。

    这很不常见,一般床的类似于一个盒子,人躺在床里面只会看到床的内部。

    江辰还记得前世的时候很不喜欢那种盒子床,所以经过他改造过自己的床,就如同现在这张。

    “嘶!”

    江辰深吸一口气,他在天花板看到一行刻上去很久的字。

    “成为有用的人。”

    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他吓得坐起身来。

    那是他被检查出天生绝脉后刻上去的,用来勉励自己的。

    可是!可那是前世的事啊!

    他满头大汗,目光看向房间,顿时如遭雷击,说不出话来。

    这里是凌云殿!

    是他的房间!

    尽管被打扮的很喜庆,但他还是能够认出来。

    江辰跑下床,推开窗户,窗外的景物彻底让他呆滞住。

    他扇了自己一巴掌,确定不是做梦后,再将窗户关上。

    “我回来了吗?到底怎么回事?”

    江辰心乱如麻,他不需要镜子去看现在的面貌就知道是以前的模样,是圣域第一公子的相貌。

    突然间,江辰看到床头边上摆放着一件道器级兵器。

    一把黑色的尺子,平平无奇放在那里。

    “无量尺?”

    江辰吓得伸手摸向胸口,他就是被这把尺子给捅死的。

    起码……记忆是这样告诉他的。

    这时,门外走廊传来哼曲声,那声音他不会忘记。

    “筱诺!”

    他脸色大变,冲过去把尺子拿在手上。

    天生绝脉的他没有任何力量,只能小心翼翼走向门口,想要躲在门板后面。

    啪。

    可还没有等他藏好,门从外面被打开。

    门外的女人看到江辰穿着内衣,却又是如临大敌的模样,愣了一下后,展露出笑容。

    她一脚踢出,江辰整个人平飞而去,不偏不倚落在床上。

    女子出手的力道掌控很好,江辰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

    江辰还没来得及起身,女子如狼似虎的冲到床上,直接坐在他腰间,夺过无量尺。

    “不要!”

    江辰看着对方举着无量尺刺来,吓得高举起双手。

    “嘿嘿。”

    可是,没有坏事发生,随着银铃般的笑声,女子用着无量尺在挠痒。

    “一大早就想玩,真是坏死了,你爹要是知道你昨晚那样使用无量尺,肯定会被气死。”她说道。

    江辰愣住了,移开双手,满脸不可置信,看着笑靥如花的美人。

    “筱诺?”

    “嗯?”

    女人察觉到他不对劲,面露困惑,放下无量尺,把手按在他额头,关心道:“你不舒服吗?”

    两人几乎面对面,那张美丽的脸庞细腻白皙,找不出任何瑕疵。

    江辰浑身每块肌肉都放松下来,伸手抱住那纤细的蛮腰。

    “你这坏家伙!真是越来越坏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