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矿山离得朱雀城不远,四支队伍在黄昏来临时抵达。

    都是修炼过的人,没有休息的打算,虽然说马上就要天黑,可在矿洞下,白天黑夜都一样。

    矿山的规模很大,矿洞也是随处可见。

    队伍由着四个活着出来的人带路,走进其中一个矿洞。

    据吴凡所说,现在离得那条通道还有很远一段距离,于是那沙鹰在闻心身边献殷勤,只是后者根本不怎么搭理。

    江辰注意到每个队伍在进入矿洞后,就开始留下各种各样的标记。

    这提醒到江辰,虽然说跟着沙鹰的队伍,可和他们三个人终究不是一起的,自己手上又没有地图。

    别说是到那条神秘通道,在矿洞这样行进,到时候没人带路,都不知道该怎么出来。

    浮空岛弟子留下来的标记是只有神识才能发觉的特殊颜料,留在一路经过的石壁上面。

    “这样不是只要会神识的人都可以发现吗?”

    江辰不解想到,仔细观察,才发现怎么回事。

    原来颜料留下来的标记没过多久就会自动消失,而在这过程中,有名浮空岛的弟子飞快绘制着线路图。

    在这黑暗的矿洞中,光靠眼睛去记是很容易出错的。

    江辰纳戒中就有笔墨,悄悄拿出来,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也开始绘制。

    他的神识能够穿透黑暗,不需要颜料提醒,不过颜料的存在那样刺眼,他不想自欺欺人去无视。

    尤其是那条通道在矿洞的深处,四支队伍在里面走了快有半个时辰,能省些力气是好事。

    “现在我们想要离队回去,也找不到路。”闻心小声道。

    孟浩同样担心,不过他害怕矿洞倒塌,导致他被活活困死在里面。

    “郡主,不用担心,有我们在,闭着眼睛都能出去。”沙鹰笑道。

    “离那通道还有多远?”闻心不理他,目光看向那叫吴凡的青年。

    “等一下。”

    吴凡不敢确定,他跑去和队伍的其他三个人商议,于是四支队伍暂时停下来歇息。

    这时,一名浮空岛的女弟子走向沙鹰这边。

    顿时,大齐国的这些人都警惕起来。

    不过在这女弟子走近后,其中的男子都有些失神,因为这女子十分美貌,说能排上美人榜都不夸张。

    “是楚洛,浮空岛真传弟子。”有人认出她来。

    楚洛不理会大齐国的人,反而来到江辰面前,向他伸出雪白的玉手。

    “拿来。”她声音听上去很冷清。

    江辰一怔,收起手中的笔。

    这一幕引来不少人的注意,在看向这边的时候,四支队伍的人发现三个美丽的女人,楚洛和闻心,还有性感的沙兰。

    刀剑帮那边的男子发出莫名笑声。

    “楚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沙鹰问道。

    江辰是闻心的人,闻心又在他们队伍,他自然是要站出来的。

    “这个人,偷偷用神识根据我队伍的标记绘制地图。”

    楚洛指着江辰,说出自己来的原因。

    顿时,不少人目光落在江辰身上。

    楚洛毫无预兆出手,右手闪电般抓向江辰手中的布。

    让她没想到的是,江辰居然躲了过去。

    “楚姑娘,我确实在绘制线路图,毕竟在这地底世界,我可不想困死,但你凭什么说是根据你们所谓的印记绘制?”江辰说道。

    “你。”

    楚洛没想到自己会失手,不免惊奇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分明探查到你的神识在标记逗留!”

    “这就有意思了,我散布神识,发觉有闪光的东西,观察一下不过分吧?万一是你们浮空岛留下什么手段想要害人怎么办?”

    听上去是江辰在强词夺理,事实也确实如此。

    不过,对方无法咬定自己的地图是根据颜料所画。

    总不能因为浮空岛弟子留下标记,所有人都不得记路线图吧?

    “无耻!”

    理解江辰的意思,楚洛不由气愤。

    江辰没有一点内疚,首先他根据标记是为了省事,不代表他不能绘制出线路图。

    何况这件事对双方又没有损失,如果说江辰记下标记,标记就会消失,导致浮空岛无法画下线路图,他当然不会那样做。

    偏偏楚洛小题大做,还要他把地图交出去,未免让人觉得小气。

    不过,在美貌下,没有人觉得楚洛不对。

    “一张地图而已,给她就是。”沙鹰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听明白后,不由索然无味。

    “不行。”

    闻心正担心地图的事情,又怎么可能让江辰交出来。

    “楚姑娘,我来问你,地下矿洞是你们的吗?”闻心说道。

    “不是。”

    “那不就行了,每个人都有记下线路图的权利,我们又是同时前进,你们浮空岛留下标记,然后别人还要避嫌,等标记消失不见,再散布神识?”闻心说道。

    由于闻心姿色不比楚洛差多少,所以她的话被人听进去,也觉得有道理。

    “可是,他就是根据我浮空岛标记记下地图的。”楚洛说道。

    闻心翻了翻白眼,觉得这样的言论太幼稚,道:“你如何肯定?就因为你的标记被他神识探查到?难道你留下标记,别人还得强忍着好奇不去看一眼?”

    “当然,如果楚洛姑娘一定觉得别人占了便宜,我们可以把地图给你,但我们要重新回去,重新走一遍,我们自己绘制。”闻心又道。

    闻心很聪明,其他队伍根本不愿意折返回去。

    可是,如果失去大齐国的队伍,就少了吴凡这张活地图。

    楚洛板着一张脸,上下打量着闻心,久久不语。

    “我相信楚洛姑娘所说。”

    这个时候,公子榜第八的高辰逸开口了,风度翩翩走过来,站在楚洛身边,看向江辰和闻心二人,露齿微笑。

    “江辰,闻心,一个是天道门内门弟子,一个是外门弟子。”他说出两个人身份。

    “天道门弟子?!”

    “那男的还是内门弟子?”

    十强宗门的弟子引来不小骚乱。

    “江辰,来自十万大山南风岭,最近崛起迅速,可是,没有岁月的积累,暴发户的劣根性一览无余,偷窥别人标记记下线路图,还不肯承认,真是丢了天道门弟子的脸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