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婚房内陷入沉默,江辰一句话不说。

    这两天来的期望最终还是落空,他不愿意接受的真相依然血淋淋的呈现出来。

    “江辰,你非常优秀,是人族中最出色的天才强者,要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

    新娘子说完这句话,语气生变化,小声道:“你可以掀开我的盖头。”

    这话带着几分期待,掀开盖头是婚礼一种仪式,她想要完成。

    “我不仅知道你不是师姐,也知道你是谁。”江辰说道。

    “这不可能!”新娘子不相信,盖头乃是冰灵族防止血影皇朝现的。

    “我的神识很强大,可以化成天眼。”

    闻言,新娘子不说话了,道:“既然如此,你还对血影皇朝出手是为什么?”

    “因为我早知道你们冰灵族的计划和想法。”

    “血影皇朝执意要娶师姐,也是因为至尊心的消息传了出去,皇朝是想要确定,并且毁掉她。”

    江辰缓缓道:“我在传承地图上布有障眼法,在有人破解的时候,我能感应到。”

    “你……”新娘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冰灵王同意联婚,是因为冰灵族不敢明着和血影皇朝对抗,所以把我当成枪使,用我来缓冲和周旋。”

    江辰说道:“哪怕是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可以把责任推给我。”

    “那你为什么还要出手?”听新娘子的语气,是完全被震慑住了。

    她本来以为江辰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可没想到会是这样。

    “我和你们一样,不想师姐被血影皇朝侵扰,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江辰也没想,说出答案。

    这话一出,盖头下那张美丽的脸庞无比复杂,无法解读。

    “哪怕是死?”她颤声道。

    “哪怕是死。”

    江辰点了点头,又道:“我来继续说吧,冰灵族一开始只是想随便找个灵女给我,找个名字带雪字的,这在冰灵族很容易找吧。”

    “可是你们没有想到我会拿出仙丹,又看到迎亲的队伍,知晓我和仙丹有关联。”

    “又加上我是武帝门徒,你们决定在我身上下注,所以才会让你来。”江辰说道。

    新娘子点了下头,江辰不仅没有说错,还准确说出冰灵族心理上的变化。

    “冰灵族不想亏待你。”新娘子说道。

    “暂时的而已,我插一句嘴,你相信自己能让我忘掉师姐吗?”

    “穿上婚服时相信。”新娘子说道,在得知江辰对自己师姐的爱有多深后,她知道自己有多可笑。

    “那你还想要我掀开你盖头吗?”江辰说道。

    沉默了很久后,新娘子应了一,“想。”

    “为什么?”这下轮到江辰吃惊了。

    “除了你,我想不到还能有谁能让我想。”新娘子答道。

    婚房再次沉默,江辰长叹一口气。

    “你会失望的,你们冰灵族都会失望的。”

    江辰摇了摇头,表情无比纠结。

    “为什么?”

    “我是神体。”

    江辰说道,没有语气起伏,就好像在说着微不足道的事情。

    “………”新娘子一双手抓紧衣角,肩膀紧绷着。

    “正如传闻那样,我是后天练成的神体,冰灵族看中我潜力的话,会很失望的,你们就算耗尽所有资源,都可能没有回报。”

    江辰说道:“我想冰灵族要是早就确定这消息,就不会派你来吧。”

    新娘子又是轻轻点了下头。

    “呵呵。”

    江辰笑了一声,道:“至于大帝力量,我都是依靠着这枚戒指,力量的来源并不是大帝,而是一块石头,经过我的消耗,现在只剩下三分钟。”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新娘子不解道。

    “免得生米煮成熟饭,你们冰灵族没地方后悔。”

    江辰伸手一指门口,道:“你现在就可以去把这消息告诉灵王,说我骗婚,将我赶走。”

    “你真的想要这样吗?这样自我牺牲,你的师姐恐怕都不会知道。”新娘子说道。

    “她不知道不重要。”江辰平静道。

    新娘子沉默一会儿,道:“王族找上我的时候,我非常的抗拒,也不愿意接受。”

    “我能理解,任何女人都不能接受,所以我不怪你。”江辰说道。

    新娘子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自顾道:“可是在他们搬出整个冰灵族的存亡,我不得不照做。为了你师姐,冰灵族承受的风险是和血影皇朝开战,我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说话时,新娘子的芊芊玉手伸向酒杯,指腹抚过杯口。

    “不过他们也没有强求我如何,只是堵住你的嘴,让你不能说冰灵族欺骗,如果你能接受这一切,那最好不过。”

    “所以王族在婚房放了阴阳酒。”

    听到这里,江辰脸色大变,望着手中的酒杯。

    阴阳酒,一种非常神奇的酒水,单独一人喝下不会觉得有什么,可若是一男一女,那么效果就会达到鱼水之欢。

    江辰打开酒壶,放在鼻端闻了闻,现果然是阴阳酒。

    再次看向新娘子的时候,脸色再次变化,道:“你在干什么?!”

    新娘子把酒端到自己嘴边,随时都会喝下。

    “你是听不懂吗?我神体难成……”江辰想要提醒她这点。

    “那又如何?”

    新娘子说完,阴阳酒一饮而尽。

    冲过来想要阻止的江辰只觉得体内有一团火在燃烧,吞没他的理智,顺势将新娘子扑到在床上。

    那盖头也被他一手掀掉,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美的惊心动魄的面容。

    “冰灵族欠你的,我来补偿。”新娘子那双诱人的樱桃小嘴说完这话,就只能出嘤咛声。

    婚房,终于有了它该有的气氛。

    然而在冰灵族灵土的一处雪山深处,婚房内的画面如镜面在播放着。

    一道飘渺不定的身影凌空而立,那张比新娘子更出色的俏脸面无表情。

    “雪儿,当年我就和你说过的故事还记得吗?男人都是一样,尤其是人族。”

    云守来到山谷中,在阴阳酒喝下后,布置在婚房的阵法就会触动。

    故而前面的对话,这位雪儿都不知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